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200章 dna有问题,我会查清楚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他的吻灼热而湿润,裹着她的唇,飞沙走石般的感觉,仿佛带着一簇火,从唇间灼烧,一直蔓延至她心底。

    米深整个人都被他压着,深深的陷在被子里,双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襟,想推开他,却是脑子一片混乱,手脚绵软提不起一丝力气来。

    这一吻太过绵长,长到米深几乎忘了时间,忘了今夕是何夕。

    厉封昶一只手伸至她的后背,托着她的背,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,两人吻的毫无缝隙。

    口中的空气都被抽走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,偏偏她又无可奈何,只能呼吸急促的死死的捏着他的衣襟,鼻翼翕动间一张小脸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色。

    就在她觉得要窒息的时候,厉封昶才慢悠悠的松开一些,但并未撤身离开,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贪婪的欣赏着她的媚态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米深像是刚从水底钻出来似的,张着口鼻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脑子因缺氧而空白,根本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她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但他只给了她喘口气的时间,又再次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米深瞪圆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还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她想反抗,可手指软软的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,蜻蜓点水般的力度,反被他一把握住了手指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很热,掌心温度也是烫的惊人。

    软软的捏了捏她的手指,然后牵引着她的手,直接贴上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宽阔的胸膛,指尖下是一片温热的肌肤,紧实坚硬的肌肉,由他的手牵引着一路抚过。

    他忽然松开了手,米深的手指下意识的往前一抵,指尖触到了一颗豆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?

    好奇心的驱使,米深下意识的摸了摸。

    谁曾想那玩意儿在她手下也变的越来越坚硬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色更烫了,想缩回手,却再一次被他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唇上的力道消失,温热的唇贴着她的耳际,低沉的嗓音如一道魔音入耳:“深儿,摸了就要负责!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她就知道刚刚摸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胸口的茱萸……

    囧啊!

    他满意一笑,再次将唇贴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笃笃笃——

    敲门声在耳畔响起时,米深还以为是幻觉,但随着那敲门声越来越响亮,她游走天外的神思,也渐渐被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叶茯苓的声音隔着房门响起,“深深?你在么深深?”

    敲门声越来越急切,如果门没被反锁,可能她就不会这么敲,会直接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米深惶恐的发现,她裙子后面的拉链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,露出嫩白圆润的肩,以及一大片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四叔!”米深惊呼。

    厉封昶却神色泰然,缓缓掀起眼帘,手指摩挲着她的发,眼神像被墨浸染,漆黑深邃的如同一个黑色漩涡,分分钟会被卷进去,绞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深儿,跟我回去。嗯?”

    米深咬了咬唇,“那……我们是不是兄妹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这么肯定,还不带一点点犹豫的,米深倒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太爷爷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份dna有问题,我会查清楚。”他揉着她的发,目光扫过她嫩白的颈部,眸色暗了暗。

    真是想将她扒光了,马上要了她。

    不去管那许多,省的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“那等查清楚了再回不迟。”米深道。

    总觉得,要他真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四哥,她罪孽就大了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深深……深深,你没事吧?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门外,叶茯苓的声音越来越大,敲门变成了拍门,动静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孟朗出现在她身后,“叶小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孟管家,”叶茯苓像是看见了救星,一脸急切,“你快开开门,米深一直将自己关在里边,我怎么敲都没反应。她会不会有事啊?”

    孟朗是老宅的总管家,手里有各房的备用钥匙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便找出了米深房间的那把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来得及将钥匙插上去,门就咔嚓一声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孟朗一怔,抬眸看清楚站在门里的人,“四少……”

    距离他抱着米深回来,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。这十几分钟,难道他都在米深的房间里?

    孟朗似乎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嗯,不同寻常!

    叶茯苓看见厉封昶,脸色就变得更差了。

    她足足敲了五分钟的门,愣是没人应声,更没人来开门……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总是细微缜密,尤其是对自己最在意的男人。叶茯苓目光扫过厉封昶的脸颊,发现他发丝有些凌乱,脸色也染着一丝绯红。

    叶茯苓抿唇,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厉封昶冷冷的视线扫过来。

    叶茯苓神色还有些僵,嘴角的笑容是硬扯出来的,看着不是很自然,“深深的膝盖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封昶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孟朗,又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,“我在给她上药。”

    孟朗淡然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管药膏递过来,“这是老爷子叮嘱我送过来的,既然四少在,那就交给四少吧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看着那管药膏,眼角一抽,想也没想的伸出手去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约是动作太突兀,几乎是用抢的,惹来孟朗和厉封昶的侧目。

    叶茯苓跻身上前,“深深是女孩,我来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从厉封昶身边进屋。

    厉封昶的眉狠狠一皱,吓得她脚步一顿,不敢再往里走。

    孟朗像是没有察觉到任何,笑着道:“那就麻烦叶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又转头对厉封昶道:“四少,老爷子请您过去,他有话要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松了一口气,正要转身进屋,胳膊却是一紧。

    偏头,对上厉封昶深冷的眸。

    他朝她伸出一只手来,“药膏给我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怔了下,捏着药膏的手指下意识的紧了紧。

    厉封昶皱眉,也不重复第二遍了,直接从她手里拿过药膏。

    “告诉爷爷,我给深深抹完药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音落,手指搭上门把手,一个完美甩手,门啪的一声,几乎贴着叶茯苓的鼻尖重重关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