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83章 今夜无眠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酒不是个好东西,喝多了真要人命。

    这一晚,睡错房间的不止戴安娜一个,原本她喝多上楼,回的是自己房间,洗完澡都躺下了,结果中途韩春萌跟顾东旭推门进来,总不能三个人睡一张床,可怜戴安娜迷迷瞪瞪的爬起来,想去顾东旭房里睡,最终误打误撞进了常景乐的房间。

    常景乐被戴安娜从自己房里赶出来,醉着去按旁边的门把手,房门没锁,他也没看床上有没有人,一边解着衣服一边往上趟,床上有人,那人虽后知后觉,可察觉后明显被吓了一跳,几乎激灵着下床开灯。

    灯光乍亮,凌岳穿着白色t恤和白色短裤,赤脚站在床边,吃惊的望着躺在他床上的常景乐,常景乐这会儿已经不省人事,骑跨着被子,睡死过去。

    凌岳愣了十秒有余,关了灯,默默地穿上拖鞋往外走,别说他跟常景乐没多熟,就是熟也不能俩大男人睡一张双人床。

    走廊中很是静谧,凌岳隐约记得常景乐睡哪屋,想着常景乐走错房间,他去常景乐那边睡一晚吧。

    来到房门口,凌岳按下门把手,往里一推,没推动,俊美又困倦的面孔上露出明显诧色,凌岳握着门把手,连推好几次。

    忽然间,房门从里面打开,门内戴安娜和门外凌岳就这样‘不期而遇’,两人目光相对,皆是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在戴安娜看来,凌岳半宿半夜推她房门干嘛?

    在凌岳看来,戴安娜怎么会在常景乐房里?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数秒后,两人异口同声,至于怎么解释的,那都是后话了,总之凌岳又成了无房可归之人,他不敢再贸然推门,指不定在谁房里看见谁,最后他进了乔艾雯的房间,倒不是为了趁人之危,毕竟他刚从乔艾雯那里‘虎口脱险’,他只是怕再有人误推开乔艾雯的房间,他进去之后,果断的把门上了锁。

    这一晚,于宋喜和乔治笙而言,相当于平安无事,只不过她喝多了,特别疯,叫的很大声,只能用肆无忌惮来形容,虽然他们在三层,其他人在二层,可叫到后来,乔治笙都忍不住伸手轻轻捂住她的嘴,低哑着声音道:“小声点儿,你明天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宋喜的脾气,如果她早上醒酒被众人嘲笑,那一定会怪他没拦着,虽然他很喜欢听她的声音,但没理由便宜楼下那帮狼。

    三楼的动静的确隐隐传到二楼,睡着的人也就算了,若是没睡着又不足够醉的人,那真是活遭罪,尤其等到三楼没声,部分人以为可以好好睡一觉的时候,二楼某房间又传来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。

    后来元宝忍不住从房里出来,去甲板上抽烟,没料到碰见佟昊已经站在栏杆处,两人对视一眼,元宝点了根烟,似笑非笑,“找个女朋友吧,就不用活受罪了。”

    佟昊目视前方,任由夜风吹过脸颊,他头发理的很短,完全不用怕吹乱发型,把唇边香烟夹走,他同样的表情回道:“说的跟你不受罪似的。”

    元宝轻叹一口气,假模假式的说:“谈钱谈事业的时候,谈什么恋爱啊,有兄弟不好吗,要什么女人?”

    佟昊闻言,唇角明显勾起,调侃道:“你再这么下去,担心有人怀疑你是gay。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无所谓,倒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聊香港那边的近况,元宝给佟昊出主意,随后又聊到夜城这边,佟昊说:“为了这个医院,笙哥没少费心血,现在还没等正式营业就叫人在背后黑一把,眼下当务之急不是抓幕后黑手,而是怎么消除影响,毕竟大众才不管那么多尔虞我诈,他们就要一颗定心丸,这医院能不能去,靠不靠谱,就算乔家势力再大,海威牌子再响,但在外人眼里,这就是横行一方,我们说再多都没用,不抵政府出面说个只言片语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找人在上面活动一下吧。”佟昊说完继续抽烟。

    元宝望着前方黑漆漆的海面,抽了口烟,兀自道:“要不说这事儿赶得寸,如果只是长宁医院负评,我们完全可以找上面人疏通,关键好死不死又来了个包国祥,现在外界找不出是我们做的证据,不会把我们怎么样,但这事儿一天没查出个所以然来,乔家就得背黑锅,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,上头人谁敢替咱们说话?”

    佟昊眉头一蹙,侧头问:“那就这么干挺着?”

    元宝说:“背后人是算准了这个时机,如今我们插手包国祥的调查,他们会说我们心虚,不然警察做的事儿,为什么我们做?但我们不查,这事儿就得僵这儿。”

    佟昊低声咒骂了一句,他没有元宝的好脾气,更没有元宝那么好的耐力,光是听着都心烦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人跟笙哥抛了橄榄枝,笙哥拒了。”元宝抽完最后一口烟,按灭在手中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佟昊有些诧异,“谁啊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来之前盛峥嵘以政府名义约了笙哥。”

    佟昊眼底的了然一闪而逝,随即别开视线道:“盛家啊,现在笙哥跟宋喜在一起,的确要划清界限,不然他们凭什么那么好心?八成想让笙哥跟盛浅予重修旧好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所以笙哥拒了啊,原本有市长帮着说话,长宁的事儿很好解决,可现在不是另谋人选的问题,而是彻底得罪了盛家,还不知道往后会不会使绊子。”

    很严肃的话题,佟昊却突然笑了,双臂搭在游艇围栏上,他侧头看着元宝道:“你说咱笙哥这性子,是不是死心塌地的忠犬型啊?”

    元宝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你骂他是狗,好,我会原话传达。”

    佟昊‘咝’了一声:“跟你说认真的呢,干嘛动不动卖兄弟威胁人?”说罢,不等元宝回应,他马上挑起半边眉毛,佯装恍然大悟:“哦,怪不得笙哥跟你更近了,全靠你平时狗腿,出卖我上位。”

    元宝掂量着手中烟灰缸,试探性的问:“你说我攻击你防守,是我赢还是你输?”

    佟昊眼睛一瞥,“这话叫你唠的,好比你走阳关道,我过独木桥,压根儿就没跟我指条明路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