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11章 楚晋炤说得对,简直禽兽!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米深烧了大半夜,一直噩梦未断,迷迷糊糊一直呢喃着爸爸妈妈,期间也叫了好几声四叔。

    厉封昶一直坐在床边,几个小时前是什么姿势,到现在也还是那个姿势,似乎未曾动过,甚至连眼神,都未曾从她的脸上移开过一般。

    手指和她的紧紧相扣,一双眉始终皱在一起,未曾打开过。

    半夜,护士推门而入,将吊瓶拿下来,又拿着温度计给她测量了一下体温。

    “三十七度七,退烧了。”护士将手上的药递给床前的男人,“这是抹的药,你一会给她抹上吧。”

    等厉封昶接过那药,护士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轻轻合上,房内又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米深忽然动了动,却没睁眼,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唇,很渴的样子。

    厉封昶皱皱眉,起身倒了一杯开水,怕她着急,便用两个纸杯轮流折倒,很快水便凉下来。

    他浅尝了一口温度,坐到床头,单手将她抱起来靠在怀里,一只手扶着她,一只手握着杯子,低头喂她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喝的很急,还差点呛着。

    厉封昶将她抱在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,帮她顺气。

    之后,米深又沉沉的睡过去。

    厉封昶倒了半杯开水放置温凉,然后拉过床边的帘子,拿着药膏给她抹药。

    当目光触及到她的伤处时,浓眉狠狠的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从没想过,会将她伤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握着棉棒的手在慢慢收紧,他很想给这个混蛋一拳!

    昨夜她在他身下一直哭着求饶,可他却像是着了魔似的,本想着浅尝即止,但她的美好,完全的击垮了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外人说他禁.欲,这二十多年来,各种不同的女人想着法的要爬上他的床。身材完爆的女人,赤条条的躺在他面前的画面,也不能激起他半点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自制力甚好,直到昨晚的洪水决堤,才让他彻底明白。

    向来不是他的自制力好,而是他没有遇到能让他失控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而米深,就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昨晚的她,虽青涩,却很美好,那种甜美,是他从未想过的。

    而他也一发不可收拾,在短短的十几个小时里,压着她做了几次……

    想到昨夜她在他身下红着眼睛,泪眼汪汪的样子,他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,皱眉上药的手都轻轻颤抖着。

    楚晋炤说的没错,简直禽兽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凌晨三点,米深被渴醒了。

    浓密的长睫轻轻颤动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被灯光映照的有些暗黄的天花板,室内静悄悄的,不闻人声。

    此刻是深夜,医院里也已经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她下意识的开口轻唤,下一秒,一张脸便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是四叔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疲倦,头发也有些凌乱,没有了平日的一丝不苟,可一双眸子却布满温柔,俯在她上方,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大手放在她的颊边,心疼的抚了抚她略有些苍白的脸颊,嗓音低沉带着几分嘶哑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手软脚软,浑身上下提不起来一丝力气,连呼吸都觉得艰难。

    这种软绵绵的感觉,不知道是病的,还是睡的太久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,张口,声音无力:“渴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封昶点点头,将病床摇高了一些,而后倒了热水,兑在准备好的凉水里,温度刚刚好。

    米深现在连抬一下手的力气都没有,只好让他举着杯子喂。

    “咕嘟咕嘟”

    一杯水分分钟见了底。

    “还要么?”厉封昶握着杯子,一双黑眸始终凝视着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米深摇摇头,摸了摸空瘪瘪的肚子,“四叔,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放下杯子回头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米深想了想,其实现在最想吃的,就是四叔亲手做的病号饭,但是一看见他这副样子,又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“想吃寿司卷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完全睡懵逼了,完全不知道现在是几点。

    如果她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钟的话,宁愿饿着肚子也不会这么要求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厉封昶知道钟点,却是毫不犹豫的应允,“想吃哪家的?”

    米深想了想,反正是叫外卖,就点了城中一家平时最爱吃的店面。

    厉封昶抬手看了下钟点,“想回家么?”

    米深愣了下,点点头,可是又很有顾虑,“可以回家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的烧已经退了。”厉封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回家。”米深的小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,“医院的床又窄又硬,膈应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点点头,拿过外套给她穿上,又用自己的外套将她裹了个严实,有力的臂膀将她从床上抱起,拥在怀里,下楼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电梯已经到了停车场,厉封昶抱着她走出来,听见她唤,低头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米深抿抿唇,表情有点不自然,“刚刚电梯里的女护士一直盯着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有么?”他皱皱眉,“没在意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个女护士就站在他们旁边,一直窃窃私语,眼睛里就差冒粉红色的心心了。

    有几次两人的小声议论,说他好帅,米深被裹着都听见了,他会没听见?

    厉封昶又垂眸看了她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……”她小声反驳,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同样,你是我的,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叔,你一本正经说情话的样子,真的好撩你知道么?

    而且,这么一本正经的撩一个病号,真的好么?

    米深悄悄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,扑通扑通扑通……

    将她放进后座靠好,厉封昶才坐进驾驶座,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车刚驶出医院大门,米深就觉得不对劲,侧头看了两边的街道,路灯散发出昏黄的光泽,被淡淡晨雾打散,街道上除了来来往往的车辆,并不见路人,除了冷清,还是冷清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