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42章 人生难得一只鸡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乔治笙整整在长宁待了一个月才出院,依着宋喜的意思,她还想让他多住一个礼拜,但最近任丽娜似乎有所察觉,乔治笙和元宝同时‘很忙’,连续一个月不露面,若不是中间通过电话,她绝对要多心,可饶是如此,她近期也在催问乔治笙在哪儿,如果他忙,她要去看他。

    任丽娜要是知道乔治笙中枪,指不定要心疼成什么样,所以大家才瞒着她,根本不让她知道这事儿,乔治笙现在可以走路,也可以不用人扶,但难免左腿不吃力,看起来像是跛的。

    宋喜也是灵机一动,出声道:“要不然你跟妈说,你扭了脚,省得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脑海中忽然出现一副熟悉的画面,卖拐,虽然乔治笙走路没有那么夸张,但她还是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乔治笙心想,若是普通人说崴脚倒也过得去,但这种事儿在他身上可能吗?任丽娜就算再单纯也不会被这种烂借口给骗到。

    “我是伤在腿上,你就别给我脚加戏了。”乔治笙否定宋喜的提议。

    宋喜问:“那你这样怎么回家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连蒙带骗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笼统,宋喜还以为怎么个连蒙带骗法,谁料车子开到老宅门口,他下车的时候还要人扶,结果等到房门一打开,他立马自己跨进去,步伐稳健,根本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任丽娜很想乔治笙,但母子二人打小儿就没习惯太过亲昵的举动,所以她也只是站在两人面前,脸上带着笑容,让他们快进来。

    小杰从里面跑出来,往常都找宋喜,今儿也不知怎么了,直奔乔治笙而来,热情洋溢,一把抱住他的右腿,正因为是右腿,宋喜才忍住没拦。

    任丽娜笑道:“我跟他说你们要来,他一直念叨着干爹干妈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弯下腰,将小杰抱起来,宋喜很担心他的腿,马上说:“小杰,来,干妈抱。”

    小杰倒是个朝秦暮楚的,马上便投入宋喜的怀抱,宋喜不着痕迹的挡在乔治笙身前,他站在她身后,一手扶着墙换拖鞋,任丽娜也没注意。

    迈步往里走的时候,宋喜扭头看乔治笙,他回以一记特别温柔的目光,示意她没事,她看他走的跟正常人一模一样,惊讶的同时,心里也很心疼。

    好在后来乔治笙坐在沙发上也不用来回走动,任丽娜一点儿都没怀疑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吃过饭,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天,乔治笙开口说:“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道:“你们走吧,一会儿我哄小杰睡觉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乔治笙住院,宋喜没回翠城山住过,都是在乔家住的,如今乔治笙‘出差’回来,宋喜自然是要跟他走的,任丽娜先发制人,表示要把小杰留下。

    但乔治笙却说:“孩子晚上跟我们一起住,明天我让人给你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明显舍不得,出声说:“那还来回折腾什么,你们两个白天都忙,就放我这儿吧,晚上下班过来吃饭,周末带出去玩儿一玩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知道,乔治笙有自己的想法,他答应过何母,以后把小杰当亲生儿子养,如果是亲生的,又怎会不放在自己身边?

    怕乔治笙太强硬惹得任丽娜不舒服,宋喜微笑着对一旁玩儿玩具的孩子道:“小杰,你晚上想在奶奶这边住,还是跟干爹干妈回去住?”

    小杰侧头看来,出声问:“不在这里住吗?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他每天跟任丽娜朝夕相处,已经从最初的认生到现在的习惯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这里是奶奶家,你想住在这里就住这里,干爹干妈要回另一个地方住。”

    她还在帮任丽娜争取,任丽娜也顺势道:“小杰留下跟奶奶住吧,晚上奶奶陪你玩儿乐高。”

    小杰沉默,看样子是在权衡,几秒之后,他放下玩具跑到宋喜和乔治笙身边,小手搭在乔治笙腿上,脸却扎进宋喜怀里,可谓之‘一石二鸟’,绝对没有厚此薄彼,同时去留也表现的特别明显,无论身后任丽娜怎么诱惑,他就是扒着宋喜和乔治笙不放。

    任丽娜的不舍全都写在脸上,宋喜一度怀疑,任丽娜下一句会不会说,要不一起回翠城山住?

    事实上并没有,保姆准备了一些小杰的换洗衣物和物品,宋喜拎着,另一边乔治笙把小杰抱在怀里,迈步往玄关处走,任丽娜的注意力都在小杰身上,宋喜的注意力则在乔治笙腿上。

    差点儿十八里相送,好在车就停在巷子口,宋喜默默地数了,乔治笙一共走了四十七步,可把她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多次承诺,明儿一早就把小杰送回来,任丽娜这才松开小杰的手,眼泪汪汪的站在车边目送。

    等到车子开了,宋喜把小杰从乔治笙腿上抱走,看着他问:“腿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贯的面色镇定,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轻蹙着眉头说:“别什么都不当回事儿,你这次是幸运没伤到骨头,不然你三五个月都下不来床。”

    她是职业使然,加之又是这种关系,见不得他有丁点儿的闪失。

    宋喜自己没觉着有什么,乔治笙也习惯了,但小杰却忽然奶声奶气的说了句:“干妈不要跟干爹吵架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向小杰,见他正怯生生又很是天真的盯着她看,似是不晓得她会不会也朝他发火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就软下来,宋喜柔声说:“干妈没有跟干爹吵架,我只是在跟他讲道理,干爹不听话,做得不好,当然要批评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杰认真的点了点头,随后说:“小孩子做错事要批评,大人做错事也要批评。”

    宋喜摸了摸他的头,满眼宠溺,“对啊,小杰太棒了,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当他脆生生的喊着爸爸两个字的时候,宋喜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,那是高兴和伤心激烈碰撞,肌肉不能马上调整到与心情同样的频率。

    乔治笙很适时的开了口,对小杰说:“你以后要听干妈的话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大人要听,小孩子也要听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杰似懂非懂,可还是乖乖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宋喜想到何裕森,心底五味杂陈,乔治笙握住她的手,悄无声息的给她支撑,她压下涌到鼻尖的酸涩,重新展露笑颜,看着小杰说:“一会儿回家,干妈给你讲故事,今天的主题是朋友,你要知道,我们这辈子最大的财富之一,就是朋友,也叫知己。”

    小杰问:“几只鸡?”

    宋喜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小杰又问了一遍:“几只鸡?”

    宋喜:“什么几只鸡?”

    只有乔治笙听懂小杰的点,将他重新抱回到自己腿上,垂目睨着他道:“不需要太多,有时候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小杰说:“一只鸡就够了。”一笙有喜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