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707章 橄榄枝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一场枪战,乔治笙,宋喜和元宝都在昏睡,医院楼上楼下n股势力,明眼人都能看出空气中蓄势待发的紧绷,然而对于不知情的人而言,这就是寻常的一个夜晚。

    佟昊从香港赶回来,先去看了眼乔治笙,凌岳亲口承诺没事儿,他这才去icu看元宝,隔着重症监护的玻璃墙,看到床上插着许多仪器的人,佟昊一言不发,周身散发着浓浓的锋利之气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开口问:“他会没事儿吗?”

    凌岳整夜未睡,双手插在白色外袍中,同样看着元宝的方向,出声回道:“小喜亲自主刀,取弹的过程还算顺利,会不会没事儿,我不敢百分百保证,如果能从icu出来,会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佟昊没有侧头,眼睛看着元宝,话却是对凌岳说的:“我不懂这些,他躺在那儿,我帮不了他什么,请你一定保他平安。”

    佟昊向来只请关二爷保平安,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求医生,他是真的束手无策,就像他说的,他帮不了元宝什么,如果可以的话,他愿意替元宝糟这份罪,就算是面对阎王爷,就他这脾气也会更容易回来。

    凌岳没有手足,可这一刻却能明白乔治笙与元宝和佟昊之间的感情,他出声回道:“放心,我会二十四小时看着。”

    佟昊侧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凌岳说:“你去忙吧,如果这边有什么事儿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佟昊临走之前,又对凌岳说了声谢谢,谢谢他给乔治笙做手术,也谢谢他照顾元宝。

    佟昊此番回来,要做的事情的确很多,就像阮博衍说的,他跟常景乐有多事儿根本无从下手,乔治笙也不愿意让他们掺和一些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翠城山那边的杀手尸体已被警察局处理,佟昊赶紧动用关系联系上纪权忠,刚开始他还怕纪权忠明哲保身,不接,没想到电话响了七八声之后,对方倒是接了。

    佟昊学着元宝平日里的做派,很客气的说:“纪局,我是佟昊,抱歉这么晚打扰您。”

    纪权忠说:“没关系,我这一晚上也没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纪局,实不相瞒,我也是刚知道笙哥在回家路上险些遭人劫持,现在他躺在医院昏迷不醒,听说那帮歹徒都被您的人给抓回局里了,受累打听一句,警局那边已经开审了吧,这帮人什么来头?也太猖狂了,直接动枪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电话两头的人,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,审什么审,警察到的时候,地上的人血都流尽了,佟昊这话无外乎是拐弯抹角的问一句,纪权忠那边是什么意思,这次的事件,怎么定性。

    纪权忠道:“这次事件很恶劣,市里也很关注,为了避免引起群众不必要的恐慌,上头决定封锁消息,内部调查处理。”

    佟昊一听市里,上头,略一沉吟,紧接着道:“纪局,乔家跟市领导关系一直处的不错,您能否透露一下,这个案子最后会交由哪方处理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纪权忠回答,佟昊又补了一句:“是这样,笙哥现在昏迷不醒,我一定要替他讨回一个公道,若是知道具体由谁负责,我也好早点儿跟上面人接触,有什么需要我这边提供的,我们都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纪权忠说:“具体是哪位领导负责,我现在也没办法给你准确答复,只能说林书记非常重视,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也表示,在夜城脚下公然持枪劫人,其性质恶劣程度,堪比公然挑衅安全和法规,等到早上会召开紧急会议,立案调查。”

    纪权忠这话看似没回复,实则也是在暗示,林栋文将这次的事件定义为外界持枪劫人,乔治笙是受害者,而并非两边的私人恩怨,虽然乔家先一步清理过现场,但如果上头不买账,这会儿纪权忠也不会明确的说,这是林书记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林栋文是要向乔家抛橄榄枝。

    跟纪权忠聊了几句,佟昊挂断,暗道如果这次真有林栋文保驾护航,乔家兴许能平安度过,毕竟不往上说,整个夜城的日常事务,林栋文足够拍板儿。

    乔治笙体质异于常人,平日里睡觉时间是正常人的一半,就连麻药打进去,醒来的速度也比正常人快一倍。

    原本他一觉可以睡到天亮,结果不到五点钟就醒了,佟昊就待在医院,哪儿都没去,因此第一时间过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笙哥,你怎么样?”佟昊站在病床边,乔治笙的腿被挡着,他也看不见具体伤情。

    乔治笙薄唇开启,低声道:“没事儿……元宝呢?”

    佟昊回道:“他还在icu,凌岳在看着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要起身,佟昊马上去扶他,见他这就要下床,不由得说:“元宝还没醒,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一言不发,行动却未停止,佟昊只好先把他扶坐起来,去外面借了辆轮椅,推乔治笙去看元宝。

    两人一站一座,看着玻璃后面的元宝,良久,乔治笙道:“这是他第三次替我挡枪,我不知道欠他几条命。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他不觉得这是欠,如果没能救到你,他才会歉疚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元宝的方向,声音很轻的说:“我一直想做正经生意,想赚安心钱,让你们不用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这么多年,还是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佟昊说:“你是在做正经生意啊,只不过有人非要用不正经的手段来抢,你不用担心我们,元宝命大得很,我更是不爱过太平日子,老爷子生前评价我,两天不把别人的头弄出血,三天早儿早儿的就要把自己的头磕出血,我这辈子注定就要风里来雨里去,安逸日子我过不惯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沉默半晌,随后道:“我怀疑这次的事儿,是香港那边的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佟昊眼底露出杀气,乔治笙的腿,元宝的全身,病房里只有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,可他却闻到了兄弟身上流淌的甜腥血气。

    强忍着心头翻搅的怒火,佟昊说:“有苗头是哪家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回道:“昨晚我跟阿森一起吃饭,他这次来夜城,就是想帮我搞定香港那边的事儿,他提了有人私下里找他,叫他不要跟我合作,对方愿意出更高的价码。”

    佟昊眉头一蹙,“谁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阿森不肯说,他们也有他们的规矩,帮我是朋友,但他不能出卖别人。”

    佟昊道:“我现在打给他,你跟元宝都这样了,他还有什么好瞒的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出去,掏出手机,刚要打给何裕森,结果另外一个电话先打进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