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63章 你要是敢做出有辱厉家门楣的事情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米深先是怔了一下,随即冷笑:“你这是在威胁?”

    叶茯苓目光闪烁了一下,“你说是就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相信,米深会不心虚,会不怕?

    她也不怕米深把这件事情告诉厉封昶,因为如果她真的说了,厉封昶就会主动找她,到时候不用米深说好话,她也能有办法跟他和好如初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叶茯苓唇边的笑意越发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米深看了她半晌,没有恼羞成怒,也没有露出难堪,只是面色无比平淡的看着她,道:“我猜你不敢爆吧?”

    叶茯苓太在意四叔了,她会顶着跟四叔闹僵的风险去爆料吗?显然不会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她真的去爆了,依四叔的本事,想处理掉这种事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稍微想一下,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在叶茯苓眼中,米深就是个嚣张跋扈,被厉老和厉封昶宠坏了的十八岁小姑娘,是有些小聪明,但阅历浅,能有多少心思?

    可她刚刚那一句话,尤其说话时那种似乎能洞悉人心的眼神,让她在一瞬间觉得,这丫头聪明的过分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会大惊失色,或者神色黯然,再不济,也会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她统统没有,她的眼神不仅没有丝毫躲闪,反而是更加直接的迎上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还一语戳破了她的软肋。

    是,那晚她无意撞见她跟厉封昶,虽然什么也没看见,但事后她就去调了那间休息室的监控。

    那段视频也确实被她拷贝下来了,至于为什么没拿去爆料……

    一是如米深所说,她确实不敢,怕跟厉封昶闹僵。二是她不想,让厉封昶跟米深的这种关系暴露于世。

    她才应该是厉太太,而不应该把任何女人跟他推到一块,尤其是米深!

    心思被洞穿,唯一可以拿来威胁的筹码都失了效果,叶茯苓心底里有些沮丧,但面上仍是一副强悍的样子道:“我现在不会爆,不代表以后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米深,“你们即便没有血缘关系。在法律上来讲,你也是厉爷爷收养的重孙女。不管你承不承认,厉封昶他都是你四叔。你要是做出有辱厉家门楣的事情,就等着被厉爷爷,被万人唾弃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茯苓走后,米深一人在沙发上坐了良久。

    直到屋外响起汽车引擎声,厉封昶推门而入,走到她跟前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?这么出神。”厉封昶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,抬手解开了两颗衬衫纽扣,很自然而然的将她抱了过来,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手从她腰间穿过,抚在了她的小腹上,轻轻的揉了揉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亲昵触碰,米深还是有些不习惯,缩了缩脖子低声道:“张妈在厨房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抱着她,实在有点不好看。

    厉封昶却似乎没听见似得,只用手轻轻揉着她的肚子,声音也温柔的如一潭清水,“还疼么?”

    米深摇头,“好多了已经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去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十二点多去的,医生说明天不用过去了。四叔,我明天想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快要期末考了,她不想落下课程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”厉封昶淡淡的应着,大手仍按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她的肚子很软,很软,手感不错,很容易让他联想到她身上某处更柔软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“四叔,我饿了。”米深眨巴眨巴大眼睛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厉封昶才放过她,牵着她的手进餐厅。

    饭后,米深要钻回房间,厉封昶叫住她,“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回去洗澡。”米深回答。

    厉封昶手里拿着个杯子,站在沙发边,朝她招了招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四叔回家衣服还没来得及换,依然穿着黑色的西裤,一流的剪裁,将那双腿衬的越发笔直修长。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,解开领口处的两颗纽扣,露出麦色肌肤和脖颈,五官沉隽,尤其眉眼深邃,一双墨色瞳仁,总能叫她心跳加速,乱想非非。

    此乃,世间绝色美男,百看不厌也~

    米深暗暗咽了口口水,抬脚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封昶将杯子递过来,“温度正好。”

    那是他的专用杯子,就在刚刚,还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米深舔了舔唇,“不渴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厉封昶看着她没说话,但那一个舔唇的动作,让他眸底神色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米深见他不说话,抿了抿唇,接过杯子喝了两口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没伸手接杯子,也没说话,就这么静静站着,看着她。

    米深不由抬眸看他,殊知道刚抬头,他便垂首而落,滚烫的唇覆上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他的亲吻,温柔似水,像一片片羽毛,扫过她的唇,也扫过她的心坎。

    不出两下,米深就软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厉封昶一手从她手里接过杯子放下,一手搂住她的腰,让她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这一吻绵长,直到她快喘不过气了,他才松开她,紧紧抱着她,埋首在她颈窝喘息。

    “深儿,我真怕我忍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被吻的够呛,听见这一句,像是被电击中一般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小腹处便是一热……姨妈又汹涌了一阵儿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之后,四叔对她的称呼,就从原来的“深深”,变成了现在的“深儿”。简简单单两个字,每一次从他嘴里吐出来,就变得含情脉脉许多,加上他嗓音本就磁性低沉,温柔唤她时,总能让她心跳如擂。

    两人在客厅相拥了片刻,各自回房间洗漱。

    米深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对着镜子咬了咬唇,想起之前那个吻,心头泛热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,格外想念这个亲吻?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???

    高高兴兴洗完澡,要垫姨妈巾的时候,却发现那玩意儿只剩下一片了!

    而照她现在的流量,一个晚上起码得两片儿至三片儿……

    米深瞪着空空的袋子发怔,咋办?距离水月居最近的超市,开车需要五分钟,走路……可能就十多分钟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