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75章 龌龊u盘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天哪……真的是老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客厅里顿时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气氛越是安静,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,就越是清晰。那里边的声音很大,像极了毛片里男女交换的旖旎。

    孟朗反应不算慢,几秒之后就抬手关掉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再去看老爷子的脸色,简直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客厅沙发上,坐着有七八个人,平时喜欢叽叽喳喳的女人们,这个时候却都变得无比安静,面面相觑之余,还用眼角余光去瞥厉老的脸色。

    这老四跟五小姐搞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啧啧,两个都是老爷子平时最疼爱的人,一个孙子,一个重孙女,他有一万张脸也丢不起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众人正暗自腹诽揣测着,就见厉老转头,严厉冷肃的视线扫了一圈,“都在这杵着干什么?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秒,都站起身要离开。

    厉老低沉愤懑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这件事情在调查清楚之前,谁要是敢乱嚼舌根,我跟谁没完!”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落的,还有手中拐杖狠狠跺在地上的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他叱咤商场一辈子,年轻的时候,也是出了名的“冷面阎王”,孝子见了他,都被吓哭过。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那些脾气也都被岁月的风霜磨平了棱角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儿孙满堂,家宅兴旺,日子过的很悠闲,已经很长一段日子,都没有发过火了。

    在今晚放电视前,他还抱着家里的小玄孙乐呵着,这个视频一播出,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多少年没发过脾气的老人家忽然冷下脸,气势还是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众人谁都不敢多说一个字,纷纷做鸟兽散了。

    客厅一时只剩下厉老跟管家孟朗两个人。

    在众人散去时,孟朗已经将插在电视上的那个u盘拿了下来,递给他,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厉老只是扫了一眼,并未伸手接,沉声道:“查查看,谁弄的这玩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片刻之后,厉老书房。

    屋里灯光雪亮,李秀雅端坐在厉老对面的沙发上,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以后,厉老一扬手,一个精致的u盘啪的一声落在金色大理石的茶几上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秀雅淡定扫了一眼,“u盘。一个装着这个家里最龌龊的两个人,做的最龌龊事情的u盘!”

    厉老气的额头青筋都要爆出来,“你这是从哪弄的?”

    李秀雅掀起眼帘,不怕死的对上他冷冽如刀锋的视线,“老爷子,现在是该追究我从哪里弄来的这个u盘重要,还是追究老四跟米深的关系重要?”

    厉老眯眸,“这视频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您若是不放心,大可以叫别人去查嘛,我又不会为了诬陷谁,搞什么合成。”李秀雅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厉老盯着她,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你既然早知道,为什么到现在才说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不久才知道的,本来不想伤了大家和气,也不想伤了您老人家的心。可是今天厉封昶竟然因为米深把珊珊关起来,您又不管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珊珊受委屈,什么都不做,只好捅破了,好让您看清楚,您一直以来最疼爱的两个人,都背着您干了些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厉老陷入沉默,握着拐杖的手指,却因为用力,而微微的骨节凸起。

    李秀雅看着他,“老爷子,这件事情我可以不管,我本来也不想插手任何人的事情,但是珊珊是我的女儿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。您心疼老四跟那个野丫头,我没什么可说的,我也心疼我闺女。只要封昶把珊珊送回来,我可以既往不咎,这件事也不会往外漏!”

    厉老默了半晌,“我知道了,明天我会亲自过去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秀雅离开书房后,厉老独自在沙发上坐了良久。

    直到孟朗推门进来,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他才回过神似的,轻叹了口气,似是自言自语,又似乎是在问他,“你说,我当初的的决定,是不是错的?”

    孟朗听的似懂非懂,“老爷,这件事……您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没有回答,但神情中透出的冷肃,让人觉得有些生寒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老宅里几乎所有人都睡下了,庄严别致的庄园里,连虫鸣都渐渐消散了。

    孟朗每晚都会里里外外查一遍,才会去睡觉。

    当他路过厉老卧室门口时,隐约听见从里面传来的低低啜泣。

    那声音极低,又很压抑,如果不注意听,压根听不见。

    孟朗皱了皱眉头,在房门口站了片刻,等那声音消失不见了,他才抬脚,踏着地毯默默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米深从深蓝色的晨光中睁开眼睛,被子柔软馨香,她翻了个身,身边已经没了四叔的影子,空荡荡了。

    顶着一头乱发,踩着地毯下楼,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见从客厅传来的谈话声——

    “深深呢?还没起来么?”

    是太爷爷的声音!

    米深懵了一秒,太爷爷怎么这么早就来了,外面虽然阳光四射,但晨雾都还没散哪。

    厉封昶:“她平常要到六点半才会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快了啊。”厉老抬手看了眼钟表,“也就几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孟朗忽然一抬眸,看见杵着楼梯口的米深,恭敬唤道:“五小姐。”

    厉老怔了下,才抬眸而上。

    视线一下子就捕捉到站在楼梯口,穿着睡衣,一脸睡意惺忪的米深。

    厉老眼中闪过什么,“深深……怎么会在楼上?”

    七岁把她交给厉封昶,水月居里的规矩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封昶性子冷漠,不喜与人交往,他才放心的把她交给他的。

    却不想……还是亲手促成了他们?

    厉老心中有股深深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但面上还是浮现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,朝米深招了招手道:“深深过来,太爷爷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没穿鞋,赤着脚走过来,但人还没到厉老身边,手腕就先被一只温热的大手给扣住了。

    回头,“四叔?”

    厉封昶薄唇微抿,弯下腰去,一只手握着她的脚踝,一只手握着干净拖鞋,将两只都温柔套在她的脚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