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65章 您女朋友真幸福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米深宛如做了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厉封昶松开她那只手的时候,她的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俯首在她耳边喘息,和她紧贴的胸膛灼热,她甚至能感觉到皮肤下的那颗心脏的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快,而急促。

    她的浴袍还套在身上,但香肩半露,在这漫长的一个小时里,她几乎被他揉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半晌后,厉封昶的呼吸渐渐平息,但米深的脑子仍旧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稍稍松开她,抬手将她的睡袍整理好,之后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,折叠好了铺在盥洗台上,双手托着她的腰,轻轻一提便将她放在了盥洗台上。

    她的睡袍弄脏了,手上也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他打开水龙头,握着她的手放过去。

    温热的水冲刷而下,洗去狼藉,手指也渐渐恢复了知觉。

    她的右手手心微微泛红,虎口处更是因为刚刚的用力,而有些微微撕拉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洗完手以后,厉封昶又抱着她走出了卫浴间,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后,转身去衣柜里又拿出了一件干净的浴袍,重新折回床边。

    长指刚挑开那根腰带,米深就下意识的捂住了衣服,满脸的潮红,“我……我自己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僵了一下,点点头,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米深咬了咬唇,默默扯过被子,在被窝里换下了睡袍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发现一个更加窘迫的事情——

    她、、、侧漏了!!!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转过身来,就见米深从床上下来了,手指抓着浴袍,一张小脸紧绷,越发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靠过来,身上清冽的冷香也扑入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米深想起刚刚的画面,一阵心悸,于是更加结巴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要怎么跟他说?她的姨妈巾没有了,而她这个时候又侧漏了?

    实在是说不出口啊!

    厉封昶瞧见她纠结的小样子,手指隔着浴袍按在了她的小腹上,“是肚子又疼了么?”

    米深咬咬唇,她现在大气都不敢出,怕动一动就是血流澎湃。只得双腿紧并,硬着头皮看着他,“那什么……我姨妈巾……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听见这个,俊脸上扬起一抹微笑,抬手揉了揉她的发,“我去买。”

    米深一张脸似熟透了的柿子,简直不能更红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十分钟后,距离水月居最近的一家超市里。

    厉封昶在用品区找到了米深需要的东西,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品牌,他一眼扫过去,随手拿起一盒看了看包装。

    290mm。

    他对女人用的这种东西一无所知,290mm,意味着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名女售货员在旁边看了他半天,才走过来,笑着问,“先生,给女朋友买的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抬眸,目光锁定了另一个品牌,300mm。

    还有更长的吗?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这种东西的长度,都是统一的……

    他随手指着那个300mm的问:“最长的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最长的是410mm,夜用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员说着,弯腰从下面的货架上拿了一盒出来递给他。

    修长的指尖扣着精致的包装,第一次知道,这东西是分白天用跟晚上用的。

    四片一包,他一次性买了一整箱。

    年轻的收银员在给他结账的时候,脸颊都是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这年头,男朋友给女朋友买这玩意已经不算什么稀罕事,主要是,这男人长得太帅,太有气质了。

    并且一出手就是钻石卡,不仅人长得帅,还这么有钱,最重要的是还对女朋友这么好,亲自给她买这个。

    “您女朋友真幸福。”收银员将卡还给他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厉封昶只是淡淡的抬了一下眼,什么也没说,提着那纸箱子离开了超市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水月居。

    米深在马桶上干坐了二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“光荣牺牲”的最后一片姨妈巾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房门外响起一阵悉索,然后熟悉的声音隔着卫浴间的门响起:“我给你送进来么?”

    四叔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这样,完全不能离开马桶,好像,也只能让他送进来了?

    米深将裤子往上提了提,又扯过晾在架子上的浴巾盖在腿上,确认无误后,才道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卫浴间的门应声而开,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跃入眼帘,走过来几步,将手里的东西递过来。

    米深忽然就脸红了,接过姨妈巾,等他出去后,迅速换好。

    出来时,厉封昶不在房内。

    但放在卫浴间门口的那一箱子姨妈巾,还是小小的震撼了下她的心灵,让她有些意外,又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将那玩意搬进卫浴间,才洗了手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灯亮着,抬脚进门,一阵淡淡的甜香就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厨房空荡荡的,四叔不在,但桌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红糖水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摸了下温度,刚刚好,伸手拿起咕咚咕咚喝下肚。

    洗了碗以后,米深踌躇了下,抬脚上楼。

    刚到书房门口,就听见里边传来四叔的说话声,大约是在跟谁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在门口顿了顿,没有打搅他工作,又默默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临近期末考,学校里的氛围都变得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自习课上,除了沙沙做题的声响,少闻人声。

    米深做完半张习题,抬头却见毛贝贝那丫抱着手机在刷小说。

    一巴掌弹过去,毛贝贝“哦呜”一声痛呼,摸着后脑勺,表情哀怨的看着她,“你谋杀闺蜜啊?”

    米深直接拿过手机,将习题集递过去,“做题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挥舞拳头,“米小深,信不信我咬你?”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米深得意的扬扬眉,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嘟嘴,“反正我做的再好,也没人欣赏。一百多名和倒数第一,对我来说,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米深奇怪,“你爸爸妈妈又吵架了?”

    其实毛贝贝并不是多笨,也不是不肯努力,更不是怕吃苦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在写网络小说的时候,也是十分刻苦用功的。在米深看来,她有种报复心理,因为她爹妈不和,她也就破罐子破摔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