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66章 还好有他们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乔艾雯:你没骗我吧?

    宋喜:这种事儿我会跟你开玩笑吗?我难过有你哥陪着,可怜凌岳一个人孤苦伶仃,中午我俩出医院大门的时候,我说我回去大哭一场,他说回家睡觉,你能t到他心里的难过吗?

    乔艾雯:你别说了,我他么哭了!

    宋喜:小雯,认真讲,凌岳真的是个好男人,他不会好好讲话,但他一定会好好做事,不会甜言蜜语,但一定会一心一意,有时候我都觉着他跟你哥以前有点儿像,觉得男人不说,关键时候看行动就够了,在嘴毒和口是心非这块儿上,我是过来人,你相信我,他心里有你。

    乔艾雯:忍不了了,我下床穿衣服,去他家找他。

    宋喜:别怄气了,就当给我个面子,你先给他个台阶下,和好吧,人生苦短,何必要跟喜欢的人在吵架中度过?

    乔艾雯:不吵了不吵了,他这波操作太骚气,我现在就想马上见到他,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告诉他我超爱他!

    两人明明在打字,看不见表情,也听不到语气,可宋喜却一瞬间被戳到泪腺,泪眼汪汪。

    爱情啊,世上唯一一种能折磨的人死去活来,却又叫人甘之如饴的神秘存在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宋喜轻舒了一口气,身旁乔治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刚跟小雯说,凌岳是为她才辞的职,她说现在过去找凌岳,两人闹了这么久,终于能和好了,我在身边看着都着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算他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宋喜忽然噗嗤一笑,出声道:“我想起凌岳跟小雯吵架那会儿,他手下的实习生在他面前唱《你算什么男人》,被凌岳赶出手术室,一脸委屈,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这么火你都没听过,你每天过得什么日子,连听歌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目不斜视,边开车边道:“你最近选个地方,我们出去玩儿。”

    宋喜侧头问:“去哪儿玩儿?你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回道:“去哪儿看你,你平时都没时间,辞职就当放假休息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是实话,宋喜平时太忙,周末只想在家好好睡一觉,最近因为餐厅的事儿,连周末也不消停,别说出去玩儿,她都多久没离开过夜城了?

    宋喜刚刚开心一下,马上想到什么,侧头问:“包国祥的案子没解决,长宁那边也一堆事儿,你现在哪有时间陪我出去玩儿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平静,出声说:“破案是警察该做的事儿,我要是替他们做了,他们给我开工资吗?长宁也有专门的负责人处理,不用担心,你现在的首要任务,就是休假,想着吃喝玩乐就行,其他的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温柔,口吻却霸道不容置喙,宋喜不止一次沉迷于他身上散发出的安全感,超越年龄的自信和笃定,仿佛在他身边,天塌了他也有法子顶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巴厘岛,15年的时候机票都订好了,后来医院临时有变动,没去成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丝毫犹豫都没有,“好,再休息两天就过去,问问你朋友,想去的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正好待会儿问问王妃和大萌萌,现在我们三个都是无业游民,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开车把宋喜送到一间酒吧门口,她临下车之前,他出声嘱咐:“你们三个女的,少喝酒,喝也不能喝多。”

    宋喜唇角轻勾,“知道,如果有人过来搭讪,我就说我已婚,明哲保身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黑色瞳孔蒙了一层柔光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喜下车,推开酒吧大门往里走,这家酒吧走的怀旧风,扑面传来熟悉的旋律,一个男人娓娓唱道:“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,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,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,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……”

    迈步往前,宋喜先是看到坐在舞台正中间,边弹吉他边唱歌的男歌手,年纪不大,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。

    在客区环视一圈,宋喜很快找到熟悉的身影,戴安娜和韩春萌坐在舞台正对面,最好的一个沙发位,韩春萌还跟着挥手轻唱,是她的风格,从不在乎别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走过去,戴安娜侧头跟她打招呼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下,看了眼目不斜视的韩春萌,她跟唱的特别认真,还眼眶含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宋喜问。

    戴安娜叹了口气,“哎,伤感呗。”

    宋喜跟戴安娜各自拿起一瓶小啤,碰了下,台上正在等间奏,韩春萌吸了吸鼻子,宋喜看着她说:“最近跟东旭不是好好的嘛,哭什么?”

    灯光一闪,韩春萌眼睛都是亮的,她低声回道:“歌词戳到我了,哪里有彩虹告诉我,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……我没你和凌岳那么高的天分,注定当不成这个行业的精英,可当医生,进协和,不仅是我,这是我们全家的愿望,现在就这么走了……我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泪窝浅,眼泪说来就来,当即垂下头啜泣出声,戴安娜马上凑过去哄:“哎呦呦,好了好了,不哭不哭,来张嘴吃个甜枣。”

    桌子上有蜜饯果盘,还真的有甜枣。

    韩春萌边掉眼泪边张嘴,戴安娜往她嘴里塞了颗很大的甜枣,韩春萌嚼了好几口才后知后觉,抬眼说:“我在减肥,不能吃甜的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揽着她的肩膀说:“今儿特殊,别说是个甜枣,你就吃颗枣树都不会胖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拿人格保证。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一旁,什么都没说,默默地举着酒瓶,一转眼半瓶喝光了。

    戴安娜见状,再次叹气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们两个好,大萌萌在我家哭一天了,之前找不到你,我打给凌岳,他说你老公去接的你,这我们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口气喝了一瓶酒,空瓶子放下,她靠在沙发上,双眼出神,轻声道:“哭过了,现在心里有些麻木,不想哭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说:“想留需要一万种理由,想走,一个就够了,只是恰好的时间发生恰好的事儿,你们都不用纠结,换个地方,继续发光发热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知道宋喜一定比她心里难过,所以过来靠在她肩膀处,出声说:“一会儿我点首《从头再来》。”

    宋喜难过,却又控制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碰瓶,戴安娜问:“凌岳呢?叫他一起出来散散心,别一个人在家憋着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抿抿唇,出声回道:“不用担心他,他现在八成不是一个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