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45章 亲一个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选了个靠窗的卡座坐下来,点好了餐,就坐等开饭。

    期间,厉封昶接了个电话,用手机审阅文件,并给助理发过去。

    米深坐在他对面,专注的盯着他瞧,等他放下手机,才笑了笑将早已倒好茶水的杯子递了过去,“今天贝贝没来上课,我还在发愁要一个人吃饭了。结果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抿了口茶水,“这两天可能会有点忙,晚上不回家吃饭了,我叫冷影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米深点点头,很是理解,“贝贝爸妈吵架了,她情绪好像不太好,我晚上想去毛家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我会让冷影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时静下来,米深对上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,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自打昨晚之后,米深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。相处了十年的四叔,摇身一变成了跟她相互喜欢的人……

    如果这段感情顺利的话,她将来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四婶?

    这关系有点儿乱,她要好好捋一捋……

    餐厅的效率很高,美味的饭菜很快上了桌,米深吃的欢快,厉封昶的胃口也难得的好,一顿饭两人吃的很圆满。

    驱车送她回学校,车重新停在了教学楼下。

    “四叔再见。”米深说着就伸手去开车门,但手腕却被一只大掌握住了。

    她愣了下,回眸对上男人深邃的眉眼,他将脸凑过来一些,一本正经的道:“亲一个再走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了眼车窗四周,临近上课,窗外不时有同学走过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毕竟是学校,万一被人看见……

    攥着她的那只手没有松开,男人凑过来的俊脸也没有收回去,仍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和神态,好像她要是不亲,那就一直这样,直到成为化石。

    米深咬了咬唇,她不是个扭捏的人,平时做什么也是干净利落,最怕的就是拖泥带水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扭捏了。

    看他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,米深只好壮着胆子迅速凑过去,在他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。然后又迅速的缩回来,脸颊红红目光乱飘,“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才松开来,转而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好好上课,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着,伸手开了车门,仓惶逃走。

    厉封昶看着她背影匆匆,菲薄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的女孩儿,他的心尖肉,他的深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下午的课间时间,外加一节自修课,米深总算把前几天落下的内容补回来一半。

    到放学时,她麻溜收好了书本,背着书包第一个冲出教室门。

    正在收拾备课笔记的老师都没来得及看清是谁,就知道有个人一阵风似的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冷影已经等在楼下,米深上了车,直奔城南毛家。

    毛家的别墅不算太大,但是胜在造型别致。

    米深站在门口按了几下门铃,便有佣人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妇人,跟水月居张妈的年纪差不多,叫李婶。因米深上次来过,所以李婶认得她。

    李婶一边给她开了门,一边客气的说着,“米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米深跨进雕花门,“贝贝在家吧?她今天一天没去上课,我来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在的,小姐在楼上。”李婶一边说着,一边将她往屋子里带。

    别墅里一股清冷气息,不闻人声,看这架势,贝贝她爹妈应该都不在家。

    李婶带着米深一路上楼,站在了毛贝贝的房间门口,抬手轻叩房门,“小姐,米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几秒,房门“咔嚓”一下开了,毛贝贝站在门里,一伸手握住了米深的手,并对李婶说:“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李婶点点头,走了。

    毛贝贝拉着米深进屋,啪的一下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闺蜜,毛贝贝的房间,米深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但是像今天这么乱,却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窗帘紧闭,被褥凌乱,两只鞋子东倒西歪的放着,地毯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几本书,散落着一些纸张,有被揪成团团四处乱扔的,也有就这么随意的散落的。桌上电脑开着,但屏幕已经暗下去,笔乱放,书也很混乱。

    米深看的目瞪口呆,“毛小贝,你是怎么虐待你的房间……以及你自己的?”

    不仅房间乱,连她自己也是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穿着卡通连衣裙的睡衣,像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似的,头发乱的没型,脸上也是一派黯然失色。眼睛红肿,眼白里还有血丝,脸色也很不好。

    毛贝贝将被子掀开一些,露出一块干净的地方,“你坐着,我稍微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米深却拉住她,“你得了,你先坐会,等会我帮你收拾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挠挠头讪笑,“我今天太烦躁了,稿子又写不出来。你知道的,我心情一糟,就喜欢扔东西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吵的很严重?”

    毛贝贝继续挠头,视线飘忽,“不算太严重吧,还不是一个要离,一个坚持不离。整天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吵吵嚷嚷,连多看对方一眼都觉得恶心,真不知道还在坚持什么。”

    米深心疼的瞅着她,“你被误伤哪了?”

    毛贝贝指了指肚子,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严重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严重,就是差点被一脚踹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喝水?或者吃点水果?我让李婶给你弄。”

    米深抓着她的手不放,“你少给我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道:“如果你家实在太乱的话,要不去我那里待几天吧?”

    “水月居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她拒绝的很干脆,“我待不习惯的,而且,你四叔不是不喜欢生人么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,不想给她添麻烦吧。

    米深清楚她的性格,也就没再多说。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房间,“你去洗漱吧,我帮你收拾一下房间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却瞅了一眼窗外的夕阳,“天都要黑了,还洗漱干嘛?”

    米深白了她一眼,“我还没吃饭呢?你陪我一起出去吃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