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22章 内忧外患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祁丞私以为沈兆易受了影响,应该有八成的机会会站在自己这边,哪料到两天后,祁氏下属涉案公司忽然来了一帮经侦警员,毫无预兆的开始征集各种公司账目,吓得公司负责人赶紧一层层往上找,待到消息传到祁丞耳朵里,那些警员已经将重要账目带走。

    祁丞发了很大的脾气,责怪下面人为什么要把账目交上去,负责人很委屈的说:“警察办案,来势汹汹,我们事前没有收到任何风声,这帮人也完全不跟我们交流,小张本想把主账本压下来,对方发现之后,直接要以妨碍公务罪把小张带走,我们好说歹说对方才肯放人。”

    祁丞明知跟下面人发脾气没用,愤怒的挂了电话,伸手松了松领带,脸色奇差无比,他真的没想到,沈兆易就算不马上选择跟他做朋友,总不至于突然杀个回马枪,公然跟他当敌人吧?

    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?

    祁丞叫秘书亲自去了一趟经侦科,等了两个多小时,却连沈兆易的人都没见着,没辙,祁丞只好给沈兆易上司,警察局副局关鹏磊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祁丞道:“关局,又来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交情,关鹏磊也没卖关子,直言道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,听说沈兆易叫手下人把你公司的账给带走了?“

    祁丞说:“可不嘛,我叫秘书去找沈科长,秘书在经侦科把椅子都坐穿了,沈科长也没露面儿,您给我指条道,他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关鹏磊说:“这个人工作起来六亲不认,检察院的人他都照查不误,你这回是碰上硬茬子了。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要不您这边帮我通融通融……”

    关鹏磊道:“老弟,按理说你开回口,我不能不帮忙,但上次我就跟你说了,沈兆易属于空降,虽然早前也在经侦干过,但出国几年回来之后,直接就是科长的位置,这里面不排除上头想‘造英雄’做典型,但我也怕他有什么后台,加之他确实是按规矩办事儿,我们也不好过多干涉,别说我,就算你找到纪局那儿去,他也是这个话。”

    祁丞强压着心底焦躁,沉声道:“关局,您知道我这次是受人陷害,祁氏每年给上头交多少的税,公司都单弄个房间,专门放各种奖状和锦旗,现在被查的那家公司也没什么大问题,但细查总会出些纰漏,老哥,这次你真得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关鹏磊沉默半晌,开口道:“我们这边谁都不好出面叫沈兆易停手,除非你能想办法联系比我们还要往上的人,只要上面发话说一句别查,那我们下面也好办事儿。”

    祁丞眉头轻蹙,揣摩着道:“您的意思是,找上面要一道免死金牌?”

    关鹏磊道:“我什么都没说,我只听说今年年底,政府要弄一个什么项目,正在对外募资,应该是盛市长在负责,你有兴趣的话,可以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祁丞懂了,淡笑着说:“谢谢老哥,等这事儿过后,我再亲自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关鹏磊道:“最近世道不怎么太平,趁着某些人分身乏术,赶紧把这事儿解决了,等到那头回过神儿来,就不这么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祁丞应声:“明白,我尽快,沈兆易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关鹏磊说:“我尽量帮你拖一拖,你速度要快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十几分钟,祁丞再挂断电话,心里已经有谱了,叫来助理,“帮我打听一下盛市长今年主要负责什么新项目,需要下面企业拿钱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出去,当天就给了祁丞回复,是市里要在五环外修一个体育馆,如果只是简单地修一个体育馆,拿几个亿出来就当买个好印象,可偏偏盛峥嵘是个极端主义的人,弄什么都要争当第一。

    夜城原本已有几个大型体育馆,但盛峥嵘这次号称要建全国甚至是全亚洲最大的体育馆,首轮预估投资就已超过百亿。

    祁丞听着面前助理的话,心底只剩下无语的冷笑,看来这位盛市长胃口真的很大,才来夜城一年,就奔着‘一炮而红’,会不会太急功近利了一些?

    不过想想盛峥嵘任职期间的履历,无论他在哪个地方任职,当地必兴大型标志性建筑,就像是一只公狮在标属领地,盛峥嵘走过的地方,也一定会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凡打上‘政府工程’四个大字的项目,商人都是避之不及的,明知道没什么油水可捞,不过是帮上头掌权者花钱赚个吆喝,祁丞心底犯难,怪不得关鹏磊会这么爽快的给他指路,这条路不是个好走的路。

    但眼下只有两条路可走,要么求盛峥嵘帮忙,花大价钱‘交’盛家这个朋友;要么硬挺着,叫沈兆易查,但这样一来,税务上的问题势必会影响整个祁氏。

    祁丞坐立难安,极度烦躁的时候,心底更加憎恨乔治笙,如果不是乔治笙,他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。

    动辄大几十亿,祁丞一时间难以抉择,而且不知道怎么跟祁沛泓交代,祁沛泓最近已经很不满他的行为,也叫祁未来公司上班,祁丞觉得自己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外患,还有内忧。

    从前祁沛泓很信任他,什么都交给他来做,可近半年祁沛泓时常询问公司的大小事务不说,上个礼拜竟然亲自来了一趟公司,当着所有股东和高层的面儿,将权力一分为二,交由他和祁未共同管理。

    明面上他跟祁未都是祁家的儿子,这一做法也无可厚非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老爷子偏向祁未,祁丞心底不平衡,他二十几岁就在公司上班,劳心劳力为这个家付出了十几年的光阴,祁未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,之前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,现在一回来就要拿走他一半的权利,凭什么?

    祁未在办公室里一坐就是一整天,外面天不知不觉暗了,他却不想开灯,整个人隐匿在昏暗之下,如果不细看,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一点儿的时候,祁未手机响了,是关鹏磊打来的电话,催问他这边怎么样,说沈兆易正在叫人加班加点的查账,他拖不了太久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