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36章 是她家四叔的行事风格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米深睡至半夜又醒了,迷迷糊糊中总有种被人盯的毛骨悚然的感觉,一睁眼便看见眼前一个模糊的黑影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吓了一跳,猛地起身,却直接跟那黑影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两声痛呼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房内灯光骤亮,毛贝贝捂着鼻子,眼泪簌簌往下掉,“米小深,我要跟你绝交!”

    米深正好砸中脑门上的伤口,顿时疼的龇牙咧嘴,再去看毛贝贝,也没好到哪里去,鼻血都被砸出来了,顿时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丫大半夜的不睡觉,装神弄鬼的干嘛?”

    毛贝贝拿纸巾擦拭鼻血,一脸的欲哭无泪,“我不是睡不着,想找你说会话嘛,看你睡的挺香,就想帮你把哈喇子擦一下,结果你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也是无语,“你睡觉才流哈喇子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揉揉鼻子,一屁股在她对面坐下,“你刚刚一直叫四叔,梦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眨眨眼,“少唬我,我都没做梦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笑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,“你刚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三秒,证明你心虚。”

    “我天天心虚,不仅心虚,我还肾虚。”米深抱着被子靠好,顺便赏赐她一记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米小深,我告诉你一个鬼故事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大半夜的,抽风说鬼故事?

    毛贝贝搓了搓她的两只爪子,语气威胁,“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米深哭丧脸,“你还有没有人性?我现在病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生病跟我无关,我只知道我爪子痒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心有余悸的扫了眼她的爪子,“怕了你了,快说!”

    毛贝贝凑过来一些,满脸的神秘兮兮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跟欧镐宁的新闻,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?不见了?”

    毛贝贝直接掏出手机翻给她看,“你看,没有一点点痕迹。”

    米深默。

    动动脚趾头她都能想得到,肯定是四叔出手了。

    毛贝贝瞅着她,“你知道现在热搜第一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毛贝贝点开热搜榜,排在no.1的一排红艳艳的标题“欧镐宁疑似出柜”。

    米深一眼扫过去,不仅no.1,往下一直到no10,都有欧镐宁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欧镐宁绯闻女友”、“欧镐宁萧语清开.房同宿一整夜”、“欧镐宁出道前疑似被包.养”、“欧镐宁身世成谜”、“欧镐宁耍大牌,虐待助理”“天价片酬欧镐宁”……

    一排的标题,随便哪一条挑出来都极具争议。

    米深看的有点懵,“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网上都炸了,而且只要是有人敢评论你的名字,马上被删的无影无踪。大家都说,欧镐宁摊上大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米深淡淡的应,思绪百转,这行事作风,倒是挺像四叔的。

    毛贝贝抿抿唇,盯着米深一个劲的看。

    米深反应过来,“我知道我长得好看,可你也不至于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看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摸着下巴,“米小深,我发现你看到这些,一点也不惊讶?”

    她看到这些的时候,可是整个人都沸腾了。反观米深,淡定的不行,好像这新闻内容跟她半毛钱关系没有似的。

    米深笑笑,“这事儿肯定是我四叔干的,有什么好惊讶的?”

    “啧啧。你现在都被欧镐宁的七千万粉丝,列为头号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啊,欧镐宁那家伙,根本就是个狂妄自大的自恋狂,除了长得帅点,演技好点,人品极其恶劣。当初我真是瞎了眼,还那么欣赏他……对了贝贝,你也赶紧从他的粉丝会里退出来吧,不要被污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我好不容易才要到名额挤进去的,才不要退出呢。”

    米深:“→_→!!!”

    不想跟脑残粉说话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江南名居,一间欧式独栋别墅内,静谧安然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嗡——”床头柜的手机忽然嗡嗡的震动起来,被窝动了动,一只修长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,摸到了手机,一把抓进去。

    男人绵软暗哑的声音从棉被里传出来,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听筒里,秦牧的声音都要炸了,“我的大少爷,你还在睡觉,你都上热搜了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炸的他耳朵疼,将手机拿的远了些,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上热搜这种事对他来说,根本就是家常便饭。而且,今天白天他不是还在热搜上飘着呢嘛。

    秦牧的声音包含了急切,“不是白天的那个……你先自己看看。”

    欧镐宁不耐的放下手机,打算多睡会的,但是听筒里立刻传来秦牧炮弹式的轰击:“别睡了我的少爷,我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,你先看看,我去跟李代表商量下对策。”

    欧镐宁揉揉头发,颇为苦恼的挣扎着拿起手机。

    片刻后,被子直接被掀开,男人直接从床上坐起了身子,拿着手机翻动着上面的新闻,勾了勾唇角,笑容意味深长,“有趣~~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洒下,在还未散去的淡淡晨雾中,更显温暖柔和。

    靳如墨从出租车上下来,正要往住院部大门口走,从他身后驶过来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汽车吸引了他的目光,他几乎一眼就认出了那辆车是厉封昶的。

    实在不是他记性好,而是这辆车在暖城仅此一辆,且那独特的车牌号码,也让人过目难忘。

    他脚步下意识的顿了顿,就见车门打开,穿着西装的男人迈腿走下来。

    晨光中,他身影越发显得修长挺拔,气质卓绝非同一般,俊逸的眉眼之间透着淡淡的疲倦,带着风尘仆仆而归的气息。

    靳如墨微微弯腰颔首,语调不轻不重的叫了一声,“厉先生。”

    厉封昶淡漠的视线从他脸上扫过,随即落在他手中拎着的保温盒上,“靳少爷来看病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望米深的。”

    自知瞒不过他,所以他干脆也不转弯抹角,直言道。

    厉封昶对上他那双清俊眉眼,神情中没有丝毫波澜,“那就一起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靳如墨愣了一下,随即抬脚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推开病房的门,房内空空荡荡,两张床上都没见人,反而是卫生间里的灯亮着,并且传来说话声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