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50章 像是被谁蹂躏过似得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“卖去哪了?”不仅神情森然,此刻欧镐宁的声音里都透着凉飕飕的冷意。

    米深手腕被他攥的生疼,挣又挣不脱,正要发飙,就听见有脚步声过来,并伴随着说话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毛小姐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是佣人带毛小贝过来找她了!

    米深眼前一亮,正要开口嚷嚷,嘴却被一只手给捂住了。胳膊也蓦地一紧,她还没反应过来,人就直接被欧镐宁半拽半拖着钻进了旁边的花丛中。

    她动作灵敏,想要挣脱桎梏,但黑漆漆一片中,欧镐宁一手禁锢着她的双手,另一只手则捂着她的嘴,很轻易的就制服了她。妖媚的脸凑过来,低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别乱动!不然……我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米深抖了抖,这自恋狂,该不会趁着这黑灯瞎火的,对她做点什么吧?

    她浑身紧绷,立刻进入全身戒备的状态,她发誓,只要这厮敢不轨,她就一脚踹了他的命根子!

    “奇怪?人呢?”毛贝贝的声音隔着花丛传来,米深抬眸,视线就透过花丛的缝隙,看见了穿着晚礼服过来的毛贝贝,以及跟在她身后一起出现的靳如墨。

    米深挣扎,却被欧镐宁压的死死的,鼻子里发出的“呜呜”声,尽数被淹没在花丛之间。

    毛贝贝寻找无果,就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米深的电话。

    铃声响起的那一刹那,欧镐宁怔了一下,靳如墨和毛贝贝也都听见了从花丛里传出来的手机铃声,几乎同时将视线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深深,你在那吗?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手机铃声戛然而断了,周围又恢复宁静。

    毛贝贝和靳如墨对视了一眼,皆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了疑惑和警惕。

    “米深?”靳如墨只犹豫了两秒钟,就抬脚走了过来,一边靠近,一边喊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欧镐宁的眉头皱的紧紧的,眸子微眯,已是满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米深眼珠滴溜溜一转,趁他分神之际,抬脚,狠狠的跺在了他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的一声痛呼,吓了靳如墨一跳,眼前丛影乱晃,一阵呼呼啦啦的响动,他稍稍往旁边退了两部,就有两个人从花丛里踉跄着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是穿着裙子,有些狼狈的米深。一个是脸色铁青,目光盛满怒意的欧镐宁。

    米深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,抬起手指顺了下头发,一抬头,吓了毛贝贝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米深不仅头发和衣服凌乱,唇边的口红也乱糟糟的,晕染了一片,看上去像是刚刚被谁蹂躏过似的,很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米深一把抱着她的胳膊,愤愤的瞪着欧镐宁,“毛小贝,擦亮你的眼睛看看,你的偶像就是个禽兽!”

    毛贝贝会错意,嘴巴张的更大了,“你们两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米深果断打断她的臆想,瞄了眼旁边站着的、一脸讳莫如深的靳如墨,拽着毛贝贝就走,“我等会跟你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欧镐宁整理好了衣服,又一次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米深拧眉,“让开!”

    欧镐宁凝视着她板着的小脸,无奈的捏了捏眉心,语气带着几分妥协的意味,“你真的把戒指卖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嗯。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家店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欧若商业街那家店。”米深随口胡诌,“反正我已经卖了,你现在想收回,晚了!”

    言罢,不再多说废话,拉着毛贝贝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,欧镐宁才无奈的叹口气,摇摇头:“真是个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见靳如墨仍然笔直的站在他身后,他又轻挑了下眉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米深站在盥洗池前将妆容整理了一下,看上去总算自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身旁,毛贝贝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问,“你跟欧镐宁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米深丢回去一个大大的白眼,“停止你的臆想,反正不是你想的那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~~我怎么觉得,欧镐宁好像对你有意思呢?”

    米深曲着手指,“bo”的一声弹在她脑门上,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叩叩叩”的敲门声响起,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隔着门传来,“米小姐啊,你在里边吗?米小姐?”

    米深神情一怔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毛贝贝看看门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米深抬手放在唇边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真是要死,那个王太太还真是锲而不舍,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声,仍在坚持不懈的敲着。

    毛贝贝忍不住了,清了下嗓子,高声道:“你谁啊?我不是什么米小姐,你找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王太太停止了敲门的动作,嘀咕道:“奇怪,去哪了?明明说了要上洗手间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门外声音渐渐远了,米深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回头见毛贝贝正一脸嬉笑的盯着她瞧,眉一拧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见你面若桃花,周身萦绕着一股粉红气息,想来是命犯桃花了。你四叔、欧镐宁、靳如墨、刚刚那个贵妇……啧啧啧啧,真是泛滥成灾啊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说的,是有那么点儿道理。

    可惜毛贝贝不是算命的,不然她还真叫她给她占一卦,掐算一下今年的运势如何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等她们重新回到前厅,米深几乎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之中的那抹欣长身影。

    眉一扬走了过去,“四叔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正在跟周围的人寒暄,见她来了,便打了个手势,转身看着她,“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伸手,将她发丝上的一小片枯叶摘了下来。动作轻柔,眼神温暖。

    “没,到后院清净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站在一边,成了偌大一个电灯泡,撇撇嘴,默默钻去角落里找吃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米深。”叶茯苓出现在他们身边,手里拿着个粉色的礼盒递过来,“祝你生日快乐,永远开心健康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祝福有几分真心,可米深还是伸手接过了礼物,并淡淡的道了谢。

    转头继续跟厉封昶说话,“四叔,你的生意谈妥了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