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80章 太爷爷,您究竟为何如此坚持?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今晚我必须要带深深走!”老爷子直接撂话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厉封昶的反应简直平淡的不要不要的,“她身上有伤,去了老宅谁给她擦伤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佣人给她擦……”老爷子话到一半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一双眸子狐疑的盯向他,“深深在水月居,谁给她擦?”

    厉老一脸的怀疑,米深生怕四叔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,赶紧道:“张妈给我擦。”

    厉老还是有些怀疑,听这臭小子刚刚的意思,是要亲手上阵的意思?

    不不不,不行!

    把他们两放在一起太危险了!

    为免夜长梦多,必须要把米深带走!

    老爷子想到这,饭也不想吃了,放下碗筷拉着米深就走,“深深,你去收拾几件衣服,跟太爷爷走。”

    米深被推至门口,回头看了一眼她家四叔。

    老爷子拧巴起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但她家四叔的脾气,也不是一般的倔。

    两人真的相互杠上,夹缝两难的就是米深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两个都是她最在乎的人……

    她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,毕竟老宅离水月居并不是很远,驱车几十分钟的路程,除了换洗衣物和书,没必要带许多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出门时,客厅沙发上两道视线同时朝她看过来,一双带着和蔼笑意,一双看似淡漠平常,实际充满深意。

    厉老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书包,“深深,跟太爷爷走哈。”

    本坐在沙发里的男人也起身走过来,大手直接扣住了米深的手,俊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深儿,去楼上写作业。”

    “封昶!”厉老的眉心顿时皱成“川”字,神情多有不悦。

    “爷爷,深儿身上有伤,我作为她的监护人,必须要对她负责。如果您真的很想她,等她伤好可以送她过去陪您两天,但晚上还得回来住。”

    厉老撇撇嘴,不理他,直接问米深:“深深,你说,你想不想跟太爷爷回老宅住?”

    米深左右为难,一边不想伤了太爷爷的心,一边又怕惹了四叔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下唇,转向厉老:“太爷爷,我觉得四叔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厉老顿时垮了脸,“你不跟我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白天可以过去看您,但是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晚上,他最担心的可不就是晚上么?

 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大晚上的才更容易出事情呢。

    厉老思忖良久,他清楚厉封昶的性子,他不肯松口,小丫头不会跟他回去的。

    眼珠一转,干脆一屁股坐下,“行,反正天色也不早了,我今晚也不回去了,就在这里住下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爷爷今天是怎么了?这么多年,可从没在水月居留宿过……今天的太爷爷,不太正常啊!

    连米深都瞧出有问题,何况厉封昶?

    见老爷子这般,他只是轻挑了下眉,淡淡道:“爷爷,我这里可没有客房。”

    水月居不大,楼上两个房间,书房和他的卧室,楼下只有一个房间,就是米深住的那间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。

    老爷子想也没想,“我睡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书房没有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可以打地铺。”

    米深一脸纠结:“太爷爷,您不是来真的吧?”

    他一把年纪了,经得起这么折腾?

    厉老一拍沙发,“实在不行我就睡在客厅,年轻的时候,我下乡还睡过草堆呢,这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爷爷啊,您这般坚持,究竟为哪般?

    米深一脸焦灼,可厉封昶只是轻轻勾了下唇角,并未阻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真的在客厅沙发躺下了,米深站在一旁看着,老爷子侧身躺在沙发上,显得拥挤。

    她于心不忍,“太爷爷,要不还是让冷影哥哥送您回去吧?”

    厉老冲她笑笑,摆摆手,“没事没事,太爷爷身子骨硬着呢,深深不用担心我,快去睡吧,啊?”

    米深抿了下唇,还是没忍住,“太爷爷,您能不能告诉我,您今天为什么坚持带我回老宅住啊?”

    这些年,太爷爷虽然喜欢她,但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要求她回老宅住。

    今天的太爷爷,确实有些反常了。

    厉老看了她片刻,又重新坐起了身子,并往旁边挪了挪,拍了拍身边的空位,示意让米深坐。

    米深乖巧的坐了过去,静默等着他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略略沉吟了片刻,“深深,太爷爷问你,你对你四叔有女朋友的事情,是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四叔有女朋友?

    四叔的女朋友,指的就是她自己吧?

    可是当着厉老的面,她不敢这么随意秃噜,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,“如果真是四叔喜欢的,我当然替他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茯苓那丫头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茯苓?

    提起这个名字,米深就下意识呢皱了下鼻子,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回答的很直接,倒是让厉老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又不禁失笑:“那你喜欢你四叔吗?”

    米深愣了一下,太爷爷忽然这么说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“四叔是长辈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说了一句,厉老便道:“是是是,我知道你尊敬你四叔,对他的喜欢也不同于别人。深深,你放心,有太爷爷在,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米深听得懵懵懂懂,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看着他,“太爷爷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厉老却摆摆手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,米深被身上的伤口疼醒。

    白天倒还好,尤其到了晚上,越发疼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辗转翻了两个身,还是憋不住起了身,开了灯,拿来了药酒,就坐在床沿边涂抹。

    腹部一道红痕最厉害,她拿着药酒,掀着衣服涂抹着。

    凉凉的药酒抹在伤处,减少了火辣辣的痛感,带来丝丝凉意,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腹部的伤口处理好,可背后还是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她看不见身后,也不知道那里伤口如何。不过根据疼痛的感觉判断,背后应该也很壮观。

    米深前脚拿着药酒进了卫浴间,后脚房门被推开,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悄然进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