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6章 更重要的事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进门刚走了三四步就蹙起眉头,看向靠坐在床边的乔治笙,严肃脸道:“你抽烟了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许是觉得没有说服力,所以面不改色的把兄弟卖了,“佟昊抽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正赶上帮乔治笙毁尸灭迹的佟昊从洗手间里面出来,闻言,他僵在原地,宋喜朝他看去,佟昊一时间只想找个地缝钻起来,愣是几秒后才道:“没忍住,下回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宋喜走到病床边,看了眼上面的吊瓶,还剩下十分钟的量,调了调滴管速度,问:“有没有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原本她进来检查一下就要走的,佟昊见状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你们聊完了吗?”

    佟昊应声:“聊完了,我去看元宝。”

    佟昊走后,病房中只剩下宋喜和乔治笙两人,乔治笙伸出没有打点滴的手,将宋喜的手从白大褂口袋里拉出来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站在原地不动,乔治笙拉着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不出声,乔治笙心知肚明,“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宋喜站着,比他高一截,略微俯视的目光瞄着他,她出声道:“又在病房里抽烟,还赖在佟昊身上,你当我智商有缺陷?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底含笑,轻声问:“你怎么猜到的?”

    宋喜挑眉回道:“只要他一进来,房里就有烟味儿,刚开始我以为是你们两个一起抽的,后来我警告过他,要是再带着你一起抽烟,下回进门之前就搜身,这回好了,他不抽了,换你自己抽,用不用我再给你打两瓶威士忌消消毒?”

    乔治笙这回连唇角都勾起来,手上稍微用力,将他拉到身旁坐下,环着她的腰道:“我老婆就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买账,“你少来,说好了趁着最近住院顺道把烟戒了,你还偷着抽,我是能看你一时,我能看你一辈子吗?赶明儿你随便说找佟昊聊件大事儿,门一关,你在里面可劲儿抽,一包不够抽两包……”

    宋喜教训起人来毫不留情,哪怕对面的人是乔治笙,难得乔治笙也一副乖顺的模样,无论她说什么,他都面不改色的老实听着,时不时的还‘嗯’上一声,表示配合。

    等宋喜说完了,气鼓鼓的别开视线,乔治笙开口道:“医生说的话可以不听,老婆说的话一定要记在心里,好了,我答应你,真的不抽了,下回就算佟昊把烟摆在我面前,我也绝对不抽。”

    如果佟昊在的话,他一定一脸‘what?’,说的好像他把烟摆在乔治笙面前了一样。

    宋喜等到乔治笙郑重其事的保证,这才稍稍偏过后,斜着他问:“说话算话?”

    乔治笙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喜勾起唇角,变脸比变天还快。

    乔治笙将她拉下来亲了一会儿,待她心情彻底变好之后,他才道:“你刚才说的都对,只有一句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哪句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你说能看我一时,不能看我一辈子,为什么不能看一辈子?嫌我烦,还是嫌一辈子太长?”

    若不是他提起,宋喜都忘记自己有说过这句话,闻言,她故意不以为意的道:“当然是嫌一辈子唠叨你太烦了,你以为我是个话多的人吗?我一直都是走高冷范儿的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因为受伤失血,所以脸色比以往要白,更显得一双瞳孔黑的惊人,宋喜对上他的视线,熟悉的危险感,她刚想跑,乔治笙用力一拉,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,将她按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宋喜想说他闹什么,手上还插着针头呢,她不敢用力,只能被他搂在怀里,用力吻着。

    宋喜尝到了烟味儿,牛奶味儿,还有她早上强塞给他的各种水果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不是开玩笑,也不管他知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,总之宋喜不能在乔治笙面前提烦或者腻,或者一辈子太长这样的字眼,不然他就会坏脾气上身,各种方式让她知道说错话的后果。

    良久,宋喜乖顺的窝在乔治笙怀里,因为缺氧,闭着眼睛快要睡着,他单手抱着她,低声道:“一辈子很长吗?我们还有很多没做的事儿,孩子也没生。”

    宋喜马上反口一句:“就你这个抽烟法儿,别想要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戒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一阵温暖,抬手拍了拍乔治笙的肩膀,“嗯,乖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帮我做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应声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先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不用说了,我又不累,现在我只照顾你一个人,以前在医院几天几夜连轴转也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完,我不是让你回去休息,没准儿你回去要更忙,早上妈给我打电话,说小杰病了,她刚带他看过医生,叫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回去看看,小杰奶奶最近身体不好,年纪又大了,没力气带,我把孩子送妈那儿也不是个长久之计,以后还是要跟在我们身边,她不知道我在医院,还以为我在外地,只能让你先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喜知道何裕森的死,乔治笙心里一定特别愧疚,所以对于何家的这跟独苗,务必要比自己亲儿子还好,闻言,她片刻迟疑都没有,从他怀里抬起头,出声道:“好,那我一会儿就去妈那边,晚上再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摸着她的头,轻声说:“晚上不用来了,实在想我,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就是知道一定熬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笑了,她总能轻而易举的让他高兴,用元宝的话说,被喜欢的人取悦,一个眼神儿就够了。

    当天宋喜跟乔艾雯一起出的医院,前者是自愿的,后者是被乔治笙勒令撵回家的,乔艾雯最近在医院熬的瘦了一圈儿,白天看乔治笙,晚上看元宝,佟昊都忍不住说:“别看了,再看你哥也不会睡,再看你宝哥也不会醒。”

    是啊,乔治笙天生浅眠,哪怕住院期间,一天也就几个小时,说是乔艾雯来看他,其实就是坐在他身旁,时不时的想要掀起被子看他的腿。

    元宝则是每天昏睡二十几个小时,哪怕短暂的睁眼,也不能说话,乔艾雯有次跟他说:“宝哥,你别怕脏,我一直都在帮你洗脸洗澡。”

    元宝听到这句话,忽然眼睛一闭,一睡又是十几个小时,宋喜说是赶巧,凌岳道:“擦胳膊和擦腿,你分开说,不要说洗澡,他估计是吓晕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