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87章 谁不动手,谁是孙子!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嘈杂的电视机声音回荡在屋子里,莫莉拿着遥控器靠在沙发上。用眼角余光觑一眼对面的米深,手指按了下加音量的按钮。

    见她没什么反应,再觑一眼,继续加。

    米深眉心深皱,忍无可忍,从书里抬起头来,“莫莉阿姨,能不能麻烦你声音小一点?”

    莫莉满意勾唇,充满挑衅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米深磨了磨后槽牙,这丫绝壁故意的!!

    故意把声音开到这么大,还故意开的是音乐类的节目。

    存心不让她清净。

    莫莉挑高了眉,“你嫌吵,可以回房间看书嘛,哪有人在客厅里看书的?不就是想做做样子给人看吗?”

    呵~

    一个外来的鸠占鹊巢,还对她冷嘲热讽?

    不过可惜,她米深可不是什么软柿子,任人搓圆捏扁的对象!

    眯了眯眼睛,“莫莉阿姨,我希望我们之间,最好不要动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~”莫莉冷笑两声,坐直了身子,朝米深伸出了一根手指,轻轻的勾了勾,“来啊,谁不动手,谁是孙子!”

    米深炸了。

    是的,她炸了。

    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,她要是不炸都对不起“米霸王”这个称号!

    张妈在厨房洗碗,一开始听见客厅里嘈杂的电视声,后面隐约听见两人争了两句,紧接着,便是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动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好像什么东西被砸中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似瓷器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哐——

    什么东西被打翻。

    张妈愣了一秒,急急忙忙刚冲出厨房门,迎面一个什么东西直直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妈避之不及,“梆”的一声被砸中脑门,眼前黑了黑。

    米深愣了一下,惊呼一声奔过来,及时扶住她,“张妈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张妈一手扶着脑门,一手扶着门框,疼的眼泪差点都出来了,却还是摆摆手,“五小姐,我没事,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低头,脚边是刚刚击中张妈的一个茶杯,现已碎成渣渣了。

    那是她跟四叔成对儿的杯子,用了七八年了,现在粉身碎骨了,重要的是,莫莉竟然拿着这个,砸了张妈!

    米深撸起袖子,气的牙齿都在打颤,“丫的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操起厨房门口的扫帚就朝莫莉扑过去,两人再次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张妈几次开口,声音都被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只好给冷影打电话。

    冷影接电话的时候敲就在厉封昶身边,厉封昶将内容听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开会,听见家里打的鸡飞狗跳,会也不开了,直接驱车回水月居。

    水月居早就乱的不成样子,屋内摆设,碎的碎,废的废。伊然一个弥漫着硝烟的战场。

    厉封昶推门而入的时候,甚至差点遭受了跟张妈一样的遭遇,迎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直砸过来,但他反应快,迅速侧身,堪堪避开了。

    深冷的视线扫过屋内的狼藉不堪,眸子一下冷到极致,“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乍一听见这个声音,米深哆嗦一下,高高扬起的手顿在半空,刚侧首看向他,脸颊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痛感顿时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丫的,叔叔能忍,婶子都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当着厉封昶的面,手腕一个发力,将手里的东西朝莫莉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反应灵敏的莫莉在这个时候,却好像忽然变迟钝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下被砸中,并且直直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米深眼角余光看见一团白影闪电似的朝莫莉扑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大熊!”米深惊呼,等她反应过来抱开大熊,为时已晚,莫莉的左边脸颊上,已经被狗爪子挠出了两道血痕。

    细长的,看痕迹,还挠的不轻,有血汩汩冒出来。

    米深脑子里浮现起刚刚大熊一个劲的狗刨,要不是莫莉伸手挡住脸,只怕现在已经毁容了!

    米深抱着大熊呆在那,下一秒,手腕被一只大手扣住,整个人都被卷进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。

    熟悉的淡香扑入鼻息,她一抬眸就对上厉封昶关切的黑眸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的一张小脸也有些青紫,头发散乱,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过似的,领口处有些破损。

    厉封昶握着她胳膊的手慢慢收紧,再收紧,眸底明显有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莫莉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从地上爬起来,一摸脸,惊叫出声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厉老和厉明珠匆匆赶来时,米深跟莫莉的伤口都已经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莫莉一见着厉明珠,扯着嗓子哭出来,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左脸上,被白色的纱布贴满,伤口刚上完药,一哭一牵扯,丝丝的疼痛。

    厉明珠将她揽在怀里,视线却犀利的转到了另一边——

    “封昶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言辞虽然严厉,却仍旧算得上平和,眼底的那种犀利,针对的只是米深而已!

    米深不卑不亢的迎上那道视线,眼底是一派坦荡。

    厉封昶没有回答厉明珠的问题,而是将视线投在了抽泣的莫莉身上,语言和神情一样的冷,“我也想问问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声音淡淡的,却明显比厉明珠的问话要让人觉得有压迫力的多。

    莫莉怔了下,抬起一双朦胧泪眼,“四哥,我什么也没做,就是想看会电视,不知道哪里惹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“这么说,是深儿的错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我先动的手!”

    “你没还手么?”

    莫莉绞着衣摆,她倒是想说没呢,但是米深脸上的淤青怎么解释?而且厉封昶开门的时候,亲眼看见米深被她砸中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脸还差点毁容了呢。”她不满的申诉。

    厉封昶的脸色冷的像腊月寒冬里的冰雪,没有丝毫的温度,连带着声音也一样,“在我家,砸我的东西,打我的人,莫莉,你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莫莉怔住,实在无法直视厉封昶那双寒芒闪烁的眼睛,缩进了厉明珠的怀里。

    厉明珠见不得自己女儿委屈,抬手将她护在怀里,温和的眉头也慢慢蹙了起来,“封昶,一个巴掌拍不响,即便莫莉有错,那也绝不是她一个人的错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