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首席心尖宠:早安,小甜妻 第133章 晕的厉害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夏夜梦戈

    米深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皱皱眉睁开眼,入目是干净纯白的天花板,呼吸间是淡淡的医用药水味。

    忽然一只脑袋伸过来,米深吓一跳,下意识的抬手,一巴掌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毛贝贝痛呼,“米小深,你丫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米深视线右转,落在病床边的毛贝贝脸上。她正捂着脑门,一脸哀怨的瞅着她。

    “贝贝?”

    毛贝贝揉了揉脑门,“算了算了,看在你受了伤的份上,不跟你闹。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米深环视了一圈四周,闭了闭眼道:“晕~”

    “完了。不会撞成脑震荡了吧?”

    正这个时候,病房门被人推开,米深视线调转,落在进来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毛贝贝站起身,“如墨学长,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靳如墨眉头皱着,神情有几分凝重,视线落在米深的脸上,“等几分钟,如果她晕的厉害,就要去医院检查。”

    校医务室设备简陋,只能处理些简单的皮外伤,米深脑门上的伤口已经处理了,但是有没有撞成脑震荡还需要去正规医院做检查。

    靳如墨抬脚走了过来,黑漆漆的眸子始终看着米深,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动了动唇,实在晕眩的厉害,闭上眼睛缓了缓,再睁开,“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靳如墨盯着她苍白的脸色,微微抿了唇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门口靳漫漫跟董雪翎一前一后跟了过来,毛贝贝一见她们两,顿时跳起来挡在病床前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靳漫漫视线越过她,看向站在病床前的靳如墨,而董雪翎则看了看病床上的米深,“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虽然说她们讨厌米深和毛贝贝,但是究其根本原因,也只是看不惯而已,真没到那种深仇大恨,非要搞死对方的那一步。米深刚流了不少血,董雪翎看着也是几分心惊。

    她更担心的是米深会跟厉封昶告状……

    毛贝贝往旁边一挡,将她视线截断,“我们深深命大着呢,怎么?你失望了?”

    “毛贝贝,你还好意思说,要不是你非要抢我手机,会搞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了?”毛贝贝越说越气上心头,撸起袖子,“是想打一架么?来啊,我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贝贝……”米深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毛贝贝回头看向她,“深深,你睡你的,这两货我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董雪翎脸一刹黑了,什么叫这两货啊?这毛贝贝说话,总是噎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靳漫漫忽然开口,“哥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,叫的是靳如墨。

    靳如墨似乎这个时候才知道她来了似的,转过头来,平淡的目光迎上她的。

    靳漫漫抿了抿唇,“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让他管米深,更不想在他眼里看到那种在乎至极的神情,她会疯。

    靳如墨声音平淡如水,“你先回去吧,我等会会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董雪翎忙道,“漫漫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扫了她两一眼,顿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走吧,我留在这里陪米深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这个你们,自然也包括了靳如墨。

    米深也道:“我想休息会,贝贝,你在这里陪着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点点头,挨着床边坐下来,“嗯,我在这里陪你,你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见状,靳如墨抿了抿唇,再盯着米深看了片刻,才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靳漫漫和董雪翎也就跟着出去了,病房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米深闭着眼睛,听见毛贝贝幽幽的叹息声,“唉,你说,靳如墨这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深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晕过去,他冲过来抱着你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心疼的不得了。把你从教室抱到医务室,一下不带歇的。我真有种感觉,要是你真出了事,他不会放过靳漫漫跟董雪翎。”

    “贝贝……”米深长睫微动,闭着眼睛叫了叫她的名字,“我困,眯一会,你在这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米深这一觉,直接睡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悠悠转醒的时候,窗外已经黑漆漆一片,头顶灯光雪亮,刺的她眼睛胀痛。

    毛贝贝趴在病床边睡着了,米深动了动,撑着胳膊坐起身。

    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,她抬手扶额,缓了一会,才去推毛贝贝。

    毛贝贝迷迷糊糊被叫醒,眼神还有些迷瞪,看见米深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揉了揉眼睛,“深深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米深点点头,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毛贝贝看了看钟点,“七点。你现在感觉好点没有?”

    她其实还晕着,但是不想让她担心,点点头,“好一点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毛贝贝一边搀着她往外走,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,“我找人问了,‘美丽珊瑚’不是靳漫漫和董雪翎的微博,你睡着的两个小时里,那个臭珊瑚还在继续大放厥词,越说越没谱。我跟她怼了两小时,愣是没怼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忽然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止住话头转头一看,吓了一跳,“深深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米深一手被她扶着,一手扶着门框,脚还没踏出医务室的大门,一股强烈的晕眩感便朝她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她的脸色越发卡白起来,毛贝贝吓坏了,“深深,深深?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米深的手指紧紧的握着门框,力道之大,握的骨关节都微微泛白。那晕眩感一阵接一阵的朝她袭来,并且还伴随着一阵阵的恶心感,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,即便闭着眼睛,眼前的黑暗都在旋转……

    短短十几秒钟,她却像煎熬了十几分钟那么漫长,咬紧了牙关撑着,浑身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意识一阵清醒一阵模糊,整个人都感觉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倏地左手手腕一紧,她模糊睁眼,只看见一张清俊的眉眼。

    下一秒,有人将她打横抱起,她紧咬的齿关松懈,晕眩感稍减。

    毛贝贝看着忽然出现的人愣了一下,“如墨学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两个小时前就走掉了么?

    靳如墨垂首看着怀里的女孩儿,声音低柔,“闭上眼睛,我这就送你去医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