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96章 他的视线从她脸上扫过,落向别处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莫莉不信,于是自己又跑过去翻了翻被褥,还是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我没看错……这一定是米深弄的,我去找她!”

    愤愤说完这句,她便扔下了被子,转身气冲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厉明珠跟过去时,她已经在啪啪拍打米深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米深,你给我出来,开门!”

    这动静着实不小,很快便惊动了楼上楼下,走廊里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米深的房门也咔嚓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莫莉二话不说一扬手,迎面就要给她一个耳光,被米深机敏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莫莉阿姨,这么大火气?”米深脸上挂着一抹浅笑,但那笑容明显的不真心,甚至带着几分敷衍。

    大约人在生气的时候,声音就会变得偏细偏尖,此刻的莫莉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是你在我床上放蟑螂的对吧?”

    米深点点头,“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她承认的这么直接,莫莉倒是懵了一下,不过她愿意承认,总比不愿意承认的好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承认就好。”莫莉气的语无伦次了,“走,跟我去见外公,我看他怎么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就要来抓米深的手腕。

    手指还没碰到米深,就见米深的手一扬,一个软乎乎的什么东西丢了过来,不偏不倚落在了莫莉的肩上。

    厉明珠离莫莉最近,也是第一个看清楚那东西的人,惊叫一声吓得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蛇,蛇……”

    乍一听见蛇,莫莉也是吓了一大跳,原地跳脚,哆嗦着将挂在肩膀上的东西抖落下来。

    围在走廊里的众人吓得纷纷四散,唯独米深,云淡风轻的站在门口,怀里抱着个绣花软枕,好整以暇的瞅着。

    莫莉惊吓之余,低头看见地上的那条蛇,顿了下,气的咬牙,“贱丫头,你敢耍我!”

    那条蛇掉在地上都没动过,厉明珠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过来,瞪着米深道:“简直胡闹!”

    “莫莉阿姨,这东西是不是眼熟的很?我刚从我床上摸出来的,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,在我床上放条假蛇。”

    莫莉脸色变了变,“反正不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米深笑着指了指头顶,“是不是,看看监控不就知道咯?”

    莫莉抬头,走廊里确实装了监控,要想查看确实易如反掌,莫莉的脸色变了几变,“米深,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米深撩一把头发,认真纠正,“这叫以牙还牙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莫莉发现,在这丫头面前,她根本占不得半点上风。

    打架不是对手,斗嘴被分分钟秒杀,就是恶作剧,她也只敢用玩具,而米深回给她的,却是实实在在的蟑螂,活着的,到处爬的那种!

    难怪厉锦珊败下阵来,这贱丫头还真有两下子!

    厉明珠并不清楚来龙去脉,但是从两人的谈话中,隐约理出了一些脉络。

    且不说老爷子原本就偏袒米深,就说这事儿米深有证据她们没证据,而万一真的是莫莉先挑起的事端,此事也只会让老爷子的心更加偏向米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站出来轻咳了两声道:“好了,这都是一场误会,莫莉,回房。”

    莫莉哪里咽得下这口气,一想到刚刚那两只蟑螂直接从她衣服里钻过,她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米深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今天必须跟我去见外公。”

    她用假蛇吓唬她,可她却是用的真蟑螂,犯错都是一样的,她宁愿接受惩罚,也不要放过米深。

    厉明珠视线不经意的一转,神情蓦地一暗,冲着莫莉身后唤了一声,“封昶。”

    全场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米深也是一怔,手指下意识的蜷起,将视线投向了莫莉身后。

    厉封昶来的突然,他穿着一身黑衣,静默站在楼梯口的方向,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,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当那道深冷的视线投过来时,米深的心狠狠的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叔……

    她眼中的光彩尚未来得及绽放,厉封昶的视线便已经从她脸上扫了过去,很快的落在了别处。

    米深的心一下子从高处落下,仿佛跌入谷底,心底涌出阵阵失落。

    因莫莉揪着不放,这事儿最终还是闹到了老爷子那。

    书房里光线透亮。

    厉老坐在沙发里,厉明珠坐在他左手边的沙发,厉封昶坐在他的右手边沙发,米深和莫莉并排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外公,我承认是我先拿假蛇吓唬她的,但是她也承认了,她把真的蟑螂放在了我的床上。外公,这件事您必须要公正以待,我接受您的惩罚,但是您也不可以偏袒任何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莫莉说的铿锵有力,首先承认自己的错误,然后主动接受惩罚,可以说是很真诚了。

    但话里话外都不难听出,她真正想的,就是拖着米深一起下水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向米深,脸上依旧是慈祥和蔼的微笑,“深深,你说,太爷爷相信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米深下意识的视线偏左,看向坐在沙发里一言未发的厉封昶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看见他的那一刻起,她的心思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可他从进门就坐在沙发里,视线也只盯着茶几上那一束插花,压根没有看她,也没有看任何人一眼。

    米深看了他半晌,他也没有察觉似的,最终,她失落的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,蟑螂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敢作敢当,做了就是做了,没什么不好承认的。

    莫莉就等着这句话,赶紧接道:“外公,我愿意去院子里跪四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厉老瞅着她,“胡闹……”

    厉明珠不知道怎么想的,也随声附和,“爸,老宅里这么多人都看着,总不能因为她们两个毁了规矩。玉不琢不成器,让她们长长记性也好。”

    厉老默了默,莫莉好歹是外孙女,米深更是他最喜欢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跪四个小时,他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厉明珠看出厉老的不舍得,目光一转看向对面,“封昶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好像一下子,将决定权丢给了他。

    米深轻咬下唇,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这回,他没有再佯装,稍稍偏头,墨色的瞳仁跟她视线相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