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56章 就一下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是杠上这个问题了么?

    米深抿着唇没说话。

    下一秒,男人的手势如破竹,直往而上。

    米深都拦不住,吓得连连惊呼,“我没吃醋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心里边……不是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说真的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有点混乱,她理不清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是合作伙伴,她也相信四叔。

    但是她就是魔怔了似的,整个晚上翻来覆去想着这件事儿。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郁闷!

    厉封昶的手停下来,但仍没有从她衣服里拿出来,掌下肌肤柔软,他舍不得拿出来。只是没动了,停留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深黑的眸子凝视着她,眼底带着一种满足感,“傻瓜,那就是吃醋。”

    米深不想承认,但好汉不吃眼前亏,这种情况下软一软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吃醋了吧,因为你跟别的女人一起吃饭,却把我一个人丢家里。你知道,我最讨厌一个人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唇边勾起一抹宠溺,“下次带你一起,饿了么现在?”

    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五杯水下肚,还饿个毛线?

    米深别扭,却不敢动,“四叔……我要去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但没动。

    米深忐忑,对上他深邃的眉眼,火山爆发前提前打预防针:“四……四叔,你可是答应过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答应过她在她没准备好之前,不越线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头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就抱会,不做其他。”

    然而星星之火是怎么燎原的来着?

    片刻后,他的气息明显加重了。

    放在她肚子上的手,也不安分的动了下。

    米深觉得,四叔的手有某种魔力,不然她怎么哆嗦了呢?还浑身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?

    “四……四叔,好了么?”

    厉封昶垂下眸子来,盯着她小脸,眸色渐渐加深。

    “深深,给我摸一下。”

    警报拉响!!!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啊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那只大手已经冲破她的手,一路而上,直接握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浑身血液都在这一瞬间僵滞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垂首,薄唇轻轻咬住她的耳垂,声线嘶哑:“就一下,我保证。嗯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她想拒绝,但耳垂被他一下子吮住,思维都凌乱了,她浑身哆嗦着,难言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就一下,嗯?”

    他循循善诱着,一只手握着她的敏.感地带,一只手托着她的腰肢,让她避无可避。唇更是贴着她的耳垂厮磨,势要摧毁她看似坚固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米深咬牙,再咬牙。

    但她未经人事,哪里经受得住他这般。

    心墙在一点点的瓦解,思绪完全凌乱了,此刻的自己,已经不是自己了。她完全被他带入到感官中去了。

    “深儿……”他一遍遍吮着她的耳垂,低沉暗哑的嗓音如魔音入耳。

    米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双手勾住他的肩膀,“就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信誓旦旦的保证,得到准许后,大手慢慢的动起来……

    说好了只一下的,但是发展到后面,已经不知道多少下了。

    米深也完全没理智去思考这些了,等她回过神来,整个人已经软成一团靠在他怀里,除了手软脚软,没别的感受。

    好在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,没有再做更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米深想,这可能跟她的姨妈也有关?

    感谢姨妈!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折腾,姨妈好像报复似的,来的更汹涌了。

    米深捂着肚子,委屈巴巴:“四叔,肚子好疼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垂眸看着她,俊脸上还渗透着一些不寻常的潮红,但眼中的心疼和宠溺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他将大手从她衣服下摆里撤出来,抱着她回了房间,之后又给她冲了杯红糖水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个澡。”他摸了摸她的脑袋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米深喝完了红糖水,上了个厕所钻进被子里,不到片刻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身后的床往下沉了沉,一个温暖的怀抱,携着一股熟悉的淡淡香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前,手圈住了某人劲瘦的腰,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,嘴角勾着一抹浅笑,心满意足的睡去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清晨,米深收拾好了出房门,前脚刚踏进厨房,脸上的神情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楚叔?”

    楚晋炤坐在桌前,厉封昶则背对着她,在灶台前做早饭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声音,厉封昶稍稍回了一下头,“洗手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米深应了一声,乖乖洗手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楚晋炤今天不大对,虽然脸上还挂着浅笑,但周身却像萦绕着一股雾霾似的,沉重压抑。

    从厉封昶手里接过早餐,米深回头看向楚晋炤,“楚叔,您吃过没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他淡笑着应了一声,眉眼处一如既往的温润,但米深就是觉得,他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米深点点头,端着盘子去餐厅里。

    楚晋炤待了没一会就走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去上班,顺便送米深去学校。

    米深想来想去,还是有些不放心,转头问四叔,“楚叔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厉封昶从文件中抬眸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见他好像不开心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米深点点头,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米深刚到学校,毛贝贝就拿着手机一脸八卦的凑了过来,“早上看新闻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将手机递过来,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聂家大小姐不日将与萧家公子订婚,聂家一蹶不振,萧家或将伸出援手?”

    趁着米深看新闻内容的功夫,毛贝贝在一旁当起了解说员:“这个萧决我见过,长得倒还人模狗样,就是品行作风不行。腐烂到骨子里的纨绔,聂云君嫁给他,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看完了新闻,将手机递还给她,“利益交换的婚姻,她也没选择的权利吧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叹口气,“现在大家都在骂聂盛,说为了利益把女儿推火坑里。我爸妈再不好,好在从没有拿我撒过气,这么一比,我心里也平衡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她的鼻子上,“以后不叫你毛小贝了,叫你……毛八卦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