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94章 仿佛看见了十年前的小米深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厉封昶推门进去的时候,米深盘腿坐在床上,双手托着下巴在发怔。

    他推门进来的刹那,她赤着脚从床上跳下来,“四叔。”

    瘦小的身影奔过来时,有种让人心疼,想一把揽入怀中好好呵护的感觉。

    厉封昶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怎么还没换衣服?”

    米深习惯性的抿了下唇,“四叔,我是真的想在这里住两天,真的。”

    特意多加了一个真的,以做强调。

    厉老追过来的时候,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句,心中一喜,表情也有些得意,“深深,你放心,太爷爷在这里,没有人能带走你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的心情有些烦躁,说不出因何,就是烦躁。

    看着米深的目光,也渐渐变得深邃,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就握着她的手,要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米深却抿紧了唇,一下子将手挣脱回来,小脸上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定,“四叔,我说了,我想在这住两天。您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甚至都没敢去看厉封昶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厉封昶的视线,却从始至终都凝在她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在他身边长大,一举一动一个细微的表情,都能让他看透她的心思。他不过就是去书房呆了会,她这前后的态度变化,未免有点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削薄的唇微抿了抿,他道:“你刚刚在书房外?”

    厉老闻言也是一怔,看向米深的眼神多了一抹纠结,“深深你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咬着唇,低着头,不知道怎么的,鼻子就泛酸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她咬牙开口,“我一直在房内。我就是想在这边住两天,其他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鬼才信!

    厉封昶不是鬼,但他比鬼还精明,自然也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你听见爷爷说的了?”厉封昶开门见山的性子,直到家了。

    米深鼻子越发酸的厉害,还是咬牙否认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靠近,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,一只细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,“那为什么低着头?”

    他手指微微用力,想要将她的小脸抬起来。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,他愈发烦躁。

    但米深咬着牙,头一偏,直接避开了他的手指,还动作迅捷的,往后急退了两步,似乎刻意要跟他拉开距离似的。

    她仍低着头,声音带着几分嘶哑:“四叔,您回去吧。我会在这边好好的,不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厉封昶薄唇抿紧了,眉心蹙着,明显的不悦了。

    心底更像是簇着一团火气,他想直接将她拎回去,但他没那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决定了?”

    憋到最后,也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厉老嗅到了一丝丝火药的味道,看看米深,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见厉封昶视线凛冽的盯着她,便向前一步,挡在了他们之间,“你平时不是忙得很?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米深站在厉老身后,整个身影几乎都被遮住。

    厉封昶忍住将她拽出来的冲动,什么也没说,转身大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一走,周围的温暖似乎也都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米深光着脚站在地板上,明明别墅里一点都不冷,可她却觉得,此刻脚底冰凉冰凉。

    厉老回头见她仍低着脑袋,轻叹了一口气:“深深,你刚才真的在书房外面?”

    米深垂在身侧的手指揪着衣摆,没答话。

    厉老又叹了一口气,“太爷爷跟你四叔说的,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仍旧沉默着,没吱声。

    厉老看着她,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,刚被他带回来的小米深的影子。

    当时父母双亡,瞬间从千金大小姐,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。整天低着头,不跟人说话,不愿跟任何人交流。

    包括后面跟厉锦薇、厉锦珊闹翻天,她都从不说话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时候从二楼窗台跳下来,差点摔断腿,腿脚肿成一大截,也没见她哭出声。

    后来被送去水月居,她的性格明显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起初他还欣慰,觉得是血缘的神奇关系,也怕他们日久生情,所以才领养米深,认作重孙女。

    就想着差一个辈分,不会往那方面发展。

    可人算往往不如天算……

    佣人来叫用餐,厉老下去了,米深则留在了房里。

    她没有问厉老任何事情,也不想问,因为她现在乱的很。

    四叔去找太爷爷的时候,本来她是担心太爷爷受刺激,所以跟过去,没想到却听到个令人震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竟然是四叔的妹妹?

    她被雷的外焦里嫩,到现在还觉得脚下发飘,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四叔变四哥……对她来说,远比鬼故事来的惊悚的多。

    楼下汽车引擎声逐渐远去,直到彻底消失,她仍静静的听着,除了滴答雨声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她又赤着脚跑到窗台边,推开窗户看着满院萧萧落雨,抿着唇角,心底是一片慌然。

    四叔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回水月居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临走前他的脸色,定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的敲门声响。

    佣人端着热气喷香的饭菜走进来,“五小姐,老爷说您身体不适,特意让我给您送上来饭菜。”

    米深仍站在窗前发怔,“知道了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佣人愣了下,“那您慢慢吃,有什么事情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佣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只觉得五小姐有点奇怪,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水月居的门砰的一声被摔上,张妈着急忙慌的从厨房出来,就看见厉封昶阴沉着脸迈步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张么讷讷叫了一声,直觉他今天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厉封昶进门以后,目不斜视的直接上楼去了,无视了张妈,无视了水月居里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,书房的门也被重重摔上。

    张妈被震的心神剧烈颤动两下,一脸的茫然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来水月居这几年,从未见过先生如此。

    他纵然性子冷漠,言语不多,却也算的上柔和平静,像今天这种摔门和无视的行为,她确实是头一次见。

    转身看了看餐桌上快要冷却的饭菜,不知道该上楼叫,还是该在楼下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