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54章 消毒十遍以上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休息室是厉封昶最私密的空间,但是叶茯苓却闯进去了,并且还擅自在他的卫浴间里边……洗澡?!

    艾米觉得,世界观都要崩塌了啊。

    那叠的一丝褶皱都不见的床上,女人的衣服随意的放着,浴室的玻璃上女人曼妙的身姿隐隐绰绰可见。艾米深吸了一口气,没有去看厉封昶的神情都觉得,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!

    刷——

    卫浴间的门应声而开,氤氲雾气中,叶茯苓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浴巾不长,堪堪遮住她胸前的风光,下至大腿以上,露出一双细长的腿,开门的一刹那,脸上带着无尽的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但是只一秒,她就如同被雷劈中,整个人都狠狠的僵在了卫浴间的门口。

    厉封昶、艾米,以及一个不认识的金发碧眼的外国妞,三双眼睛,包含着不同的情绪看着她。

    冷漠、审视、好奇、尴尬、质疑……每一种情绪,都让她倍觉难堪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足足十秒之后她才反应过来,捂着浴巾匆忙回到了卫浴间里。

    厉封昶收回视线,丢给艾米一句话,“让她穿好衣服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没再多逗留一刻,转身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凯米虽然听不懂中文,但是从他们的神情上,也隐约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,跟着厉封昶走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艾米叹了一口气,快速走到床边,拿过叶茯苓的衣服到了卫浴间门口,隔着门缝递过去,“叶小姐,您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又羞又臊又丢脸,本来想借机色.诱,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出来,看见艾米还站在门口,咬了咬牙道:“会议结束了你怎么都不提前告诉我?”

    艾米:“……叶小姐,一个小时前我就跟您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想听你废话!”

    抬脚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厉封昶正坐在办公桌前,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,就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,准确来说,是趴在桌沿,用一种很是崇拜的眼神看着他,一口流利的英文说着:“之前我哥哥跟我说,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但是我不信,可是我刚刚亲眼看你开会,我相信了。厉封昶,你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跟我想象中的柔柔弱弱的东方男人很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眼角余光瞥见了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叶茯苓,凯米的话顿住,很直接的视线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都说东方女人很含蓄,可她怎么瞧着,这个叶小姐,好像并不那么含蓄?

    大白天的在男人的休息室里洗澡,甚至只裹一条浴巾出来……这开放度,比她这个西方女人还要豪放许多。

    叶茯苓自然接收到了她的眼神,她对围绕在厉封昶身边的任何女人,都没有好感,何况是一脸打量她的外国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是论这个的时候,叶茯苓咬了咬唇,抬脚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站在办公桌前,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厉封昶,有些忐忑,“封昶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抬眸,视线冰冷的扫过她的脸,真的,没有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相识这么多年,厉封昶冷则冷矣,但从来碍着叶家的地位,面子上还是多有顾及的。不说多热情,起码不得罪。

    但刚刚那样的眼神,她头一次见。

    只一眼,就让她遍体生寒,从骨子里凉到骨子外。

    她鼓足了勇气对上那道冰刃般的视线,解释:“我不小心将咖啡泼在身上了,你知道我向来爱干净,所以我……封昶……你不高兴的话,我跟你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艾米。”厉封昶收回视线,直接唤助理的名字。

    艾米上前一步,“总裁。”

    “叫人把浴室拆掉重装,里里外外,消毒十遍以上!”

    艾米怔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“是。”

    都不忍去看叶茯苓的面色,抬脚出去了。

    叶茯苓的脸面不亚于被他扔在地上跺了几脚,当着外国妞的面,当着一个助理的面……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指狠狠的蜷起,咬着牙,眼泪也还是蓄满了眼眶,“厉封昶,你怎么好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不就是用了一下他的浴室吗?在他眼里,她有那么脏吗?

    消毒十遍以上,还要拆掉卫浴间重新装?她是什么可怕的病毒吗?

    “我哪里做的不好,你不可以跟我说吗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先是送一条死狗,现在又这么羞辱我!难道我喜欢你,也是错吗?”说到这里,叶茯苓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委屈了!

    她是叶家的独女,从小要什么有什么,走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的?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种羞辱?

    也就他厉封昶,换做别人,她早就让父亲撕了他!

    厉封昶皱着眉,许是被她的哭声吵得不耐,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,“那条死狗,不是你送给深深的吗?礼尚往来的道理,我懂。”

    叶茯苓明显怔了一下,“什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触及他眼中的冰棱,一下子反应过来,“我什么时候送过米深死狗了?我昨天晚上送给她的,明明是条手链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不屑戳穿她的谎言。

    叶茯苓心中翻腾,面上很坚定,但眼神闪烁,明显就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这次只是礼尚往来,如果你下次再对深深做什么,回报的可能就不止是这么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茯苓狠狠的震了一下,泪水都在脸上僵滞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死死的捏着裙摆,看着面前男人决绝冷酷的脸,心里头恨的,却是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米深!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因为米深!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她,厉封昶怎么可能会不接受她?还这么对她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从t.r出来,叶茯苓脸上的泪水还没干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管周围人投过来的异样目光,满脑子都是厉封昶刚刚的冷脸。

    她心中慌乱。

    努力了这么久,非但没有得到他,反而就要这么轻易的被轰走吗?

    那她这些年的努力和付出怎么办?

    她不甘心!厉封昶必须是她的,只能是她的!

    手指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包包,指甲都快抠破真皮,缓了缓,掏出手机给叶振国打电话——

    电话刚通,她就哭出声来,“爸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