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04章 难得千年铁树要开花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楚晋炤一边给她系橡皮带,一边道:“你跟你四叔的性格,真是一样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都是一样的倔强,一样的固执,又像是生长在石缝里的草,一样的顽强,一样的坚韧。

    针尖扎进皮肤,其实也就一瞬间的刺痛,米深皱皱眉,怕疼时就看一眼桌角四叔的那管血,咬咬牙,也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将针管拔出来,用棉棒给她压住伤口,“按五分钟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楚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晋炤笑笑,将两管血收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米深犹豫了两秒,还是忍不住开口问:“楚叔,您觉得,我跟四叔会是那种关系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楚晋炤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你们一点也不像啊。”

    米深抿了抿唇,“可是您刚刚还说我跟四叔很像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愣了一秒,乐了,“我说的是性格呢,不是长相。”

    米深点点头,一脸的心若有所思,外加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楚晋炤伸手拍拍她的肩,安慰道:“放心,结果一出来,立马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楚叔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下午还有个手术。”楚晋炤说着,已经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米深犹豫了两秒,还是没忍住,开口叫住他,“楚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您跟聂小姐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楚晋炤脸上的笑容明显的怔了一下,抬手揉揉她的头发,“大人的事儿,孝子少打听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她还有个弟弟的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米深有些失望,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不知道,她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聂小姐人挺好的,楚叔您……”

    楚晋炤却是一脸云淡风轻的笑颜,“傻丫头,你楚叔我不也挺好的么?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竟无言以对???

    楚晋炤又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站在门口,一脸担忧的挥挥手,“楚叔再见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汽车驶离水月居,平缓的行驶着。

    楚晋炤目视前方,嘴角的笑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却在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“楚叔,您知道她还有个弟弟的事儿么?”

    因为用力,手指关节都微微泛着白。

    眼前仿佛又浮现那一晚,她在他身下千娇百媚的形态。

    “阿炤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胸腔下的心一阵猛烈的刺痛,方向盘急急往右,一阵急刹,汽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聂云君,聂云君……

    你到底是真,是假?

    车在路边静默停了一会后,再次缓缓发动,驶向医院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鉴定科。

    楚晋炤推门而入,在一堆医院仪器中穿行而过,走到一个正埋头做化验的男人身后。

    抬手拍了下那人的肩,嘻笑:“又在研究谁的小蝌蚪?”

    男人转过身来,一张清俊的脸,看上去不过二十六七岁,长得不算太惊艳,眉目分明,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谁整天研究小蝌蚪了?我是正经医生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笑笑,“你难道不是靠帮人研究小蝌蚪发家致富的?”

    方清,楚晋炤和厉封昶大学时候的室友之一,喜欢搞研究,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医院,专门帮外国人检查鉴定精.卵的质量。专治不孕不育的!

    刚回国两个月,闲着无聊进了武安医院,靠着以前的那些“光辉事迹”,稳坐武安医院鉴定科第一把交椅。

    方清一拳锤过去,被楚晋炤灵敏避开。

    两个储血试管放在他桌上,楚晋炤笑着道:“老大让你帮忙做的。”

    方清挑眉,“什么价?”

    楚晋炤乐了,“你要是嫌命长,可以找棵歪脖子树吊死,找他要价?你不怕被砍死?”

    方清随手拿起那两个储血试管,看见上面的标签,“米深?那个被老大收养的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晋炤双手插兜,“老大说了,血不够再取,结果甚是重要。”

    方清也乐了,“你确定这是老大原话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楚晋炤面不改色,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反正又不是拿他的血,不怕。

    方清把玩着手里的试管,“那要是米深的血不够呢?”

    “呵~~那你就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方清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,“看来这小丫头甚得老大欢心?”

    楚晋炤一巴掌拍在他肩上,语气颇为沉重,“难得千年铁树要开花儿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抬脚走人。

    方清笑了笑,捏着手中试管,眼底闪过一抹微光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几乎是楚晋炤刚走,鉴定室的门就被叩响了。

    方清头也没回道:“要进就进,还学会讲礼貌了?”

    门推开,一股清风灌进来。

    身后,响起一道清脆女声,“请问,方清医生在么?”

    方清一怔,回转身,一抹纤细的身影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那是个长得蛮漂亮的女生,二十出头的年纪,五官端正,披肩长发,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显得素净优雅。

    “您是方清医生么?”

    方清回神,微笑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女孩嘴角浮上笑容,“您好,我叫何婧……我方便进来么?”

    方清挑眉,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些不舒服,护士说让我过来抽血,我看见门牌上写着您的名字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以为我是抽血的吗?”方清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何婧露出尴尬的笑,“不是么?”

    方清挑眉,有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起身走过来,身影高大,几乎将她整个笼罩。

    何婧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,很多年后,她每每想起这一幕,都心痛如绞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如果命运可以一早得知,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洗牌,那么结果是不是也会变得迥然不同?

    何婧还在发怔,手腕蓦地一凉。

    回过神就看见方清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一怔,皱眉就要抽回手。

    但方清的力道紧紧的压着她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“不是要抽血么?”

    何婧咬唇,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浪荡气息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,如果不是为了扳倒米深,她才不会亲自过来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