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07章 整个人都暖的冒泡泡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楚晋炤的声音在这个时候,不亚于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厉老深皱的眉头稍稍松开一些,苍老的声音里充满慈祥,“晋炤啊,我现在在水月居,我想问问你,封昶和深深的那份报告,什么时候能出结果?”

    “报告?您是说……利用医学、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理论和技术,从子代和亲代的形态构造或生理机能方面的相似特点,分析遗传特征,对可疑的父与子或母与子之间的亲生关系进行判断,并做出肯定或否定结论的那份报告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这么炫医学术语,显得自己比较专业,真的好么?

    “噗~~开个玩笑。厉爷爷,深深跟封昶的dna比对报告,早就已经出来了,他没给您看么?”

    厉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真想掐死自家老四!

    当然,他不能掐死他,他只能愤愤的掐断这通电话。

    楚晋炤的声音消失,客厅里的温度也一下子降至冰点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,都统一投向了厉封昶。

    其中,属米深的眼神最担心。

    报告早就出来了,可是他却说谎,说出了问题延迟一小时出结果……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她不敢想。

    厉老则是瞪了厉封昶一眼,吹胡子瞪眼睛,“把报告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这回倒没推辞,慢悠悠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来。

    莫莉眼疾手快,一把抓过,却也不敢自己先看,而是递给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凑到老爷子身后,看着他手里的那张纸。

    厉老的手指都在颤抖,颤巍巍打开纸张时,米深有些不忍直视的闭了闭眼睛。

    叶茯苓则得意的扬了扬下巴,并且一脸泰然自若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静默。

    除了静默,还是静默。

    不管是厉老,还是莫莉,都没说话,而是用一种复杂的神情,看向厉封昶和米深。

    厉明珠道:“怎么了?报告上怎么说?”

    莫莉嘴角抽了抽,又不确定似的再次扫了眼那张报告单,然后又看向米深和厉封昶,“你们……竟然没有血缘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茯苓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,目光死死的盯着厉老手里那张纸,“看清楚了么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厉老在愣怔两秒之后,神情由纠结,变成欣喜,“封昶,你老实告诉我,这份报告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真的。”厉封昶的神色没什么变化,依旧淡淡的。

    淡淡的表情,淡淡的三个字,却无比的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叶茯苓此刻也顾不得形象了,直接抬脚走了过去,接过了那张纸看了两眼,神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厉明珠也是皱皱眉,“封昶,这份报告非同小可,你可不能在上面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冷冷回视,“四姑姑,武安医院不用我来给您普及吧?”

    武安医院的前身是国立中央医院,也是一所三甲医院,其权威性在全暖城乃至全国,都是掷地有声的,更别说它现在还是暖城军区总院。

    从那里出来的报告,公正性无疑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”叶茯苓还没放弃,她看向厉老,“爷爷,我拿性命担保,这份报告单,绝对是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拿性命担保?”厉封昶忽然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叶茯苓一怔,回眸可怜楚楚的看向他,“封昶……”

    后者回视她的,依旧是冷若冰霜的眼神,“还是说,你本来打算篡改,却没成功,现在看到这份报告,失望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茯苓面色一白,“我没有……封昶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觉得,这种事应该要慎重,医学上,也有出错的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依你说,怎样才算慎重?”

    如果武安医院的鉴定报告都不能算慎重,那真的不知道要去哪儿做鉴定,才算慎重了!

    叶茯苓咬了咬唇,克制着自己,不让自己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……只是觉得这种事,应该多做几次,如果结果都是一样的,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厉封昶唇角勾起一抹讥屑的笑来,“我家深儿太瘦,平时又挑食,不太好喂养,让她抽一次血,就已经是极限。谁若在暗地里使绊子,敢动她一根头发,我若知道,绝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一怔,脸上的血色倒退全无。

    米深却被他这一番话暖到整个人都在冒泡泡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是,叶茯苓失魂落魄的离开,莫莉、厉明珠跟着厉老,几乎被厉封昶赶着离开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米深拿着那张报告单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到现在,她整个人都还像在做梦似的,报告单都快被她盯出窟窿眼儿了,可是她还是看不够。

    上面一大串医学术语她也看不懂,唯一能看懂的就是结果栏里的一行字:鉴定结果,比对人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担心纠结了这么久的事情,竟然是个大大的乌龙。

    确实挺让人哭笑不得的。

    她捏着那份报告单,在床上滚了两滚,然后坐起身,屁颠屁颠的拿着出了门,上楼去。

    站在厉封昶的卧室门口,她莫名的有点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憋了口气,抬手叩响房门。

    没人应,她便拧着门把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只开了两盏落地灯,橘黄的灯光洒满整个房间,温暖而柔和。

    房内无人,她关了门进来,视线扫了一圈,发现卫浴间的灯开着,里边还传来哗哗水声。

    她脸一红,四叔竟然在洗澡!

    之前前前后后几次,也不是没撞见过,但是这个时候,她还是觉得不应该。

    转身想撤,水声却倏地止了,接着,卫浴间的门哗啦一声拉开。

    她动作一僵,顿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深儿。”

    后背传来男人低沉愉悦的嗓音,她硬着头皮转过身,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,便又僵住了。

    四叔竟然什么都没穿……啊呸,他明明穿了……穿了一条黑色的子弹短裤!

    是的,他浑身上下,只穿了一条短裤,连一条浴巾都不带围的。

    结实紧绷的肌肉,完美如米开朗基罗手下的雕塑作品,雄伟健美,迸发着专属于男人的力量之美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沐浴而来,周身萦绕着一股旖.旎湿气,黑色的头发濡湿,晶莹的水滴滑过他健壮的胸膛,像雨后荷露,所过之处,让人嗟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