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84章 原来他并非那么冷血,原来他也会对人好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封昶。”厉明珠开口,声音柔和,脸上还浮现了淡淡的笑容,不似刚才跟米深说话时那样,板着脸,满眼睛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四姑姑。”厉封昶微微颔首,反应平淡。

    莫莉蹦跶过来,一把搂住厉封昶的胳膊,“四哥,我们好久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她,也没了刚才跟米深说话时的针锋相对,一眼望去全是天真可爱。

    米深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嗯,是很久没见了。”厉封昶浅笑着,但那笑意并未达眼底。

    他平淡的将莫莉的手拂开,动作突兀,却又很自然,仿佛本就该如此。

    莫莉噘噘嘴,“四哥,这么多年,你还是老样子,不喜欢别人碰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故意用眼角觑了眼米深拽着他衣摆的手。

    她也想拽,可是怕被厉封昶拂开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会很丢颜面。

    厉封昶性子冷漠,不爱与人寒暄,更不爱说客套话,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便对厉老道:“爷爷,我带深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厉老道:“既然来了,就留下一起吃饭吧,难得你四姑姑回来。”

    莫莉也忙道:“对啊四哥,我们都这么多年没见了,我好想你,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她拼了命的想套近乎,可是厉封昶对她始终淡淡的,不近不远的距离,却是她怎么也靠近不了的距离。

    厉封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偏头看了站在身边的女孩儿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那眼神却是在询问。

    米深心里头暖暖的,眉眼弯弯道:“要不,吃了再回去吧?”

    厉封昶的眼底泛起一片柔光,答应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餐桌上,厉明珠跟大家交谈着国外的生活,莫莉时不时的插一两句,气氛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米深无心听他们说的,只关注那盘盐水虾。

    她最爱吃水产,尤其是虾蟹类的,看着虾蟹就流口水,可是今晚,那盘虾却放在了莫莉的面前。

    厉明珠正在跟厉封昶聊起生意上的事儿,他不经意的一垂眸,看见米深直勾勾的眼神,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伸筷夹了两个进盘子里。

    莫莉见了,以为是他爱吃,忙讨好的将一盘虾全都端了过来,“四哥,原来你喜欢吃虾啊?爱吃虾的人都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却见厉封昶认真将那虾壳去了,将鲜嫩的虾肉放进了米深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莫莉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在她心目中,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冷酷型男人,这世界上的女人都该捧着他,可他却将那个女孩捧在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亲手给她剥虾……这是多大的一种荣誉啊?

    厉明珠也有些微的怔愣,看着米深的眼神多了一丝审视。

    其他厉家人早就对这种情景见怪不怪,只不过以前只当是长辈对晚辈的好,有了u盘事件以后,他们看他们,就会主动想歪掉。

    餐桌上一时间静下来,众人深色各异,心思各揣。

    厉老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,孽缘啊!

    饭后,米深就跟厉封昶离开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众人边吃水果边聊天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厉明珠发现自家女儿在一旁发呆,偏头问:“莉莉,你怎么了?魂不守舍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我只是在想啊,四哥对那个米深还真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    之前只知道厉老收养了个孩子,因为太皮,后面丢给厉封昶去了。

    在莫莉的心目中,厉封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对象,一直以来都将他当做哥哥和偶像,今日见着他对米深那么好,才发现原来他也不是那么冷血。

    原来,他对人好起来,是那样的温柔,那样的迷人。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女孩,再没什么能入得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那是独一无二的宠溺,看的叫人嫉妒。

    厉明珠阅历丰富,看问题也会比莫莉高一个层次,她总觉得厉封昶跟米深之间,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。

    听莫莉这么问,便也好奇起来,“是啊,封昶那孩子从小性子就孤僻,家里的女孩子们都叫他一声哥哥,还有珊珊和薇薇,都叫他一声四叔,我可从来没见他对谁这么好过。”

    厉老的神色如常,淡淡的一语带过:“深深那孩子招人喜欢,而且他们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,感情自然深厚些。”

    莫莉噘嘴,“那外公,我是不是也可以搬去水月居住?我也好喜欢四哥,想跟四哥建立一下感情。”

    厉老温和的笑笑,“这事我做不了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做不了主啊?”莫莉干脆坐过去,抱住厉老的胳膊开始撒娇,“当初那个米深,不也是您塞给四哥的吗?您开口,四哥肯定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厉老本想拒绝,因为他清楚厉封昶的性子,也不想干涉他的隐私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他弄不来米深住老宅,自己这把老骨头又不能天天去睡水月居的沙发……

    做的太明显,厉封昶还会起疑。

    他只想将这段孽缘掐断于无形中,只想要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,不想伤害任何人。

    或许,莫莉会是一个好的突破口!

    略一思忖,厉老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莫莉欢天喜地,说了一箩筐的好话,逗得老爷子开怀大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水月居的路上,冷影专注开着车。

    车后座,厉封昶没有再翻阅杂志,而是握着米深的一只手,细细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车开过一个路坎时,有些微的颠簸,厉封昶也是在那个时候,握紧了她的手时,才触到了她手指上的一枚坚硬冰冷的物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指腹轻轻摩挲而过,他竟从未发现,她的左手中指上平白多了一枚戒指。

    车窗外路灯一闪而过,那枚戒指的造型别致,看着还有几分复古的味道。

    米深蜷了手指,有些心虚,“贝贝送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对四叔说谎,但直觉告诉她,若她跟他说,这枚戒指是欧镐宁硬给她戴上的,他肯定会不爽。

    那天欧镐宁走后,她想尽各种办法,用肥皂水、润.滑液,死抠硬拽,用牙齿咬,用工具撬,戒指没弄下来,手指却弄的又红又肿,足足疼了三天才见消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