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49章暴力的善良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很快,几名护士跑过来,看到地上满脸是血的男人,先是吓了一跳,紧接着冲过去搀扶,正好凌岳从楼上手术室下来,见状,二话不说,立马紧急处理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三名警察赶到,看了眼走廊中风平浪静,向护士长询问医闹事件。

    护士长将警察带去其中一间病房,凌岳刚刚把眼镜男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,伸手轻触鼻梁,男人惊蛰着躲开,“疼,疼……”呻吟声听着都瘆人。

    凌岳道:“你鼻梁骨应该是断了,建议你马上去骨科拍个片子看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额头和鼻梁处都有明显的受伤痕迹,焦躁的抱怨道:“你不是医生吗?断了你赶紧给我治啊,我这样你还让我往哪儿折腾?”

    护士长眼底露出不悦之色,提醒凌岳,“凌医生,你上午做了一个老大爷的手术,他就是患者家属,之前联系不上人,是张观阳签的字,他来了之后不交手术费还叫了一帮人过来大吵大闹,宋医生叫我报警,这几位是过来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没了眼镜的男人,登时手指着护士长的方向,色厉内荏的说道:“你们医院没有家属同意就给我爸拉到手术室里做了个手术,我爸到现在都没醒,我没告你们强制消费,你反倒恶人先告状!”

    护士长受不了,脸都被气红了,当场回道:“是谁不讲理?你爸送过来的时候,如果我们医生不签手术同意书,老爷子命都可能保不住,现在我们把人救了,你就为了几千块的手术费耍无赖,还是不是人啊你?怎么当人儿子的?”

    男人气结,一边伸手指着护士长,一边对警察道:“警察同志,听没听见?你们还在这儿呢,她就这么侮辱我,还三甲医院,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没等出声,凌岳率先道:“把手放下。”

    他一米八六的大高个儿站在病床边,一身白色医生服,气场强大,加之居高临下,气势就足以压倒人。

    男人瞥了眼凌岳,欺软怕硬,当真佯装无意的收回手,可马上对警察道:“警察同志,你们来的正好,我要举报协和里有暴民,你们看看我这脸,我刚才去洗手间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一通复述,护士长只觉得痛快,丝毫不觉得同情,打他的人真是替天行道了。

    警察听了前后原因,想必心里也有掂量,摆出一张公平公正为民服务的脸,出声道:“这样,我们一件一件的处理,你先把老爷子的住院费缴了,我的同事去查到底是谁在洗手间把你打伤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,忍痛狡辩,“不是我不肯交钱,我爸现在还昏迷着,你不知道,他不仅心脏不好,还有高血压,糖尿病,他们随随便便就给推到手术台上,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快步跑进来一个小护士,对护士长道:“59床病人醒了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天佑良善,护士长马上道:“你爸醒了,你这么孝顺,现在就过去问问他老人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是什么感觉,是怪我们医生救了他吗?”

    男人一时语塞,眼中明显带着烦躁和不悦,像是讨厌老人醒过来,给他添麻烦。

    警察也见惯了这种人,顺势道:“你要是还能坚持的话,就先去看看老爷子,如果确定没事儿,把费用缴了,人家医生也不容易,又要治病救人,又要承担风险,你看你这一脸伤,要不是人家医生帮你处理,你自己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都不站在男人这边,男人只好不情愿的先去看望了老爹,假模假式的询问了几句,处处都带着引导,想让老人说一些身体不舒服的话,但老人家没有这么多心眼儿,还说进手术室的时候,听到医生一直在耳边安慰,叫他不要害怕,会好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一出,男人是再也没有赖账的理由,同意把费用缴清,可转头又揪住在医院被打的事儿,大有要赖上医院的架势。

    警察要调监控,同时询问当时守在门外的保安,宋喜和张观阳都从办公室出来,看到眼镜男被打成这样,惊讶之余,心里也难免痛快的想,是哪路大神出来惩恶扬善?

    医院每层的监控由各科单独负责,心外安保调出当时的画面,眼看着一个戴了帽子和口罩的男人进了洗手间,约莫半分钟的样子,从里面出来,从头到尾,脸没露过。

    男人见状,瞪眼道:“一定是他!”

    警察问:“你看见人脸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他戴着口罩我怎么看见脸?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你刚刚在病房里面,说从始至终没回过头,怎么知道他戴了口罩?”

    男人大声道:“不是他,他鬼鬼祟祟又戴帽子又戴口罩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护士长说:“来医院的很多人都怕病毒传染,戴口罩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男人接二连三被反驳,怒声说:“你们是警察吗?警察都没说话,你们说这么多,那人是你们医院里的?”

    警察都看不下眼,出声道:“冷静一点儿,你也不是警察,没有证据的指证对任何人都不公平,更何况人家刚救了你爸,又帮你处理伤口,做人还是要讲点儿良心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警察说:“这年头谁还没个病没个灾的,你能保证一辈子不进医院?对人家医生护士都客气点儿,谁也不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被警察一顿呲,男人终于老实下来,护士长偷着瞪了一眼,暗道这种欺软怕硬的人,活该被人打,打死都不想救。

    手术费交了,其余的事儿也不归医院管,警察走后,大家该干嘛干嘛,宋喜回到办公室,房门锁上,第一时间打给元宝。

    元宝接通,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宋喜低声问:“我们医院一个耍无赖的患者家属被人打了,我看着像平时跟我的人,你知道这事儿吗?”

    元宝平静的回道:“知道,我让的,没给你们添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宋喜如实道:“可解了全心外医护人员的恨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打他不光是因为找你们麻烦,也是替他爸出口气,老爷子打不动了,我们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瞬间热血沸腾,出声道:“太帅了,给你们打call。”

    元宝笑了,出声回道:“别让笙哥听见,他谁的醋都吃。”

    宋喜也笑了,下意识的说:“他最帅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好,我一会儿帮你转达给他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