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79章 更像叔叔和侄女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米深急切,“贝贝呢?她跟我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神情稍缓,“她在隔壁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看看她。”米深抓了被子就要掀开,厉封昶眼神一沉,直接抓住她的小手,“她没事了,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嗯?谁啊?”

    “容焰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米深愣了下,遂放弃了。

    护士端了药盘进来,叮嘱一些内服的药物用法,又留下了一些外用涂抹药。

    厉封昶给她倒了开水,按说明书掰好了药片递给她。米深一一吃下。

    因喝的太急,差点呛到鼻子里。

    厉封昶盯着她的小脸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米深顿了一下,知道他问的是溜冰场的事儿,悄悄抿了一口水道:“我跟贝贝想着放松一下的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那种地方放松?”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米深噘嘴,“这次真不是我们挑事儿,是那个黄毛,他耍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只当她们两挨了揍,却没想到还被耍了流氓?

    脸色顿时沉下来,“他碰了你哪里?”

    刚刚还温润如玉的男人霎时变了,眼底更是燃起了一簇火焰。

    米深感觉周身的气流都僵硬了,讪讪的:“没……没碰到。”

    可是厉封昶的冷色还是不减,唇角的线条绷的紧紧的,一脸的不悦,“下次再去那种地方,冷影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米深有一秒的怔愣。

    四叔的反应有点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么一闹,他以后不会准许她出去玩了……

    正思绪凌乱着,手腕突然一紧。

    米深回神,就看见四叔一手拿着外用药物看说明书,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看完了说明书,转眸看向她,“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啊?”米深狠狠的怔了下,“脱脱脱……脱衣服?”

    厉封昶也不多废话,手上一使劲,她就被按在了病床上,大手一抬,她衣服上的扣子已经解开一颗。

    凉凉的空气钻进皮肤,米深一个激灵,抬手直接按住了他的手,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他,“四叔,你……要干嘛?”

    厉封昶一眼就将她眼中的情绪看穿,手顿了顿,“帮你擦药。”

    米深老脸一红,“不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厉封昶没动,当然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米深心虚,“而且这里是医院,给人看见影响多不好?”

    “谁敢多嘴多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上是没人敢,可人后呢?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,说到底还是一个禁忌。

    正僵着,病房的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深深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晋炤手插口袋走到床边,无视了厉封昶还停留在她衣服扣子上的手,笑的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还……还好……”米深一颗心砰砰乱跳,当着楚叔的面,四叔可千万不能乱来。

    好在,四叔真的没乱来,触及到她眼底的小纠结时,便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在医院呆了一天,做了各项检查,伤的都是皮外,晚上厉封昶就过来接米深回家了。

    出了病房门她就往左边拐,被厉封昶一把抓住手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米深:“我去看看贝贝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米深愣了一下,“这丫头太不够义气了,回去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淡淡的补充:“容焰送她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米深歪着脑袋想了想,“四叔,贝贝以后真的会跟容先生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厉封昶握着她的手往电梯口走,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就是觉得,她跟容先生不太配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眉峰轻挑:“哪里不配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配,就是觉得……他们两站在一起,更像叔叔和侄女。”

    就像她跟四叔……

    刚进水月居,一阵饭菜飘香,米深一脱鞋,直接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饿死我了饿死我了……”随手抓了快金灿灿的饼就往嘴里送,可眼睛一抬当看清楚灶台前的人时,她却差点被饼给噎住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太……太爷爷?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?看这一身行头,脱了外衣,系着围裙,手里还握着锅铲?

    太爷爷亲自下厨?什么情况???

    没等她反应过来,厉老已经放下锅铲,擦了下手走了过来,眉眼温和而慈祥的看着她,“我们深深回来了?饿坏了吧?快洗洗手吃饭。”

    米深好不容易将那块饼咬下来,“太爷爷,您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厉老神秘兮兮的看了眼厨房门口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太爷爷是来接你去老宅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米深懵了,“我没说过要去老宅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天太爷爷说等她考完试就接她回老宅住,她也只以为他是随口说说,却不想他是来真的。

    她前天刚考完,他今天就过来了?还是这么大晚上的……

    厉老一听这话,脸上顿时浮现失望之色,“怎么?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吃完了饭跟你四叔说,跟太爷爷回老宅,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厉老瘪嘴:“就住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从这句话里嗅出了些不平凡的味道,“一个星期够什么呀太爷爷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不是怕你住不惯吗?陪陪太爷爷,一个星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想了想,“可是四叔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四叔这么大个人,又不是孝子,就一个星期,太爷爷保证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米深实在看不下去老人家那副委屈样,虽然知道他的伤心难过八成是装出来的,可还是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在厉家,除了四叔,太爷爷是对她最好,也是她最喜欢的人了。

    现在厉锦珊不在家,她过去住一个星期,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思虑良久,吃饭的时候,在厉老不断使眼色的情况下,她咳了一下开口:“那个四叔……我想跟太爷爷回老宅住两天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夹菜的动作微微一顿,视线从她脸上,直接落到了厉老的脸上。

    米深尴尬,厉老埋头扒饭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许。”

    米深正要说话,对面厉老却啪的一下把筷子放下,怒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