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15章 负荆请罪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何裕森跟乔治笙一样,都是家里的老来子,何母今年已经七十岁了,老公很多年前就已病故,何裕森跟老婆也离婚快两年,香港那边只有她一个人住,佟昊去接她的时候,是跪在她身前告诉她,“对不起伯母,阿森在夜城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一瞬间的楞冲,随后抓着佟昊的手臂,问自己儿子出什么事儿了,其实她心里已然明白,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,佟昊怎么会跪下来说话?

    但人有时就是这样,喜欢自欺欺人,又喜欢装糊涂,直到亲耳从佟昊口中听到:“阿森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扣着佟昊的手臂,头仰起,嘴巴张开,明明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,可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,画面让人看着鸡皮疙瘩泛起。

    除了刚开始时的痛不欲生,佟昊带何母回夜城的途中,她出奇的平静,平静的让人害怕,佟昊忍不住沉声说了句:“伯母,您难过就哭出声来。”

    老人不看佟昊,双眼出神的看着某一处,轻轻摇头,半晌才很低的声音说:“我不哭,阿森很孝顺,他从来不让我掉眼泪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直戳佟昊心坎儿,他很快别开视线,可饶是如此,眼底的红还是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,老邻居跟他说,他爸当年被人一枪打死在家门口,那年他还不到三岁,他妈没让他看最后一眼,后来他爸的仇家总是三番五次的上门滋扰,他妈留下三百五十二块钱后,扔下他一个人跑了。

    在佟昊的童年里,他被冠以父亲是坏人,母亲抛夫弃子的名号,那些小孩子走街串巷的骂他,他见一个打一个,打到他们不敢再说,打到那些小孩儿的家长用棍子指着他的头,说再敢欺负他们家孩子,就打死他。

    佟昊不服,身边有什么就捡什么,还没有半人高的时候,就敢对着三四十岁的人脑袋上扔半块砖头,他挨的打数不胜数,明里的暗里的,直到他长大到任何一个大人也不敢欺负他的年纪。

    很多次他浑身是伤躺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,高烧,感染,难过到极处也会想,如果他妈妈还在身边的话,会不会心疼他?

    但这样的念头每次不会超过五秒钟,他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都很可笑,如果会心疼,当初就不会抛下他。

    佟昊没体会过母爱,却不忍看一个妈妈失去儿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飞机降落夜城,有人来接他们,不是去冰冷的停尸间,而是去到一处住宅,佟昊帮何母打开门,里面很是宽敞,客厅正中间放着一口插着电的冰棺,房里没有多余的人,除了坐在轮椅上的乔治笙。

    何母眼里只有那口棺材,当即加快脚步往棺材前面奔,佟昊怕她摔倒,一路扶着,老人趴在棺材旁往里一看,再熟悉不过的脸,何裕森在来夜城之前,还特地去她那里,陪她吃了顿饭才走,这才短短几十个小时,人怎么就没了呢?

    之前一直没有哭出声的悲恸,也终是在这一刻全部释放,老人腿一软,险些站不稳,全靠佟昊伸手搀着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是刚刚做完腿部手术,搁着正常人,躺在床上都要疼死,可他却一直坐在轮椅上跑来跑去,这会儿更是右脚踏出一步,双臂撑着两侧,企图起身。

    佟昊余光瞥见,不由得眉头一蹙,想过去扶一把,奈何手里还搀着何母,他若撒手,何母一定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治笙没用任何人扶,自己生生从轮椅上站起来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他脸色全白,更显眼白处的血红,那是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折磨,让他无法闭眼休息,哪怕是一秒。

    左腿完全不敢使力,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何母身旁,几米的距离走得他脸上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手扶着棺材边,乔治笙缓缓屈膝,先是右腿,再是左腿,当他左腿弯曲并且受力之时,他脸上明显露出两侧咬肌,眼底也更红了。

    何母趴在棺材边起不来,乔治笙就跪在她身侧,白着脸,红着眼,一字一句的说:“伯母,是我的错,我没有保护好阿森,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从今天开始,我会把小杰当成我亲生儿子,把您当成我妈,欠阿森的我这辈子都还不了,只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穿着黑颜色的裤子,不过很快左腿受伤的位置,那里缓缓晕湿,那是伤口崩开渗出来的血。

    佟昊眉头一蹙,“笙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扶乔治笙起来,乔治笙却一动不动,他跪在那里,背脊挺直,若不是脸色白的吓人,没人能想象到他刚刚取了一颗子弹下来。

    何母伸手摸着何裕森冰凉的脸,滚烫的眼泪掉下去,却温暖不了儿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乔治笙在地上跪了十几分钟,血把裤子染了一半,佟昊好多次都想开口说点儿什么,可话到嘴边,他哽住了。

    他能理解何母的悲恸,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乔治笙跪着把血流干,脑子里刹那间想到元宝,如果元宝在的话,他会怎样做?

    数秒过后,佟昊也跪在了何母身边。

    “伯母,节哀,阿森也不想看到您这么难过,笙哥一定会替阿森讨个公道,不会叫杀他的人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何母听到这句话,终于慢慢转过身来,她看向乔治笙,抬手过去扶他,乔治笙根本起不来,佟昊见状,马上起来撑起乔治笙。

    乔治笙左腿早就凉了,没什么太大的知觉,手被何母紧紧地攥住,她抬眼看着他道:“治笙,我知道阿森的死怨不得你,我只有一个心愿,叫杀阿森的人,给他陪葬,我不要阿森黄泉路上,一个人孤零零的走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答应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来佟昊送乔治笙回医院的路上,人已经有些迷糊了,闭着眼睛,他声音清冷的说:“把四方堂除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在开车,闻言顺着后视镜看了一眼,慢半拍道:“今天吗?还不到三天,四方堂的老大一直在联系我,想跟你见一面,说这次的事儿与他无关,要不要再等一天?”

    乔治笙喉结微动,回应的已很是吃力,“阿森等不了,阿森的妈妈等不了……我也等不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