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62章 不喜欢跟长辈交朋友,因为会有代沟!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米深宅家闲着无聊,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把毛贝贝出版的那本恶魔总裁啃完了。

    末了,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戳通了毛贝贝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米小深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抹了把眼泪,“你丫是不是内心黑暗?是不是缺爱?是不是欠扁?我想给你寄刀片!”

    毛贝贝一脸懵逼,“……你受刺激啦?”

    “一个内心光明的人,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变.态的结局?男女主那么坎坷,就不能给个好点的结局吗?干嘛要男主得绝症?女主还怀了孕,带着个孩子过日子多艰难,还要睹物思人,受尽别人流言蜚语……毛小贝,我好想掐死你!”

    是的,她确实很想掐死毛贝贝,如果此刻她就在她面前的话,她会毫不犹豫的扑过去!

    那端毛贝贝听见这番,总算反应过来,很有成就感道:“你看哭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米深在跟她讲电话的时候,还在继续拿纸巾擦着眼泪,“毛小贝,你简直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我是神嘛。”

    米深忽然发现她那边很安静,皱皱眉问,“你不在学校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~~”毛贝贝干巴巴的笑了两声,“有点事出来了一下,之后再跟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门铃声这个时候响起,张妈去开的门,米深抹了把眼泪,又跟毛贝贝说了两句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张妈领着一人进来,“叶小姐,五小姐在客厅,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米深回头,果然看见叶茯苓拎着一些水果和零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深深。”叶茯苓看见她,脸上立刻浮现温柔的笑容,“听说你生病了,我过来看看你,怎么样了?是哪里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一脸关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好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米深道,相比她的热情,米深要显得冷淡很多。

    她们之间,向来如此。

    可能真是应了那句话“同性相斥异性相吸”吧!

    而米深在接受四叔后,对叶茯苓就更加的排斥了。

    叶茯苓毫不介意似的,晃了晃手里的袋子,“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,就随便买了点,有橘子、葡萄、西柚,还有些小零食,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一面将袋子放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米深扫了一眼,眯眼,“叶阿姨,无事献殷勤。您突然变得这么殷勤,我有点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讪笑了下。

    张妈忙拎起水果,“我去洗些水果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搓了搓手在沙发上坐下,“深深,你知道,我跟你四叔,也认识很多年了。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,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四叔。为了你四叔,我可以做任何事,也可以牺牲所有。我知道你四叔特别疼你,最近我们闹的有点不愉快,我想……如果你愿意帮我说两句的话,可能他会愿意听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米深默默的,没有表态。

    叶茯苓便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答应帮我,将来我也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米深唇角勾起一抹浅笑,“可是叶阿姨,我并不想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不是不想管,而是不想帮啊,说的很直白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她就是这么任性啊。

    七岁前,是m.c集团的千金小姐,米正阳夫妇的掌上明珠。七岁后,前有厉家做靠山,后有四叔四处撑腰,除了她家四叔,她还真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叶茯苓也算是将姿态放得低低地了,但是米深却一下子就回绝了。

    叶茯苓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张妈送上来茶果,又去厨房忙了。

    叶茯苓咬了咬唇道:“米深,我由衷的希望,我们能友好相处。不管是现在,还是将来。”

    米深伸手从果盘里拾起一颗草莓扔进嘴里,嚼了两下,很随意的道:“那恐怕不行。我这个人脾气不大好不喜欢乱教朋友,更不喜欢跟心怀叵测的人交朋友。最最重要的一点是,我不喜欢跟长辈交朋友,因为……会有代沟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捡了一颗草莓扔嘴里,嚼的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茯苓呼吸难平。

    今天来这里,是何婧教给她的,她起初不愿意来,怕的就是热脸贴冷屁股。

    但是何婧一番分析利害,她也觉得米深是个很重要的突破口,于是还是腆着脸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,同样不能改变她拿热脸去贴某人的冷屁股的事实!

    米深笑眼弯弯,“您看我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叶茯苓握拳,咬牙,再握拳,再咬牙。

    憋得一张脸通红,却愣是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最终,她腾地站起身来,拿着包包就走。

    米深笑嘻嘻的叫她,“叶阿姨,您走啦?”

    叶茯苓脚步狠狠一僵,回头瞪着她,“叫谁阿姨?我只比你大六岁而已!”

    六岁,顶多叫姐姐,可每次米深都笑嘻嘻的叫她阿姨阿姨,叫的多了,连她自己也有种错觉,觉得自己真的三四十岁了!

    “哦……如果你不喜欢我四叔了,我可以改一下称呼的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眼中折射出怨恨的光芒,看着米深,忽然扬起一抹冷嘲,又折身走了回来,站在沙发边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她,“米深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。你一口一个四叔叫的怪亲热,但背地里谁知道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

    米深一听这话,可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?”

    叶茯苓气急了,什么话都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在我家,你趁你四叔喝醉了,你们在休息室干的好事,我可都看见了!”

    米深脸上本来还有一丝微笑,但是很快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叶茯苓察觉到她情绪上的细微变化,继续冷笑:“你做那事的时候,大概没想到,休息室里还装着监控吧?”

    监控?

    她确实没想到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她早就将那事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!

    可叶茯苓这么一提醒,她脑海里忽然就涌现了那天晚上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那段监控已经被我复制在一个u盘里了,依你四叔在暖城的地位,我随便爆给哪家媒体,都会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