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76章 我们深深,昨晚睡得好吗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……”厉老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孟朗也是微微怔了下。

    四少在外是t.r的首席总裁,在家是冷面四少爷,他来厉家做管家前前后后十几年,什么时候见四少这样对人过?

    不过对米深,好像也无可厚非?

    毕竟,他们在一起相处十年了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,他们此刻看这个平凡又随意的动作,只会当做是长辈对晚辈的宠爱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以往他们忽略掉的这种宠溺,真的太多太多……

    米深悄悄红了脸颊,毕竟当着太爷爷的面呢。

    厉老将米深拉至身边坐下,抬手揉了揉她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,“我们家深深,昨晚睡得好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可好了太爷爷。”

    每次跟四叔睡一张床,她都特别安心,夜里不醒,还不做恶梦,闭上眼睛一觉美美的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看着米深嘴角浅浅的笑容,厉老心头却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,“深深啊,太爷爷这次来,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事?”米深好奇。

    今天的太爷爷,虽然还是和蔼可亲的,可总是让她觉得,有点跟以往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那双锐利如鹰的眼睛里,温暖的笑意底下,好像还覆盖了一层看不清楚的淡淡薄雾。

    厉老咳了一下道:“你这不是快要放暑假了吗?太爷爷想啊,接你去老宅住一段日子。”

    接她去老宅住?

    米深张了张口,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,就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:“不行!”

    米深回头,看见她家四叔的脸色有些不太善良。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对着太爷爷呢,四叔,咱能稍微放软点,别那么强势么?

    老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啊~

    厉老的脸色也是一沉,抓着米深的手不放,生怕被厉封昶抢去了似的,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厉封昶扫了眼米深的小脸,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不需要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呵~~你个臭小子,你还有大有小吗?到底我是你爷爷,还是你是我爷爷?”厉老气的吹胡子瞪眼,“我不管,深深啊,等你放假,太爷爷就亲自过来接你,我看谁敢拦我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慢悠悠抿了一口茶水,“深儿,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米深被叫的骨头一酥,厉老的眼睛霎时瞪圆了。

    深……深儿???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厉老的下巴都僵了,可抓着米深的那只手却更用力了。

    “嘶~~”米深侧首,小脸皱巴巴,“太爷爷,您抓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哦——”厉老反应慢了半拍,倏地松开手,有些不好意思,“那个,深深啊,别听你四叔的,放了假爷爷带你去钓鱼爬山,还能带你去游乐园玩,对了,你想几点起床,几点回家,几点睡觉都可以,还有还有,你想去哪儿玩,太爷爷都准,不会跟你四叔似的,把你看的紧紧的,不让你干这,也不让你干那。”

    米深挠挠头,“太爷爷,您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怎么看都跟平常不一样,可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茫然的看看太爷爷,又回头看看她家四叔,一双眸子里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厉封昶淡淡的,“你先去洗漱,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确实顶着这一头乱糟糟的头发,外加穿着件睡衣坐在客厅不大好。点点头,去了。

    米深一走,厉老面上的温和顿时像被风吹散了,没好气的瞪着自家老四:“我决定了,等深深放假,我就来接她,你同意也同意,不同意也得同意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淡淡提醒:“爷爷,您忘了?深儿现在的监护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十年前,他将米深交给他的时候,就一并将抚养手续都办理妥当了。

    现在,米深的户口,跟厉封昶的在一个本本上!

    别说,他还真奈何不了他了!

    厉老气的不行,旁边孟朗见状忙道:“四少,老爷子就是特别的想五小姐了,您看,老宅那么多重孙,他偏偏喜欢五小姐一个。您如果不放心的话,可以让她小住些日子就回来,两边待待也好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已经站起身来,“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孟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厉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那么想揍这小子一顿呢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厉锦珊被放回来了,据说被厉封昶送去精神病院,跟一帮精神病放在一起,关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听说厉锦珊回去之后,人都是浑浑噩噩的,不停的说着胡话,吓得李秀雅一个劲的哭。

    厉老为了安抚她们,给她们订了去法国的机票,美其名曰让她们母女两出国散散心,实际上的小心思是,为了平复u盘风波。

    这件事,算是暂时这么压下来了。

    米深的期末考,也顺利的完毕。

    她跟毛贝贝不在一个考场,考完之后,米深就坐在校园花坛边等她。

    先给四叔拨个电话——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从听筒传来,听的她的小心脏扑腾一跳,脸颊也禁不住的泛红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考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冷影来接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跟你说一声,我跟贝贝说好了一起出去放松一下的。完了我自己会回去,所以,不用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注意安全。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咬咬唇,挂了电话后,脸颊像着了火似的。

    拍拍脸颊转过身,正好跟背着单肩包走过来的靳如墨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米深。”

    看见她,靳如墨唇角勾起一抹浅弧,几步走到了她跟前。

    米深唇边也扬起一抹浅笑,“学长。”

    态度礼貌而疏远,是他们之间,应该保持的刚刚好的距离。

    米深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,上身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宽松线衫,一个简单的马尾,显得单纯而可爱。

    靳如墨盯着她看了半晌,心头忍不住的柔软,“考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米深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靳如墨点点头。

    有片刻沉默。

    米深视线一转看见毛贝贝过来了,抬脚过去就抱住了她的胳膊,跟靳如墨说了声再见,拉着她逃也似的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好远,毛贝贝回头看了一眼,“靳如墨跟你说什么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