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46章青山不老,为雪白头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兰冬薇这一声,不仅让常景乐转过头,其余人等清一色的闻声望来。

    宋喜看到盛浅予,同样身边的乔治笙也看到了,盛浅予当宋喜是透明人,视线只定格在乔治笙脸上,看着,随即勾起唇角,笑容模糊了礼貌和温柔。

    兰冬薇上前跟常景乐打招呼,“你说有事儿,是约朋友来这儿吃饭?”

    常景乐淡笑着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回的坦然,即便接到兰冬薇电话的时候,他还没跟戴安娜联系。

    兰冬薇目光落在常景乐身旁的戴安娜身上,视线一扫,从头打量到脚,略显玩味的问: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常景乐说:“朋友。”

    兰冬薇心里舒坦了不少,连带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“之前看你们在吃饭,没过来打扰,送你们一瓶酒,你怎么还回送了一瓶,这么客气干嘛?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酒是小喜送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宋喜说:“王妃买的单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我没抢上,常景乐买的。”

    转了一圈儿,又回到常景乐这里,看似没差,但兰冬薇心里又是一阵不爽,暗道常景乐跟戴安娜不是那种关系,干嘛要替她买单?

    盛浅予适时上前,淡笑着说:“谁送的都一样。”说着,她光明正大的看向乔治笙,脸上笑容无懈可击,“什么时候过来的?之前没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来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他们家的手工吐司还不错,应该是你的口味,下次来可以尝尝。”

    一如老熟人之间的闲聊,外人不会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这两年不怎么吃这类东西。”不动声色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盛浅予脸上微笑不减,顺势接道:“好吧,几年不见,都不摸清你喜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句话没说,只是做了个动作,抬起自己跟乔治笙十指相扣的手,看了眼他的腕表,无论是看时间还是秀恩爱,这个动作都是一个颇具冲击性的回应,仿佛一个字没说,却说了万语千言,可以说是明显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出宋喜在呛盛浅予,乔治笙道: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跟常景乐打招呼,“她们两个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应声: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几人互相打过招呼,眼看着乔治笙跟宋喜并肩往外走,戴安娜跟韩春萌挽着手臂也要走,兰冬薇忽然出声说:“顺路把我也送回去吧,正好我爸叫我拿几盒茶叶给景叔叔。”

    这话自然是对着常景乐说的,没问顺不顺路,上来就已经定了结果。

    常景乐不待出声,戴安娜先说:“你不用送我们两个,我们打车回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常景乐道:“太晚了,你们两个女孩子不安全,我送你们。”说话间,他侧头看向兰冬薇,“我先送她们两个,你不赶时间吧?”

    兰冬薇道:“不赶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鱼贯而出,常景乐喝了酒,交给代驾开车,幸好他今天没开跑车,是辆四开的捷豹xj,戴安娜和韩春萌进了后座,常景乐也是立在后座车门边,对兰冬薇道:“你坐副驾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自顾自弯腰进了后面,兰冬薇上车时往后看了一眼,坐在中间的人是戴安娜,心里更醋,女人的直觉,她很不喜欢戴安娜在常景乐身边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喜的车有人帮她开回去,她坐乔治笙的车回家,路上,隔音板降下的后座,宋喜出声道:“她可真有意思,每次见面都要演一出友谊万岁,偏偏说的话夹枪带棒不清不楚,我不是小心眼儿到见她就烦的地步,是她一次两次的做法才让我越来越烦,还没完没了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知道宋喜不是好糊弄的,他也知道盛浅予是故意的,薄唇开启,他声音低沉:“我没藕断丝连。”

    不是明哲保身,而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宋喜道:“嗯,你今天的表现还不错,我知道是她一厢情愿,不会迁怒你的,我就是搞不明白,为了爱情没有理智可以理解,难道她连脸面和脾气都不要了?明明看到你跟我在一起……如果是我,你掉过头来找我,我都不会答应,更别说是上赶着了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宋喜无法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盛浅予的做法。

    乔治笙声音淡淡,“人跟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他很客观的阐述,有人愿爱情纯粹,爱了才在一起,不爱了就分开,简简单单,利利索索,如宋喜;也有人愿爱情如初见,哪怕对方已经走了,可她还留在记忆里,耿耿于怀,不愿接受现实,如盛浅予。

    乔治笙见过盛浅予的很多面,唯独没见过她失去他之后的状态,如今见到了,不喜。就像宋喜说的,打爱的人跟其他人并肩而立的那一刻,就不该再纠缠了,脸面只是其中之一,他会有洁癖,会受不了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他能理解盛浅予的放不下,但真的不欣赏,也不喜欢,现在回想起两人的曾经,也许他们都只看到了对方好的那一面,就像他不知道盛浅予对爱情的看法,她也一定不知道他的心究竟有多狠,说不爱,那就真的一点儿都不爱了。

    乔治笙沉默着,宋喜侧头问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如实回道:“我们能在一起,很不容易。”他无意间收拢手指,将宋喜握得更紧。

    宋喜蜷着手指回应,“余生漫长,我们是不是要互相指教?”

    她声音带着轻笑,乔治笙侧头道:“约法一章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儿,面对面谈。”

    宋喜轻笑着道:“就多沟通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可不是爱跟人讲话的人。”宋喜饶有兴致。

    乔治笙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,差点儿没给宋喜笑死。

    “可能年纪大了,越来越想说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边笑边调侃:“哥,你才二十七,你年纪大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们一起变老。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乔治笙不是情话咔,可很多时候,他特别不加修饰的话,却往往能戳到宋喜心底最柔软的那处。

    青山不老,为雪白头。

    这世上总有一个人,会让对方心甘情愿改变,从前宋喜和乔治笙都特别自负的希望,自己是可以改变对方的那个人,而如今,他们都心甘情愿的承认,自己被对方改变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