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64章 爱一个人有理由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乔治笙走至宋喜面前,单臂夹起她抱在怀里的箱子,两人目光相对,什么话都没说,宋喜忽然酸涩上涌,眼眶湿润,乔治笙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牵着她的手往街对面走。

    等到坐进车中,车门才刚关上,宋喜当即倾身趴在前面失声大哭。

    乔治笙坐在驾驶席,没有出声劝阻,只安静的陪在一旁,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,宋喜的哭声才逐渐停止,她刚抬起头,乔治笙已经递上纸巾。

    “辞职怎么没跟我说?”他侧头看向宋喜,黑色的瞳孔中隐匿着暗光。

    宋喜低头擦眼泪,闷声回道:“你最近很忙,不想让你分心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什么都没说,伸手拉着她的手臂,将她拽到自己怀里,宋喜用力抱着乔治笙,眼泪又有上涌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伸手抚着她的后脑,低沉着声音道:“我不是非要你来长宁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为什么赶在这样的时刻离开协和,都是为他,可这样他会心疼,他的女人,他没有让她快快乐乐,反而叫她伤心流泪。

    宋喜闻言,窝在他脖颈处回道:“我没什么能帮你的,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尽一点儿力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不想你担心,我只想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宋喜闷声回道:“我开心啊,谁说我不开心?最近听说大家又开始动了去长宁的念头,我早就知道自己挺牛的,只是没想到这么牛而已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中带着心疼的宠溺,低声道:“你的确惊到我了,原来你在医生圈的地位,举足轻重。”

    宋喜红着眼眶道:“那是,我自己都小小惊讶了一下,当然不光是因为我,凌岳也是为了小雯才想跳槽,他在圈子里很牛的,好多人也是看他跳槽才敢跟着跳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眼中只有宋喜一人,伸手帮她擦眼泪,他低声说:“离开协和,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宋喜坐直了,擦干眼泪回道:“想通了也就这么回事儿,我离开协和也不是不做医生,到哪儿都是一样的治病救人,老公跟情怀之间,我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看着她,目光是从未有过的,带着诸多情绪,不仅仅是宠惯,还有意外,感动,不易察觉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以前从不跟人认错,跟宋喜在一起之后,也只给她道歉,但这次不同,他不是哄她,而是感动和亏欠。

    宋喜看向乔治笙,开口道:“你哪儿不好了?在我眼里你全世界最好,而且你干嘛把我定位在只能被你护着不能替你扛着的位置?我跟你说,我从来都不是娇滴滴的金丝雀,就算是鸟,我也是鹰,随时对地都可以跟你并肩作战的那种。是,我现在没背景,不能在大局上帮你力挽狂澜,但你不能阻止我靠个人魅力尽一点儿绵薄之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乔治笙忽然倾身过来,一把扣住她的后脑,直接吻在她不停说话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有些疼,他的吻来势汹汹,像是夹杂了隐忍多时的冲动,宋喜本能的稍微往后一躲,他马上扣的更紧,随后她搂住他的脖颈,用力回吻他。

    她要告诉他,即便只剩一兵一卒,即便全身软肋,她也愿为他披甲而战。

    有些人在一起是因为一见钟情,有些人在一起是因为日久生情,可无论哪一种,都不可避免的变成时间久了,感情慢慢变淡的结局,这是人性的劣根,所以一万对情侣中都难以找出,随着时间的推移,感情越来越好的范例,因为少,所以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若问乔治笙爱宋喜什么,从前也许会是个模糊的答案,但是从这一刻起,或许找到了原因,这个女人,她可以似水般柔和,无孔不入,同样也可以似钢铁般坚硬,跟他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,他的心上人一定会是自己的软肋,却从未想过,他的软肋,有一天也会变成他的铠甲。

    当乍起凶悍的吻,逐渐变得缱绻而温柔,这是他接受了她对爱情的定义,也接受了她从身后站到身旁,从今往后,两人共同进退的决定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,宋喜唇瓣晶莹饱满,带着被吸吮过后的滋润,乔治笙拇指拂过她的唇角,替她擦掉可疑痕迹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低声问:“不饿吗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回家吃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开车带她回家,刚一进家门,宋喜拿过他怀里的箱子,随手放在一旁,马上垫脚去勾他的脖颈,热情似火。

    乔治笙是易燃体质,怎禁得住她如此煽风点火,双手托着她往上一提,宋喜马上窜到他身上,双腿环在他腰间。

    从客厅到楼上,两人一直没有分开过,往后的一两个小时里,二楼房间的每一处特殊位置,都留有两人身上的汗水和味道。

    宋喜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特别想疯一把,将自己内心熊熊燃烧的一团火放出来,用实际行动告诉他,她究竟有多爱他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是一样,就算他在全世界人眼里都是一座巨大的冰山,那么多人想要铲除他,可也终有一人,愿意敞开怀抱温暖他,不怕他的冷,大胆的靠近,一寸一寸走近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再孤僻的人,也希望有人陪伴,再冷的人,也希望有人温暖。何其有幸,茫茫人海,他们遇见彼此。

    宋喜好多次觉得自己快要死掉,他碰她哪里都不行,不碰更不行,她变成缠在他身上的蔓藤,而他疯狂占有着自己的私有物。

    床,沙发,浴室,最后是浴缸里面,宋喜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喘还是哭,也分不清乔治笙身上是水还是汗,两人都跟疯了一样,恨不能在对方身上刻下终身烙印。

    恍惚间他咬着宋喜的耳朵,在她耳旁重复性感粗重的呼吸,宋喜浑身无力,却贪婪享受着身体的律动感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笙连着说了好多个我爱你,宋喜垂死般抱住他的脖颈,一顿一顿的声音道:“我也,爱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在他怀里的时候,告别一段回忆也没有那么难忍,宋喜想给乔治笙起个外号,治愈笙,本想等结束后说给他听,但结束后直接忘到九霄云外,白白浪费了她灵光乍现下的好点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