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4章 兄弟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祁丞说完这话也有些后悔,他最近心烦意乱,很容易发火,不无尴尬的别开视线,他连着解了两颗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祁未坐在一旁,沉默十秒钟的样子,唇瓣开启,声音如常,只是略微轻缓的说:“我知道我要学的还有很多,这些年你为公司,为家里付出太多,但就事论事,你用五十亿去走关系,不值。”

    祁丞看着电脑,眉头轻蹙,出声道:“我已经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祁未侧头看着祁丞问:“你答应谁了?”

    祁丞说:“盛市长,我刚跟他吃完饭回来,这个工程是他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祁未闻言,眼底闪过几抹无奈,可还是忍着脾气说:“哥,你都不跟爸商量一下就做决定?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爸现在身体什么状态,你心知肚明,还让他操什么心?”

    祁未说:“你这样就不让他操心了吗?”

    祁丞像是被揪了尾巴的动物,反应很大,当即转头看向祁未,拉着脸大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现在是不是连你也要来教训我,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?”

    祁未从桌边站起,蹙眉道:“我心平气和跟你商量,是你自己听不进去,哥,你以前不这样的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丞险些脱口而出,因为你,因为你我才变成如今这样。

    但话到嘴边,他还是努力忍住了,别开视线,不耐烦的回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祁未道:“我回哪儿?回家之后爸问我今天在公司怎么样,这五十亿的事儿我说是不说?”

    原本祁丞就是极力压制着脾气,听到这句,他像是被点燃的炮筒子,当即起身回道: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祁未无力的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祁丞看着他道:“祁未我告诉你,这个家有爸妈教训我的份儿,没有你教我怎么做事儿的资格,公司是爸打下来的江山,守江山的人也是我,别以为现在爸给了你一些权力,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拿个鸡毛当令箭,你以为我想拿五十亿去开路?现在公司腹背受敌,别人查账都快查到头上来了,难道一动不动坐着等死吗?”

    祁未欲言又止,很多话原本不想说,可祁丞一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模样,他也是气顶心头,开口回道:“你也知道公司是爸打下来的江山,我不否认你这些年的努力,但你最近半年都做了些什么?我不愿意掺和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,因为你惹了乔家,才导致公司这么多负面消息,你拿五十亿是替公司平事儿吗?你是在替你自己平事儿!”

    “爸为什么叫我来公司,他是怕你脑子再不清醒,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要败在你手上,你倒好,一声不响就许诺五十亿出去,你以为整个祁氏都是你一个人赚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你孝顺,公事不说,你女朋友怀孕,你告诉爸妈你们马上就要订婚,全家人开开心心替你筹办婚礼,结果临近婚期,孩子没有了,你说不订就不订,爸因为这事儿差点儿没过去,你告诉我,什么叫孝?你做的哪一件事儿是孝的?”

    祁未一眨不眨的盯着祁丞,这些话也埋在他心里许久了,如今终于爆发,他索性一次说个够。

    “我也告诉你,爸妈不是你一个人的爸妈,他们也是我爸妈,他们为你操的心已经够多了,你要是真的心疼他们,就别再拆了东墙补西墙,本本分分踏踏实实比什么都强!”

    说完,祁未深深地看了一脸煞白的祁丞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关门声,祁丞都还在恍惚,那个从小到大屁颠儿屁颠儿跟在他身后,对他的话从来言听计从深信不疑的小孩子……长大了吗?

    祁未说的都对,祁丞也都明白,可短暂的后悔之后,更多的是人性深处的劣根性,做错了太大的事儿,不敢承认,只想推脱逃避,或者想尽办法补救,生怕家长责怪。

    家长,祁沛泓,祁丞最怕的就是祁沛泓对他失望,他在祁氏这么多年,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祁氏的接班人,可祁沛泓在身体不适之际将祁未弄回来,现在全公司的人都在等着站队,他不能出错,不能。

    祁未现在八成要回家告状了,祁丞赶紧起身往外走,匆匆赶回祁家。

    祁未确实跟祁沛泓说了,只不过是替祁丞讲话,违心的说五十亿虽然是大数目,政府工程也赚不回来,但总归是对祁氏的外界形象有很大帮助,还能顺道在上面留个好印象等等。

    祁丞赶到家里的时候,只见周岚在客厅看电视,他叫了声:“妈,爸呢?”

    “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祁丞走到书房门口,敲了敲门,过来开门的是祁未,兄弟二人在门口处狭路相逢,祁丞看他,他却不看祁丞,身子一侧,从里面出去了。

    祁丞面色不怎么好看,走进书房,看到桌子后面的祁沛泓,正在闭目养神,不晓得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祁丞最怕祁沛泓,祁沛泓一个严肃的眼神儿看过来,他私下里都能懊悔半个月。

    如今祁沛泓不看他,祁丞站在桌子前面,半晌才开口道:“爸。”

    祁沛泓不应声,祁丞心都提到嗓子眼儿,迟疑片刻,硬着头皮说:“我知道是我不好,这半年太急功近利,想为公司多挣一些钱,结果却适得其反,小未说得对,我不孝顺,让你和妈失望,今晚也是一时冲动才说了小未几句,他一定很委屈吧?待会儿我去跟他道歉,他年纪小,我该让着他。”

    祁沛泓缓缓睁开眼,却没有看祁丞,而是抬手拿起桌上的参茶,捧在手中道:“你以为小未来找我告状了?他一句你的不是都没说,还替你讲了半天好话,叫我不要怪你,你压力也很大。”

    祁丞站在原地,垂着视线,脸色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总以为小未不懂事儿,什么都让你一力扛着,现在看来,是我低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祁沛泓话音落下,祁丞脸色忽然一红,因为他想到祁沛泓的言外之意,会不会是高看他了?

    “丞丞……”

    祁丞陷入自己的思绪,只觉得心底脑中皆是翻江倒海,慢半拍儿才反应过来,抬起头,他看向祁沛泓,一瞬间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隔桌对视,祁沛泓良久才道:“我早晚有一天要把公司交给你们的,现在看来,这一天只会早不会晚,你要时刻记着,你们是兄弟,你是哥哥,要照顾弟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