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05章 幸福如何,与人何干?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傍晚时分,水月居里的门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彼时,米深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,张妈在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听见门铃,米深跳起来去开门,看见站在门口的人时,微微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莫莉一扬下巴,十分骄傲,“怎么?不认识我们了?”

    敲门的是莫莉,她身后还站着厉老,和厉明珠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。”米深将口中的薯片咽下去,乖巧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厉老还是跟以前一样温和慈祥,拄着拐杖走了进来,“深深吃过晚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米深亲自弯腰给他拿了鞋子,至于莫莉和厉明珠,她没再管。

    莫莉也不气,难得好脾气的自己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了两双干净的备用拖鞋,一双自己换上,一双厉明珠换上。

    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,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您吃过晚饭了么?如果没有的话,我让张妈多煮点饭。”米深道。

    厉老摆摆手,“深深别忙了,我在老宅吃了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并且拍了拍身边的沙发,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给你们洗水果。”

    莫莉靠在沙发上,拿着遥控器将米深看的节目换了,闻言一扬手道:“给我削个苹果,谢谢。”

    米深拧拧眉,却没说什么,转身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回来,刚将洗净的水果放在桌上,门铃就又响了。

    米深愣了一下,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口,叶茯苓面带微笑的站在那,看见米深,还颇为端庄优雅的撩了一把头发,“深深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米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“叶阿姨,我们不是昨天晚上才见过么?”

    怎么能说好久不见呢?

    “哦,对哦。”叶茯苓一脸尴尬的样子,“我最近记性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朝屋内张望两眼道:“你四叔在么?我找他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下班。”米深抿了抿唇,这个点,这么多人来找四叔……

    她将门打开,“你可以进来等。”

    反正,一个也是等,一群人也是等。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叶茯苓进了屋,跟厉老他们打了招呼,就端坐在沙发上,跟莫莉聊的挺欢的。

    米深自知在客厅待着也是尴尬,就转身进了厨房,帮张妈择菜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。”张妈瞅了眼客厅,大概也察觉了米深情绪的不对劲,压低了声音问:“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米深牵了牵嘴角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屋门“咔嚓”一声响,厉封昶从外面走进来,进门就看见玄关处的一堆鞋子,随即听闻从客厅方向传来的说话声,皱了下眉心。

    换了鞋,抬脚进屋。

    莫莉第一个看见他,从沙发上跳起来,“四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声音很大,且脸上的欣喜和激动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客厅沙发上的其余几人也都纷纷侧头看过来,神情各异,但每个人的眼底,却又带着一种相同的期待。

    厉封昶淡然的扫了一眼客厅,没有看见想看的那抹身影。

    “深深呢?”

    莫莉噘嘴,“四哥真是满心满眼都是那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瞟了眼他身后,“喏,那不是嘛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回眸,就看见米深从厨房里钻出来,看见他,小脸上也立即浮现微笑,“四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温柔一笑,几乎是习惯性的抬手,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张妈择菜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饿了么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米深其实是有点饿了,但是客厅里几位不速之客来的蹊跷,不搞清楚她也吃不安,于是摇摇头,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眸光微闪了一下,大手垂下来,握住了她的手指,“过去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轻轻点头,总觉得今晚四叔有什么大事要宣布。

    而现在能得到这么多人关注的事情,只有一件。

    她抿紧了唇,一颗心悬在嗓子眼,默默跟着厉封昶走到了沙发前,择了一处坐下。

    厅内众人将两人的亲密互动看在眼中,深色各异。

    他们刚一落座,莫莉就迫不及待的先开口,问出了众人都想问的问题——

    “四哥,鉴定报告出了么?”

    果然是为这个来的。

    米深的手指蜷起,唇越发抿的紧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目光盯向她,森冷的,没有丝毫情绪的开口:“什么鉴定报告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你跟米深的dna分析鉴定报告啊?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虽然都没有说话,但是脸上的神情,已经都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厉老轻咳了一声,直接开门见山:“封昶,下午我打过电话给晋炤了,他说结果五点钟出来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傍晚六点半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勾了下嘴角,“一个鉴定而已,这么翘首以盼?”

    怕气氛僵滞,厉明珠忙笑着圆场,“封昶,我们都是关心你。你知道,这关系到你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垂眸,一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,另一只手揉捏着米深的手指,声线依旧是淡漠的,“我幸不幸福,与人何干?”

    这话意思不能再明显,说好听点是跟他们都无关,说难听点就是他们吃饱了没事干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厉明珠的面色有些架不住,搓了搓手,没再言语。

    叶茯苓默默的坐在一旁,心知肚明厉封昶的脾气,也是压抑着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反正有老爷子在,报告最终肯定是要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于是,叶茯苓将期盼的视线投向老爷子。

    莫莉看看厉明珠,又看看叶茯苓,见她们都不说话了,也学聪明了,干脆也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气氛便一时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米深忍不住抬眸看向厉封昶,他侧脸线条冷硬,眉心微蹙着,明显的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道:“你若不说也可以,明天我打电话问晋炤,他不会瞒着我这个老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多少带了点抱怨的,老爷子是最想知道结果的人。他手里的那份dna,是很多年前,从米深父母手里拿到的。

    他很喜欢这个小姑娘,觉得她跟封昶好,看着顺眼,因此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跟厉家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厉封昶非端着,这让他着急,也很不悦。

    米深悄悄捏了捏四叔的手,厉封昶回眸朝她看了一眼,触及到她眼中的信号,薄唇也微抿了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