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34章 因不能跟她同享这阳光而心生失落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米深浑浑噩噩的,只觉得被人抱上了车,脸颊靠在一个温暖的、带着淡淡皂香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晕的厉害,努力将眼睛撑开一条缝隙,却只看见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昏黄路灯,再接着就是一阵难受的眩晕,不得不重新合上眼帘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……”低柔的男孩声音在耳畔萦绕,微凉的指尖被裹进了一只温润如玉的手掌之间。

    她实在晕乎的不行,被一层层的晕眩席卷,再一次陷入昏睡……

    耳边迷迷糊糊听见说话声,米深的意识逐渐清醒。

    入目仍旧是洁白干净的天花板,只不过,从校医务室换成了市中心医院的病房。

    眼前有人影晃动,她眨了眨眼睛,视线从朦胧恢复至清明。

    男人俊朗的五官清晰映入眼帘,穿着白大褂,比之平时更显得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她苍白的唇动了动,声音有些沙哑,“楚叔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正亲自给她打吊针,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,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声音极低,躺在床上,晕眩感好了一些,但浑身仍提不起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毛贝贝守在一边,看着吊针扎进米深手背,下意识的握了握她的手,像是要给她勇气似的冲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楚晋炤直起腰来,将医用托盘给了身边的护士,双手插.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晕。”米深老老实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想吐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点点头,笑容长辈般温和,“ct结果我会跟进的,你好好休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楚叔。”

    楚晋炤离开后,毛贝贝趴在病床边,握着米深的手,深情款款:“你刚刚吓死我了,好在有如墨学长,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米深笑:“你不是女汉纸么?扛着我来医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人家明明是弱不经风的弱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靳如墨没走,片刻后拎着塑料袋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米深看见他,心中五味杂陈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半晌憋出一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靳如墨抿唇微笑,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笑容温暖,看的米深心头一热。

    毛贝贝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站起身来,“那什么,时候也不早了。如墨学长你回去吧,深深我陪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靳如墨点点头,将手中的塑料袋递了过来,“随便买了点洗漱用品,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接过袋子就掏钱包,“多少钱?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他只淡淡说了一句,又看了米深一眼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毛巾、牙刷、牙膏、脸盆、袜子……”毛贝贝打开袋子,一一细数,“如墨学长好暖。”

    米深正要说话,包包里的手机却忽然震动了。

    “贝贝,给我拿下手机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还晕乎着,不能乱动,怕又一不小心厥过去。

    毛贝贝拿出手机,顺带瞄了一眼,嘴角立刻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“是四叔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她已经伸手替她滑向了接听键,并将电话放在了米深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深深。”电话那端,传来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,听到这声音,米深顿觉心安。

    “四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晕么?”

    看样子,他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抿抿唇,忽然觉得有点儿委屈。

    这委屈来的突然,在毛贝贝面前没有,在靳如墨面前没有,在四叔面前暴露了。尽管他们现在只是在通电话,他此刻并不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,我叫冷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动了动唇,实在是面对着毛贝贝那张嬉笑的脸,没办法说出任何心里话,抿了抿唇道:“四叔,你哪天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两天,我会安排好一切,你好好休息,什么都不要管。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米深有些失望,“嗯。好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,深沉的目光落在外面宏伟的建筑上,心绪却已经漂洋过海,飞到暖城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暖城应是华灯重重,可他这边却是朝阳正盛,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,因不能跟她同享这阳光而心生失落。

    艾米叩门进来,“总裁,车已经备好,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艾米手里端着个托盘,上面是一套干净整洁、熨烫的几乎一丝褶子也没有的白色休闲服。他们今天要去见客户,约好的高尔夫球场。生意场上,端的是在吃喝玩乐中谈生意。

    厉封昶扫了一眼,“把后面三天重要的行程全排在今天下午,其余的暂且推后。另外,订晚上回去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艾米愣了一下,“今天晚上就回去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已经迈步过来,拿过休闲服,进了换衣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冷影来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。

    米深一直晕乎乎的,大概是之前睡的太多,现在死活都睡不着,正躺在床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旁边的陪护床上,毛贝贝戴着眼镜儿在写稿子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的一刹那,两人的视线同时朝门口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冷影一愣,“毛小姐也在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嘿嘿笑着打招呼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冷影点点头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转而看向米深,“五小姐,你感觉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已经。”

    冷影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床边,“我买了水果,你吃么?”

    之前一直晕晕的想吐,晚饭没吃,滴水未沾,到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听他问,米深往水果袋上瞅了眼,“你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葡萄、香蕉、苹果,都是你平时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我吃个葡萄。”

    冷影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给她剥。

    病房里没有开灯,只有电视机发出荧蓝的光芒,房间内光影绰绰。

    毛贝贝敲着字,忽然有点卡文,脑袋一转,视线落在米深这边。正巧看见冷影剥了葡萄喂她,那温柔的眼神中似乎包含了什么不一样的情绪。而米深则盯着电视机,完全没有察觉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毛贝贝咬咬笔杆,眼睛里闪过一抹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冷影视线不经意的一转,冷不丁对上毛贝贝的目光,眼神微滞,很快的垂下了眼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