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93章 你就舍得让我伤心?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看四叔这神情,是不悦么?

    因为她过来老宅不悦,还是因为她没跟他打招呼不悦?

    没等她想明白,厉封昶便道:“穿好衣服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他转身就要下楼。

    米深张了张嘴,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的脚步便又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在这里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时,目光飘忽,手指绞着衣摆,很明显的在说谎。

    她跟他一样,跟厉家众人八字不合,从小便是,不然也不会在七岁那年,刚被厉老领回来没几天,就宣布给他抚养照料了。

    任何人说想在老宅住几天他都信,独独她,他不信。

    他又重新走回到她面前,低垂着眉眼瞧着她,“爷爷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他眯眼,声音沉冷许多,“深儿说谎话的时候,还是那么喜欢绞着衣摆。”

    米深心尖一颤,猛地松开衣摆,手指却还是不安的蜷起,“四叔,我不想让太爷爷伤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信得。

    抬手轻抚过她细腻的脸颊,他声音沉沉,“那你就舍得让我伤心?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跟我回去。爷爷那边,我会去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指便扣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米深顿了顿,拉着他,“你要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厉封昶凝着她的小脸,“如实解释。”

    本来,他也没想着隐藏。

    是打算等一切确定以后再慢慢渗透,可谁曾想会出u盘事件,几乎将他的计划全盘打乱。

    米深抿了抿唇,“太爷爷不会同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他没明着说反对,但是今天跟她讲的话,无一不是在暗示。

    如果四叔跟他说了,真不知道太爷爷会是什么样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“他同意与否,跟我们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,“你先去收拾,我去找爷爷谈谈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书房里,落地灯散发着橘黄的光,将室内气氛渲染的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厉老坐在沙发上,左手边,坐着面色沉寂的厉封昶。

    没有沉默,只有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:“我会带深深回去,她在这边住不惯。”

    厉老皱皱眉,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则是轻挑眉峰,“您同不同意没什么要紧,我只是来告诉您一声。”

    厉老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,“视频的事情,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?”

    厉封昶平淡的迎上他的视线,“事实究竟,爷爷您应该早就知晓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呢?”

    厉老不安的搓了搓手背,“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视频是真的,但那个音效……”他顿了顿,嘴角牵出一抹意味深长,“明显有人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监控录像里根本不可能有声音,就说那不堪入耳的低吟,听着也都十分夸张。

    那晚他只是中了楚晋炤的药,才会情难自禁,压着她吻了一番,并未做出格的事儿。

    每次米深被他吻,都是抿着唇不敢发出声音,所以视频里叫成那个样子,实在是牵强。

    厉封昶低垂下眉眼,指腹轻轻摩挲着手腕上的一块黑色琉璃手环,嗓音低沉道:“我不清楚那些声音是谁加上去的,但是爷爷,曝出这段视频的ip地址,就是您的书房的那台电脑。”

    厉老似愣了一下似的,“从我书房?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一眼书桌上的电脑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,视力也就渐渐不行了,现在他不大管公司的事情,如果有文件需要他签字,也都是公司秘书亲自送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那台电脑,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。

    可厉封昶却说曝出视频的ip地址就是那台电脑……

    他皱紧了眉头,手指摩挲着拐杖,“反正不管如何,深深必须在我这里住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也是寸步不让,“我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同意!”

    厉封昶笑的云淡风轻,“爷爷,我才是深深的监护人。”

    厉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,可不就是因为这一点,他才没办法更多的介入么?

    一想到是他亲手将小白羊送入狼窝,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。

    “封昶,你是深深的四叔,你们这样是乱来!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既然没有血缘关系,就称不得乱来,就是合情合理的男女关系。

    厉封昶站起身来,“所以,只要我想,没人可以阻止我们。”

    厉老大约真的急了,见他起身要走,大手一拍桌子,“谁说你们没有血缘关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脚步一滞,房内有片刻的静谧。

    回头时,他脸上的神情几乎结了冰。

    厉老叹了一口气,“冤孽啊,这都怪我,当初如果不是我将深深交给你抚养,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拄着拐杖站起身,颤巍巍走到书桌前,打开第二个抽屉,从里边拿出一个淡黄的资料袋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没有立刻去接那个资料袋,而是扫了一眼,狐疑的目光落在厉老的脸上。

    厉老见他不接,眯了眯眼,直接将资料袋啪的一声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本不打算跟任何人说,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我不说也不行了。”他刻意顿了顿,便又为这气氛添了几分剑拔弩张,“深深,她是你父亲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,准确来说,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厉封昶唇角紧抿着,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么狗血的剧情,一般只会出现在狗血的电视剧里。

    他不信!

    随手拿起那个资料袋,拆开拿出里边的资料,里面是米深的出生年月日,以及一份dna报告。

    所有的都能对得上,似乎板上钉钉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厉封昶只是看了一眼,就随手扔回去,“爷爷,这证据做的有点糙。”

    厉老愣了一下,真想拿拐杖胖揍这家伙一顿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信不信,这都是事实,你要是敢乱来,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默了片刻,淡然吐出两个字,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然后啥也不说,转身就走人。

    厉老追出去的时候,就看见他朝米深的房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人家急的跺跺脚,拄着拐杖跟了上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