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90章 权势可以不要,人不能不要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的感觉,乔治笙也许永远不会懂,她不是单纯的嫉妒,只是无能为力,也不仅是女人自私的占有欲作祟,还有她与生俱来的骄傲被肆无忌惮的践踏,她的男人,她不能帮他最多,到头来还要他前女友出手才行,于她而言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儿,她信,可眼泪却越忍越没出息的往下流,最后宋喜是生气自己没用,从他怀里退出来,侧头看向别处,如果他不在身边的话,她可能会干脆利落的仰起头,她不要哭,也不想哭。

    乔治笙一时间只想到她是误会了照片上的内容,因此面色坦然的解释:“盛峥嵘以市里名义约我见面,我不知道盛浅予会在,我不会主动跟她见面,更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说:“你要是不信,我调电话记录给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开口,声音闷哑,“我没说不信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别处,目光根本不与他对视,乔治笙见状,盯着她的侧脸问:“你不会以为是我求她吧?”

    宋喜眉心微蹙,紧接着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阴郁,薄唇开启,声音低沉:“你不相信。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口吻。

    宋喜心底莫名焦躁,轻蹙着眉头回道:“我说了相信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也在气头上,想都不想的说:“你信会是这样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宋喜一口气顶上来,理由几乎冲口欲出,她不是不信他,她当然知道他不可能主动求盛浅予,但盛浅予非要帮忙呢?他拒绝的了吗?

    更何况结果就是如此,现在是盛家帮了他的大忙,人家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情,是她豁出一切也未必能做到的,她想给他的东西,如今叫别人给了,她心里不好受,但这样的话,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乔治笙看她明明有话要说,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下去,他等了几秒,开口道:“有什么就说出来,哪儿不相信,我解释到你相信为止。”

    宋喜的心被生生扯成两半,一半告诉她,其实乔治笙已经很好了,她还能要求他怎么样?跟盛家决裂?不给盛峥嵘面子?还是为了她高不高兴,得罪现任市长?

    但另一半是感性的心,它在无声的呐喊着,她不高兴,不开心,明知现在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,可她还是高兴不起来,能怪谁呢?只能怪自己,怪她不够强大,给不到自己爱人最好的。

    暗自深吸一口气,宋喜努力压制着所有情绪,只当是自己不懂事儿,半晌,她再次开口,声音已经趋近平静,“我相信,不用再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用看也知道自己一定眼睛发红,那是羞愤的眼泪憋红的,她不愿让他看到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她不为所动,忽然一手拉过她的手臂,另一手扣住她的后脑,愣是将她扳过来,不由分说的低头吻下去,带着气愤,被陷害的气,担心的气,以及不被她相信的气。

    宋喜推不动也走不开,只能任由他蛮横的撬开唇齿,肆无忌惮的翻搅,刚刚沉下去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,乔治笙闭着眼睛,忽然尝到一片湿咸,睁开眼,果然看到她默默地流着眼泪。

    他是真见不得宋喜哭,哪怕气到想杀人,看到她流眼泪,尤其是什么都不说,只默默地哭,他心疼的快要死掉,冲天的怒气也要为她暂时压下来。

    抬起手,他拇指轻柔的抹掉她眼底的泪,低声道:“弄疼了?”

    宋喜想摇头,可鼻尖一酸,代替回答的是更为汹涌的眼泪。

    其实她平时很少哭的,哭也不出声,那种好似连生气和委屈都不需要别人懂的倔劲儿,让人又生气又心疼。

    乔治笙鲜少的束手无策,只好把她抱进怀里,像是哄孩子一样搂着,低声道: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不管什么原因什么理由,总之让老婆掉眼泪,就是他不好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喜心底别提多难受,她知道不是他的错,抬起双臂用力的抱着他,似是想把自己的心境透过死死的拥抱传达给他。

    都说人类最初是没有语言的,互相交流只靠动作,宋喜这样一个死死的拥抱,刹那间让乔治笙明白过来,原来她是怕他离得远了,哪怕一厘米,一毫米,一纳米都不可以,她的人,这辈子都不能被其他人抢走。

    收紧双臂,乔治笙也用力抱着她,低头吻了下她的头顶,他声音低沉却无比坚定的说:“别怕,我这辈子只给你当老公,不对,还有下辈子,下下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宋喜把脸埋进乔治笙胸口,压抑的哭声哪怕咬住唇瓣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乔治笙继续道:“我没有求盛峥嵘帮我,更不会求盛浅予,那天见面我跟她说了,我爱的人,即便什么都不做,我也是高兴的,我不爱的人,做了多少我也不会感动……放心,我不会被人抢走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窝在乔治笙怀里,忍到浑身轻颤,她感恩乔治笙懂她,也感动他的承诺,他是言出必行的人。

    半晌,很闷的声音打乔治笙怀里传出来,“我没有不信你,我只是气自己没用,帮不到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如乔治笙为宋喜做出的改变,宋喜也在努力改变着,从前就算打死她,她也不会说出这么‘丢脸’的话来,但现在,为了乔治笙,为了这段感情,她有必要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乔治笙大手扣着她的后脑,沉声道:“难道我喜欢一个人,就是因为她能帮到我很多?你会不会太瞧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宋喜低声啜泣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乔治笙喉结微动,继续道:“你喜欢我什么?喜欢我姓乔,背靠整个乔家,有钱有势?还是跟在我身边像是雇了个二十四小时的保镖?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宋喜回答,他自顾自的道:“我这人是自私惯了,没感情之前,什么都可以拿来作交换,但有感情之后,天大的事儿都不能用感情做交换,我的心很小,能容纳的就这么多,权势可以不要,我拿真心换回来的人,不能不要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