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99章 坏的纯粹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晚上盛浅予准时赴约,本以为祁丞只定了一个包间,谁知道他包下了整个餐厅二层,她刚到,他便从座位上起身,拿起一旁大束的酒红色玫瑰。

    那么漂亮的花,可是在他怀里,只会让她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当祁丞笑着朝盛浅予走来,跟她打着招呼,伸手递过来之际,盛浅予并没有接,唇角勾起笑意不达眼底的弧度,她出声说:“玫瑰是送女朋友的,我就不收了。”

    祁丞脸上并没有尴尬,甚至没找台阶下,只笑着回道:“好,那我下次送别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落座,店员拿着点餐簿过来,祁丞叫盛浅予点,她也没推脱,点了三道菜,糖醋排骨,菠萝古老肉,还有一个甜口的秘制豆腐,剩下的叫祁丞点,祁丞叨念着:“原来你喜欢吃酸甜口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点了几道他家的招牌菜,全是按照她的口味点的。

    待到店员走开,他看着她微笑,“北方人一般都喜欢吃咸,很少有喜欢吃酸甜的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以前也没什么感觉,后来跟人一起吃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祁丞接着话茬问:“家里有人喜欢吃酸甜吗?我记得盛市长是琼州人,琼州那边吃酸甜口吗?”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乔治笙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她猝不及防的抛出乔治笙三个字,祁丞眼底明显的露出一丝模糊了尴尬和意外的神情,不过很快便用笑容掩饰,顺势说:“盛小姐跟海威的乔总是故交了吧?”

    盛浅予坐在祁丞对面,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不辨喜怒的回道:“我跟他之间的事儿,祁先生应该调查的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用的是调查,而不是知道,祁丞当即眼露警惕和防备,维持笑容回道:“调查?”

    盛浅予不置可否,一双眼睛看似温和无害,实则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祁丞脸上的笑有些僵,几秒后道:“盛小姐……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盛浅予直视祁丞的双眼,唇瓣开启,“半个月前,我在南都饭店吃饭,祁先生不仅知道,而且还拍了照片吧?或者我换个说法,是不是我哪天什么时间出门,穿了什么衣服,见了什么人,祁先生全都一清二楚?”

    祁丞无辜又惊诧,“盛小姐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我以为祁先生敢做就会敢承认。”

    祁丞脑子里飞速旋转,猜盛浅予是怎么知道的,是自己发现的,还是乔治笙那头跟她通了气?是已经有了实锤,还是诈他?

    短短几秒,他不仅要思考前因,还要考虑他接下来任何一种的回答,将会导致的结果。

    此刻的盛浅予就像个考官,等待面前的学生交卷,她早已胸有成竹,明知道他给不出一百分的答卷。

    很快,祁丞也想到了,无论他如何回答,他都甩不掉的确做过的实锤,事儿是这么个事儿,但怎么说就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是乔治笙那边说了什么?”祁丞问。

    盛浅予道:“要不是他提醒我,我真不知道自己每天都被人监控着。”

    祁丞说:“盛小姐别误会,我承认那天的确不小心拍到你,但我的人主要想拍乔治笙,不好意思将你卷进来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闻言,唇角轻勾,淡笑着回道:“看来祁先生在质疑我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祁丞有些坐不住,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听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有谁能在夜城长时间监控并且偷拍乔治笙,你说你的人主要想拍他,不小心拍到我,我看是你的人一直想拍我,不小心拍到他才对。”

    祁丞没想到盛浅予这么不好糊弄,不敢迟疑太久,唯有死鸭子嘴硬,“盛小姐,你借我几个胆子,我也不敢叫人跟踪偷拍政府官员家属,你这帽子扣下来,我可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不知何时收了笑容,此时面色冷淡的回道:“你的确担当不起,但你也确实做了,今天我是以私人名义找你来聊这些,如果我走正规程序,现在坐你面前的,就该是审讯员了。”

    祁丞听着盛浅予的话,一时间拿捏不准她是什么意思,是想简单的敲打他一下,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,盛小姐想怎么处理,我这边不会有任何异议。”

    他迟疑过后,最终选择了煽情路线。

    盛浅予坐这儿跟祁丞聊了十几分钟,发现他这人当真坏到毫无底线,她逼近一步,他就退后一步,哪怕揭了他的底儿,他也能厚着脸皮死不承认,不过人坏到纯粹,反而让人觉得有点儿意思,唯利是图的人,才好加以利用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,盛浅予不动声色的说: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我也不想过多的追究原因,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,如果我发现身边还有人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祁丞道:“下次你发现,直接把人抓起来,我负责帮你问出是谁派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这种时刻,他仍旧不肯松口,盛浅予没有马上说话,也赶上店员上前走菜。

    所有菜都是盛浅予喜欢吃的,或者说是乔治笙喜欢吃的,祁丞看见简直倒了胃口,但面儿上又不得不装热络,心底骂盛浅予贱,明知道乔治笙跟宋喜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突然想到乔治笙宋喜,祁丞心里多转了一个弯儿,暗道盛浅予这么在意乔治笙,难道不在意他跟宋喜在一起?

    吃着饭,祁丞不着痕迹的开口道:“盛小姐跟乔治笙是故交,那对他老婆宋喜熟不熟?”

    闻言,盛浅予动作微顿,随后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丞淡笑,“没什么,我前女友是宋喜的姐姐,但两人从小就有矛盾,乔治笙为了宋喜,把我前女友送进了监狱,对,还弄掉了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缓缓抬起头,祁丞也抬头跟她对视,唇角轻轻勾起,眼底却尽是嘲讽,“想不到吧?有时候我真不懂,到底是乔治笙狠,还是宋喜狠?前者一贯如此,倒也解释的通,只是后者,宋媛跟她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,到头来不过是她一句话……说到底乔治笙也是宠她,就近一年为她冲冠一怒的事儿,不知道做了多少,搞得我都怀疑,他们之间是真爱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