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41章 五人之餐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forddenfruit餐厅,译名禁果餐厅。

    据说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意大利人,之所以取这个名字,是因为他的太太在成为他的太太之前,也是他的妹妹……

    哦,有点绕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兄妹,并非是嫡亲的,家庭情况有点复杂,也没人真正去究根结底,外界传来就说他们是兄妹恋。

    这个梗米深原本不知道,是上次跟四叔在这儿吃了顿饭以后,觉得这里的菜味道好极了,回家闲着无聊就随便查了一下。一查,就蹦出了这些八卦。

    在网页上还专门有个讨论吧,里面翻来覆去说的最多的,还是这段“不伦恋”。

    有网友说,一些男人喜欢带小三小四过来吃饭,来这里好像就代表着享受刺激和禁忌之恋。

    所以米深好一段时间都怀疑,上次四叔带她去forddenfruit吃饭,是不是别有用意,毕竟她跟四叔也是禁忌……但是她又实在拒绝不了美食的诱.惑,所以为了避免尴尬,她还顺便叫上了毛贝贝。

    厉封昶没有反对,三个人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,由服务员领着走向靠窗的一张餐桌。

    一袭黑色休闲服、长相俊美的男人已经等在那了。

    米深看见,愣了一下,“楚叔?”

    他怎么也在这儿?

    而且看样子,还是跟四叔约好的?

    楚晋炤手里拿着菜单,看见她惊讶的表情,不满的扫了眼厉封昶,“看来你四叔没说?今天是我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米深一呆,看向自家淡定的不行的四叔,有点尬,“早知道是您生日,我该准备点小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微笑,“都是自家人,瞎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已经抽开一张椅子给米深,“你才刚好,不要久站,先坐下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米深点点头坐下来,厉封昶在她身边的凳子上坐下来,两人紧挨在一起。

    毛贝贝也在楚晋炤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来,但是刚坐下来就觉得哪里不对。她一低头,视线就落在面前的桌子上,嗯……

    桌面上放着一个黑色的钥匙包。

    “楚先生,您的钥匙包。”毛贝贝自然而然的以为那是楚晋炤的,随手拿过就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楚晋炤却笑了笑,“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唔?”毛贝贝一噎,还没来得及问,楚晋炤就转头看向洗手间的方向,“容焰那小子怎么上个洗手间这么慢?”

    毛贝贝神色一僵,“您刚刚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楚晋炤却是眼前一亮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和毛贝贝同时抬头看过去,一抹修长的男人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黑色西裤,白色衬衫,身影挺拔,气质逼人,五官精致,眉眼深邃……米深颇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在哪里见过呢?

    她想着,不经意的一回头,却发现餐桌对面,毛贝贝不见了。

    目光再是一偏,就看见她猫着腰从过道里一步步的往前挪动。

    哦,她想起来了!!

    这男的不就是上次在叶家晚宴上碰到过的……毛贝贝的未婚夫?!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,就见那个男人脚步一转,直接拐到了毛贝贝这边的过道里,并且堪堪在她跟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毛贝贝动作一僵,就从头顶砸下来男人低沉的嗓音:“谁家的宠物也不牵好了?”

    楚晋炤转眸,有些惊讶:“毛小姐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……我掉了粒扣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深呼吸,场面有点太激烈,她不太敢看。

    厉封昶依旧淡若春风,提起茶壶给米深倒了一杯茶,“先喝点暖暖胃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餐桌上气氛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平时叽叽喳喳惯了的毛贝贝,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饭,还真的让米深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厉封昶话也不多,全程把他们当空气,只照顾米深。

    那个叫容焰的男人,也几乎没什么话,一顿饭就楚晋炤一个人在维持气氛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冷下来,米深一抬眼睛,就能接收到毛贝贝发过来的求救信号。

    “sos,救命!!”

    米深眨眨眼,故作淡定的站起身,“那个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触电似的也一下站了起来,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两个女孩走远了,楚晋炤才回头瞅了眼容焰,“你跟毛家小姐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容焰慢条斯理的抿了口酒,“男人跟女人,还能是哪种关系?”

    楚晋炤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小,你都下的去手?”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,又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厉封昶,“都是禽兽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掀起眼帘扫了她一眼,容焰则晃着手中的酒杯,轻嗤:“能比你还禽兽么?十八岁就毁了聂家姑娘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脸上的笑容顿时都消失了,“还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容焰摊手,“你先招我的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,厉封昶淡定剥虾,褪去虾壳,将嫩白的虾肉放进了米深的盘子里,仿佛对这一切置若罔闻,又似乎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洗手间的门“啪”的一声关上,毛贝贝靠着门板,重重吁了一口气,“我的妈,从没吃过这么憋屈的饭。”

    米深挠挠脑袋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怎么会跟你四叔和楚晋炤认识?早知道他会来,打死我也不来啊。”

    米深也很是疑惑,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竟然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而且,四叔只说带她出门吃饭,没有告诉她,今天是楚晋炤的生日,也没有说还有个不认识的男人过来。不过能跟四叔和楚叔一起吃饭,应该交情很好吧。

    但是她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个容先生,不是本地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是海城的。”毛贝贝噘嘴,“我真是,看到他我就头疼。”

    米深拧拧眉,本来以为只有她跟四叔两个人,为免尴尬,她才拉上毛贝贝一起来。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“要不你先撤吧?”

    毛贝贝一脸绝望,“可是餐厅出口就一个,我往哪撤啊?”

    米深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米深独自从洗手间走出来,餐桌旁已只剩下厉封昶一人。他对面的位置上,不见容焰,也不见楚晋炤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