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61章 身披荣耀的爱情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协和倒没想把江宗恒赶出去,只是让他无缘竞争下任院长,这个结果,宋喜是从凌岳口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凌岳说:“昨晚我去老师家里,想陪他说说话,正巧院长给他打电话,我在旁边都听到了,院长的意思,他当然是相信老师的人品,也跟上头保证,老师绝对不是存心收贿,但上头的意思,既然有人实名举报,物证也有,总要有个处理的形式,至于这个形式是什么,就算不公开道歉,总不好一转头就升职吧?”

    宋喜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孔完全冷下来,唇瓣开启:“到底是上头的意思,还是院长的意思?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老师当时很镇定,说尊重院里的任何决定,等挂了电话我问他,这样的当口出这种事儿,是不是有人存心算计,就是不想让他当院长,老师说他今年在协和,已经满三十年了,院长都换了好几个,他从来没想走仕途,也没有官儿瘾,更从来没想跟谁争过什么,只是没想到临了临了,一把年纪还被人扣个收贿的帽子,心里不舒服,觉得协和变了,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协和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说的很平静,宋喜却不知不觉间红了眼眶,她在协和八年,尚且感情深重,更何况是江宗恒的三十年?

    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?能有几个可以当做终身事业,永远不可亵渎的职业?

    别人都说她是拼命三娘,她的拼命也是从江宗恒身上学来的,江宗恒之于她,不仅仅是老师,更是她对这份职业的信仰。

    强忍着鼻酸,宋喜道:“我找人查,不信查不到是谁!”

    凌岳看向宋喜,轻声道:“老师叫我跟你说,不用替他的事儿操心,你最近心情也挺不好的,家里很多事儿要忙,他要的不是谁胜谁负,谁当这个院长,哪怕查出背后是谁,也必定搅的协和上下不得安静,他不想因为自己,让协和出现负面评价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凌岳眼帘微垂,声音平静却听得出明显的失望,“原来想做一件事儿不难,但想单纯的,纯粹的做一件事儿,难如登天,老师三十年如一日,他从来都没变过,但上面人早就不是这份心思了,大家要的不同,老师难过的,只是大家刚进协和的时候,梦想都一样,可走着走着,太多人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可能只有医生这种特殊的职业,才能理解到这份不动声色的悲痛,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医生,在权利和位置面前,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沦为牺牲品,宋喜聚在眼眶中的眼泪啪嗒一下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想到宋元青,父亲,老师,人生中能有几个如此重要的人?他们都是好人,却相继成为利益争夺下的垫脚石,她忍够了!也受够了!

    原本她坐在办公桌后面,忽然腾一下子站起身,迈步往门口走,凌岳从她对面站起来,出声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辞职。”

    凌岳拉住她的手臂,宋喜一腔怒火顶到脸上,脸颊泛红,抬眼道:“你别拦我,我想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协和,让她失望透顶,就像生活中的最后一块儿净土,也终究难免利益和阴谋的荼毒。

    宋喜不是怕坏人,更不怕坏人使坏,只是,这个战场不能是协和,因为寄予厚望,所以丁点儿的失望都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凌岳看向宋喜,面色淡定,薄唇开启:“我不是要拦你,提醒你一下,把辞职书写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补了一句:“我已经写完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定睛看着凌岳,几秒过后,似是刚刚那股愤怒的劲头稍稍退去,可以理智的说话,“你什么时候写的?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网传长宁负评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宋喜眼底很快的掠过一抹诧色,惊讶是因为凌岳的想法,竟然跟她出奇的一致,她下意识的问了句:“你有这种想法为什么不跟我说?我还在心烦我走了,怎么跟你和老师说。”

    凌岳别开视线,重新坐下,修长的手指摸着宋喜桌子上的一个小摆件,这个摆件是协和的标志物,每个办公室里面都有。

    宋喜见状,忽然后知后觉,主动道:“我想去长宁是为了治笙,你想去……是因为小雯吗?”

    凌岳不看宋喜,垂着视线,半晌后道:“她家出了这样的事儿,我帮不上什么忙,好歹在圈子里还有人认识,能帮着辟点儿谣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喜当即勾起唇角,明明在笑,眼眶却跟着湿润了。

    原来不仅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,凌岳也是。

    都说大悲大喜看透人生,大起大落看透爱情,这年头仿佛习惯了同享福,能共患难的人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一刻宋喜是替乔艾雯觉得高兴,凌岳虽不会说,但他绝对是个在关键时刻可以挺身而出的纯爷们儿。

    凌岳一抬头,就看到宋喜红着眼眶对他笑,心底有些尴尬,他出声问:“你到底要哭还是要笑?”

    宋喜双手插兜,出声回道:“原本我以为只有我自己这么酷,我还准备带着这么多年的荣耀跳去长宁,一准儿能在圈子里面轰动一把,谁想你也来掺一脚,都显示不出我的特别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说:“我们一起跳,这叫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宋喜二话没说,右手从兜里掏出来,攥成拳头拿到他面前,凌岳眼底含笑,攥拳跟她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十几岁时养成的习惯,如果两人特有默契的完成一件事儿,就会爷们儿似的碰拳。

    凌岳在离开宋喜办公室的时候,转头对她说了句:“辞职信你知道该怎么写?”

    宋喜坐在办公桌后,已经打开电脑,“明白,言简意赅。”

    没错,对一个人真的失望,离开不会多话,同样对一个地方失望,离开也不会多言。

    宋喜从未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坐在协和的办公室里,写辞职信,在原因那栏里面,她毫不迟疑的打上几个字:个人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个人原因,失望透顶,因为个人原因,要去帮自己老公,因为个人原因,终究是要跟待了八年的地方,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辞职信写好,打印出来,宋喜一秒都没迟疑,直接发到丁慧琴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江宗恒最近被院里停职查看,心外,丁慧琴说了算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