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09章 五小姐,您颈子里那是什么?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一晚,米深过的漫长而痛苦……

    其实也不完全都是痛苦,从一开始的刀锯斧钺,到后面的慢慢接受,这期间,必然也是有欢愉相连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人生第一次,痛苦的阴影大于愉悦的部分,所以才让她尤其记得那痛苦,反而忽略了那愉悦。

    只模糊记得她与四叔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两个人都疼的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好在四叔耐着性子安抚,昨晚才没有半途而废,成功的让她从一个女孩,蜕变成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被浪翻滚一整夜,她像只奄奄一息的猫儿,而他却像是被浇灌生命的精灵,精力旺盛的可怕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已光荣的下不来床。

    早上连他什么时候走的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等她睁开眼睛,窗外已经蓝天飘白云,暖风轻拂。墙壁上的挂钟,时钟指着阿拉伯数字“11”~

    床单被褥都是换的干净的,由灰色换成了灰白色。嗯……四叔的床单,大多都是这么一个色儿。

    这灰塌塌的颜色,跟她的心情还真有几分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挺呜呼哀哉的~

    稍稍侧了侧身,从某处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,顿时让她小脸一皱,整个人都因那痛感而哆嗦着。

    不仅那处,她的两条腿也完全废了似的,还有那腰,又酸又疼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严重怀疑,四叔将她折腾的……废了!

    “嗡嗡~”

    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两下,提示有短消息进来。

    米深看一眼,伸出一只手将手机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屏幕的亮度还没消退下去,备注是四叔,内容:“醒了么?”

    后面竟然还破天荒的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刚醒他就发短信过来了……神了!

    米深咬唇,单手敲键盘,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过去——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等半天,没等来四叔的回信,反而等到了房门轻叩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张妈的声音隔着房门传来,“五小姐,我可以进来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眨眨眼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房门应声而开,张妈端着托盘走进来,“五小姐,这是先生早上亲手给您煮的粥,他叮嘱我不要吵着您休息,刚打电话说您醒了,叫我送些上来,您一定饿了。”

    张妈一边说着,一边将托盘放下。

    热气腾腾的两碗小米粥,泛着专属四叔手艺的淡淡小米香,配上两碟小菜,诱.惑力足足的。

    一觉睡至现在,她也是真饿了。

    忍着那痛撑着胳膊肘慢慢坐起来,疼的龇牙咧嘴,表情十分可爱滑稽。

    张妈被她逗乐了,又很不忍,弯腰过来扶了她一把,还将软枕垫在了她腰后,关切的问:“先生说您病了,是哪里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能杜绝回答这个问题么?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,我就是有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张妈忽然道:“五小姐,您颈子里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米深一怔,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衣领,脸色一红,“什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张妈一脸认真,“红红的,好像还有点紫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妈一脸震惊,看的米深小心肝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张妈一把年纪了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,她一定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造孽啊~~

    米深捂紧了衣领,一脸的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疹子?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张妈,您这口气是不是喘的太长了些?

    米深讪讪的,“……我没事张妈,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,您把粥端来我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张妈伸手将粥端了过来,米深低头咕噜咕噜一通吞咽,生怕张妈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一碗粥,不过三分钟,见了底,那两碟小菜却是一口未动。

    张妈拿着空碗,有点目瞪口呆:“看来五小姐是真饿了,我再去给您盛一碗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吃饱了。”米深缩在被子里,神情古怪又滑稽。

    张妈笑着摇摇头,端着托盘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房门刚合上,米深就掀开被子下床,但是脚尖刚着地,她两个腿就哆嗦着,几秒钟以后又跌坐回床上。

    最终,她放弃了。

    重新卷进被子里,拿过手机,打开了照相机的前摄像头,对准了颈子里照。

    果然锁骨处有两块红红紫紫的印记。

    张妈说那是疹子,实际上那是……

    “臭四叔,坏四叔!”

    一肚子怨气没地方撒,她就扯过枕头来一顿乱捶。

    “臭四叔,坏四叔,臭四叔,坏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,厉封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心情愉悦的推开了水月居的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饭菜飘香,却不见那抹纤瘦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先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妈走过来,接过了他手里的外衣和公文包,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封昶换了鞋进屋,“深深呢?”

    “五小姐今天躺了一天,到现在还没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躺了一天?”厉封昶微微皱眉,“中午吃了么?”

    “吃了,我送上去的。”张妈清楚他的脾气,没再多说其他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厉封昶丢下这一句,抬脚上楼。

    窗外灯都已经黑了,屋子里灯也没开,四处都是黑漆抹乌一片,房内也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他熟悉的摸到墙壁上的开关,长指按下。

    灯光照亮房间,他也看见了床上鼓鼓的被褥。

    他皱皱眉,迈开长腿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睡觉有个很不好的习惯,喜欢用被子将整个头都蒙住。

    比如此刻,他站在床前,除了鼓鼓的被褥,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深儿。”他柔声轻唤,伸手去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那张圆圆的小脸缩在被子下,脸颊绯红,不知道是不是被闷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脸颊,“深儿……”

    却忽然发现,她脸颊上的温度有些烫手。

    他一怔,转而去摸了摸她的额头,是烫的。大手探.进被子握了握她的手,烫的。包括她身上的肌肤,也都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发烧了?

    厉封昶眉心越发蹙的厉害,不忍心打搅她的睡眠,但还是继续拍了拍她的小脸,“深儿醒醒。”

    米深睡得迷迷糊糊的,浑身像是着了火似的,一片灼热,正这个时候,有一块洁白的冰从天而降,凉凉的贴在脸颊上好舒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