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99章 唯有在面对米深的事情时,才对外人展露尖锐冰冷的刺角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茯苓看看掉在地上的两块护膝垫,又转眸看看厉封昶冰雪不化的俊脸,有点懵。

    莫莉咬了咬唇,“四哥,我的膝盖从小就畏寒,受不了凉气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未说一句话,但那扫过来的眼神凌冽,却让她立刻噤了声,不敢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厉封昶是厉家孙子一辈中,性子最冷,最难靠近,心思最难琢磨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同辈的孩子们都跟他玩不到一块去,小一辈的都很怕他,刁纵娇蛮如厉锦珊,嚣张跋扈如莫莉,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此刻,厉封昶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,连叶茯苓都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冷漠淡然,唯有在面对米深的事情时,才会对外人展露冰冷尖锐的刺角。

    看着此刻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儿,叶茯苓嘴角僵硬的扯不开任何弧度,眼底浮现嫉恨,却也只能死死的咬着牙齿,手指悄悄握紧了。

    管家孟朗出现在众人身后,目光平静的扫过几个人,最后落在了厉封昶的脸上,“四少,老爷让我接五小姐回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淡漠的视线直扫过来,“人我带回去了,放在你们这,迟早给你们虐残了。”

    孟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愣了一下,拽着他的衣襟,一脸诚惶诚恐,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不要?

    厉封昶满含压迫的视线洒下来,“不要什么?”

    米深一激灵,“我……还没住够,我不要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可没忘了太爷爷说的,他们是兄妹,同父异母的兄妹!

    no,no,no……她现在一想到这个梗,就晕的不行。

    好了,决定了,别人晕血,她以后就晕“兄妹”了!

    “还没住够?不跟我回去?”那双湛黑的眸子盯着她,一句话几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,米深后背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孟朗此时适合插话,“老爷说了,四少您也可以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米深一双小手捏着他的衣襟,后脊梁僵硬的笔直,压低着脑袋不敢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夜风飒飒,有冰凉的雨滴落在手臂上,很凉。

    叶茯苓抬头看了一眼,“下雨了封昶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不想回去正好,她也巴不得她留在这里,这样就不会有机会单独接近厉封昶了。

    何婧说的没错,同在一个屋檐下,孤男寡女的最容易出事儿。

    厉封昶抱的很生硬,米深的姿势也保持的相当难受,本来之前就生跪了一个小时,现在不过两分钟,她的脊梁都要断了。

    在他怀里动了动,挣扎着要下来,托在腰际的那只手却忽然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米深疼的眉头狠狠一皱,低呼一声后又迅速抿紧了唇,倔强的不肯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下一秒,厉封昶已抱着她,大步往别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孟朗跟上,莫莉跺跺脚也跟上,最后,叶茯苓握了握拳,也跟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近的房门,米深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推了推男人坚实的胸膛,“我可以自己下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扇门已经被推开,厉封昶抱着她走进去,反脚就将门重重踢上,发出的“砰”的一声响,直接将她的话音都淹没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他还腾出手将房门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emmm……凌乱中……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迈开,直接走向那张布置的很少女心的大床。

    然后他双臂一洒,她就这么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虽然床很软,掉在上面一点都不疼,可她还是有一瞬间的懵逼。

    然后刚从被子里抬起头,迎面就见厉封昶的俊脸直压下来。

    妈呀~~

    她迅速倒回去,并扯过了被角,挡在胸前。

    一双水眸骨碌碌盯着他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而他的动作反应则更快,大手直接掠过,将被子扯开了,双臂撑开,将她固定在中间,和他面对面。

    面对面不奇怪,就是他们现在这个姿势,有点怪。

    她笔直的躺在床上,厉封昶一条腿站在床下,一条腿曲起跪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的双腿之间,是她紧张并拢的两条腿,他的双臂之间,是她紧张兮兮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想跟我回去?嗯?”

    强硬的质问,霸道的视线,像一张网将她整个套牢。

    她想避,也避不了。

    只得握拳对上他的视线,“因为……我们是兄妹,你很有可能是我的哥哥,而不是四叔。”

    他眯眼,“这不是你该纠结的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什么才是她该纠结的点?

    她搞不懂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学霸,可是感情上的事儿,却总是理不清。

    她一理就头疼,一头疼就不想理,不想理就越滚越乱,越乱她就越不想理……

    她想,她已经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,永远也走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至少,这段匪夷所思的关系,就足够让她好好的凌乱一段时间的。

    厉封昶的视线实在让她心虚胆寒,悄悄偏过头去,打算稍微理一理来着。

    可她的脸才转过去,下巴就是一紧,被一只手霸道的掰回来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答什么来着?

    她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,他们刚刚的话题终止于哪里来着?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那双眸子便越发的深沉起来,唇线也越发绷紧了,“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不,四哥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老天,她到底该叫他啥?

    四叔?

    可太爷爷说他们是兄妹,还有什么dna报告……

    四哥?

    no,no,no……她绝对不想这么叫。

    她宁愿叫他一声四叔,也不愿意叫他四哥。

    她正纠结凌乱着,下巴又是一紧,她一怔,直直迎上他深沉的双眸。

    那张冷酷绝美的容颜,那双深如古井的黑眸,那样精致绝伦的轮廓……

    清清楚楚,仔仔细细的映在她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那张削薄的唇一张一合:“记住,我们永远不可能是兄妹。即便将来需要改变关系,也只可能是夫妻,而非该死的兄妹!”

    米深的一颗心狂跳不止,他他他他……他说什么?

    未等她想明白,眼前那张俊脸蓦然放大,一张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