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70章 她还有个弟弟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,!

    院子西边角落里,两间小房子,看上去像是平时堆放杂物用的。

    可佣人就是走到了那幢房子前,抬手轻轻叩了叩有些陈旧的木门,“大小姐,您有朋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跟毛贝贝相互对视一眼,聂家大小姐,竟然住在杂物间里?

    顿了几秒,才从里边传来回应,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到二十平的屋子,陈设简陋,只有一张窄小的木床,一张陈旧的衣柜,一张书桌,一个小型书架。

    屋子很小,但收拾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一方小窗,碎花的窗帘是浓浓的清新风格,温暖的阳光洒在窗台,绿植长的颇好。

    墙壁上也用一些可爱的装饰品做了简单布置,这屋子坐落在后院,一开门窗便是满园的花香,环境虽苦,但意境唯美。

    跟看屋子外形想象出来的“脏乱差”形成鲜明的对比,让人有种眼前一亮,又心生欢喜的感觉。

    聂云君靠在床头,一本厚厚的书放在曲起的双膝上,长发披肩,穿一件素白色的纱裙,面色还有些苍白。但五官端正,瘦的厉害,总给人一种营养不良,没过八十斤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她真的长得挺好看的,一袭素白色的裙子,身处这样破陋的屋子,却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清冷高贵的气质,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看见米深跟毛贝贝,聂云君眼底闪过一抹惊讶,她礼貌的笑笑: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又转而对佣人道:“谢谢您带她们过来,我们想说会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去忙。”佣人会意,自觉退出屋外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聂云君已经坐直了身子,靠在软枕上,“很抱歉,我身体最近不大好,医生叮嘱要卧床休息,招待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米深道,拉着毛贝贝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,“不知道你爱吃什么,我们随便给你买了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聂云君看看米深,又看看毛贝贝,“米小姐,你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米深惊讶,她们从来不认识。就比如米深,在见面之前,压根不知道聂云君长什么样子,即便是上次在医院,她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聂云君笑笑:“之前远远的看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米深点点头,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那天你被送去医院的时候,敲我就在你隔壁病床,听说你伤的比较重,所以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聂云君浅浅的笑着,“已经好多了,多谢米小姐挂念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可能觉得,米深接下来说的话,多少有点属于隐私,所以自己在这里不大好,便主动站起身道:“我去外面走走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等毛贝贝一走,米深还没措辞好,聂云君就先打开了话题,“米小姐,你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米深抿了下唇,“那好吧,我今天,是为楚叔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聂云君眼中闪过疑惑,她又忙道:“楚晋炤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名字,聂云君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痛色,虽然很快就消失,但还是被米深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楚叔昨天晚上喝多了,大半夜的去敲我们家门,很伤心的拉着我的手叫‘落落’……还有之前在医院,那天抢救你的,也是楚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米小姐。”聂云君忽然开口打断她,嘴角勾着一抹浅淡的笑意,“抱歉,我跟楚先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样?”米深认真看着她,“我虽然不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看的出来,楚叔还是很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聂云君放在被子上的手微微收紧,唇角的笑容却越发勾深了,“可是我已经不喜欢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还想再说点什么,屋子外忽然响起毛贝贝的惊呼,还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贝贝……”米深只来得及站起身,而聂云君已经掀开被子,赤着脚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米深愣了下,抬脚跟上。

    花园一角,散落着一些五颜六色的颜料,一个穿着朴素的男孩子瑟缩在角落里,被颜料沾了一身。

    毛贝贝就站在那个男孩的身边,神情有点杵,像是惊到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云溪……”聂云君喊了一声,一把抱住了那个男孩,“没事了云溪,别怕云溪,姐姐在这里,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毛贝贝讷讷出声。

    外界只知道聂家又两个小姐,却从未听说,还有个少爷?

    而这个少爷看上去,智商好像还有点障碍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米深看着满地狼藉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毛贝贝道:“我正好看见他从屋子里出来,看见他掉了一个东西,想过来提醒他来着……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毛贝贝也是一脸的愧疚,“我好像吓到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聂云君安抚着怀里的男孩,等他情绪稳定一些,才抓着他的手,将他带回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毛贝贝转头看米深,“这怎么回事?那个男孩叫云溪?聂云溪?聂家大小姐的弟弟?”

    米深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聂云君又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那些洒落的颜料旁,蹲下身去收拾。

    米深道:“我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聂云君却不动声色的挡开她的手,嘴角的笑容浅淡又疏远,“不用了米小姐,我还要照顾弟弟,没有时间招待你们了,请你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还想再说,可聂云君已经拿着那些东西,转身回屋了。

    米深望着关上的屋门,轻轻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毛贝贝苦着一张脸看着她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离开聂家大院,毛贝贝拉着米深去了附近的冰激凌店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高脚凳子上,一边吃着冰激凌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毛贝贝还是对聂家充满了兴趣,“聂云君竟然还有个弟弟,我敢打赌,这事儿在暖城,知道的人肯定没几个。”

    米深咬着勺子思考,“那你说,楚叔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毛贝贝脑子忽然短路。

    “聂云君有个弟弟的事儿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