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43章 除了四叔,无欲无求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厉封昶站着没动,镇定如他,这个时候也是怔愣了好几秒。

    “四叔……”米深揪着被子,一张脸红的要沸腾了。

    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,这张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……

    厉封昶这个时候总算是反应过来,觑了眼她白里透红的小脸,面无表情的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带上房门的一瞬,听见里面传来她的哀嚎声,浅薄的唇角禁不住往上勾了勾。

    他未在房间门口逗留,迈步走向厨房,一边拿起手机,拨通了楚晋炤的电话……

    彼时,楚晋炤正匆匆忙忙穿好衣服,发型都来不及梳理就出了门,刚将车从自家车库里倒出来,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别催了,我就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男人低沉的声音平淡的截断他,“不用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默了半晌,“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晋炤一脸见鬼的表情,“我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睡觉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是电话被直接挂断的嘟嘟声——

    楚晋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想砸了方向盘!!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水月居,卫浴间。

    米深迅速拾掇了自己,坐在马桶上喘口气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的情形,活了十八年,她第一次有了想把自己给掐死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然,要掐死这么如花似玉的自己,她下不去这手,于是纠结郁闷了大半天以后,拨通了毛贝贝的电话,打算跟她吐下苦水。

    电话刚被接通,她就迫不及待的问:“毛小贝,你知道我上个月大姨妈什么时候光临的么?”

    她的姨妈日她从来不记得,但是毛贝贝每次都能帮她记得很清楚。所以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筒里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毛小贝?”

    这丫肯定接了电话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作罢挂掉电话的时候,听筒里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低沉的、磁性的、好听的……男人嗓音。

    “她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米深愣了两秒,迅速将电话从耳朵上拿下来,确认没有打错电话之后,再一次拿起来,“你是……未婚夫先生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低沉的声音,带着一丝丝的傲娇和优雅,听的米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齐刷刷的站立起来,“还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了。”米深觉得,她的舌头要打结了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以后,坐在马桶上久久的不能平复亢奋激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孤男寡女……

    毛小贝的春天啊~~

    卫浴间门外忽然有动静,她一个激灵,从马桶上站起身,捂着还有点断断续续疼的肚子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灯亮着,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几乎一下子跃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给她换掉弄脏的被褥。

    那洁白的床单上,还残留着她的血渍……

    米深扭捏着走过去,很不好意思,“四叔……我自己换吧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回头看她一眼,“把那杯红糖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床头柜上果然放着一杯红糖水,还冒着热气,看上去味道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叔竟然知道女生大姨妈要喝红糖水?

    好暖~~~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厉封昶已经利落的将被单都换好了。

    见她还杵在那,便亲自过去端了那杯红糖水递给她,“喝了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四叔。”她伸手接过,咕噜咕噜喝下去。

    甜甜的,从舌尖一直甜到心坎里。

    她握着杯子,只要一抬眸,就能透过透明的杯壁,看见四叔模糊的影子。灯光打在杯壁上,视线周围都被镀上了一层梦幻的白光,有一瞬间的错觉,好像她和他,都变得那样不真实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,直到手被覆上一层绵软的温度。

    厉封昶握着她的手,将杯子一并拿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朦胧的光晕消失了,少了玻璃的隔阂,他清晰的映入她的眼帘,从梦幻变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话想跟我说么?”他握着她的指尖,声音绵柔。

    米深红了脸,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厉封昶将她手里的杯子拿下来放到一边,认真看着她,“你说,你想通了?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米深一张脸红透了,低垂着眉眼不敢看他,“就是……您所理解的那种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厉封昶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,“嗯……还是没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智商那么高,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叱咤商界,不依附厉家,全凭自己的本事打拼到今天这样的地位,他会不理解她的意思?

    只怕是,她还没那么说之前,他就已经从她的态度里察觉到了什么了吧?

    拉着她手的力道忽的一重,她不由自主的往前挪了两步,一下贴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厉封昶一只手握着她的小手,另一只手攀上她的小脸,挑起她的下巴,让她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深深,我是真的不太明白。你告诉四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声音魅惑,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魔力,听的米深恨不得头发都站起来,却偏偏无法抵抗那种魔力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,“我……我喜欢四叔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唇角勾起一抹浅弧,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仰着头,极力镇定自己的气场,大胆迎上他的深邃的视线,“我说,我喜欢四叔,不是晚辈对长辈的那种喜欢,是女生对男人的那种喜欢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厉封昶忽然低头,毫无防备的吻上了她的唇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清晨,米深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翻了个身,撞进了某人结实宽阔的怀抱。

    长臂一伸,厉封昶直接将她捞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四叔。”米深眯了眯眼,往他怀里蹭了蹭,又有点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厉封昶揉着她的发,“后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很放心的靠在他怀里继续眯着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那一热.吻之后,他们已经说好了,要顺其自然的发展,在她愿意之前,他们不会做任何越轨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十八岁也不行。

    他答应了,便必然会做到。

    厉封昶垂眸看着她,眼中溢满宠溺,“想好要什么礼物了么?”

    米深摇摇头,伸手圈住了他劲瘦的腰,“四叔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,除了四叔,无欲无求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