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42章 宠妻,嫉妒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声音隔着听筒传来,也能轻而易举的让宋喜浑身过电一般的酥麻,低头拿起笔在本子上乱画,宋喜嗔声说:“大早上就这么酸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昨晚你跟我说的原话。”

    宋喜闻言,当场不认账,“我什么时候说的?”

    乔治笙脸不红心不跳的给她描述,具体到什么姿势,她说这话时是什么表情,宋喜哪儿禁得住这么逗,当即红了脸,蹙眉打断:“哎呀,你烦不烦?”

    乔治笙脸上的表情,她看不到,可她能想象出他眼底带着淡笑的模样,把她逗生气,他再回头哄,这也是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两人日常如胶似漆,聊着聊着,宋喜说:“我总觉得忘了点儿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不着急,慢慢想。”

    宋喜沉默片刻,“想起来了,昨天我们聚会,王妃已经决定要做餐饮,她相中两处门面,一处中兴街263号,一处海宁路76号,都是你们名下的物业吧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是不是都无所谓,看你们喜欢,我叫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宋喜笑说:“还是老公好,等我一会儿跟王妃联系,今晚下班我们一起过去看看,定好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想从你嘴里听一句好可不容易,还得算在你朋友的人情上。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哪有?我昨晚不是一直夸你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后悔了,知道他一定会想歪,红着脸解释:“收起你的联想,我不是说那个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低声回道:“没关系,话说出来就是要人自己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宋喜这边有事儿就先挂了,乔治笙坐在办公室,叫来陈烁,径自道:“叫人把中兴街263号和海宁路76号留下。”

    陈烁应声,马上出去办,不多时敲门进来,说这两个店面都已经被人定了,其中一个交了押金,另一个付的全款。

    乔治笙头都没抬一下,淡淡道:“按合同赔。”

    陈烁点头,“好,我这就通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陈烁走后不久,元宝进来,手里拿着从助理那儿接过的托盘,盘中是一份水果和一杯甜牛奶,这是宋喜给乔治笙养成的习惯,从前助理哪会往他这里送果盘啊。

    打了声招呼,东西放下,元宝一句废话没有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我刚接到昊子的电话,他说香港那边儿最近发现有人蓄意煽动那些老房区的居民,私下里以利诱和威逼各种手段,让他们拒绝搬迁,昊子已经在查是什么人,目前查到一些小混混的底儿,是香港当地的社团,但我们跟他们向来没什么仇,八成是有人雇的,我让昊子想办法跟那边的社团负责人联系上,看能不能透出底儿来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仰头把牛奶喝了,随后点了根儿烟,面不改色的道:“香港的工程是个肥缺儿,也是块儿硬骨头,有些人啃不动也不愿意让我们动,我听说南华社刚换了老大,对外是正常职务交接,都知道是背地里篡权,踩着十几条人命上来的,别看他们地方不大,各个社团勾心斗角,心眼儿多着呢,不排除自己吃不下,又想打着外人的旗号跟着浑水摸鱼。”

    元宝若有所思,“我叫昊子留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家树大招风,明里暗里敌人太多,很多时候不排除借刀杀人的手法,养成乔治笙从不根据预感推测是谁,向来是用证据说话,可有时隐藏在暗里的敌人甚是狡猾,就像情人节给他发来照片和视频的手机号码跟邮箱,他私下里找人去查,结果手机号码是个初中生的,他手机被偷了,邮箱地址加密,电脑高手解了很久后解开,上面只有一句:just。for。fun。

    宋喜见宋媛的时候,也曾问过照片是不是她发的,宋媛否认,所以这事儿到现在都是个迷。

    因为想到沈兆易,乔治笙看似无意的问了句:“乔铭宇的事儿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我按你说的告诉乔铭宇,叫他咬死了郑霖,没想到沈兆易还真不含糊,听说他是去郑宪弘家里把郑霖带走的,完全没给郑宪弘面子,还有爆炸的事儿,查出来了,是郑霖叫人做的,证据已经给了刑侦那边,经侦这里有地下赌场的物证,也有人证,郑霖面临双重起诉,郑宪弘觉的沈兆易很狂,不给他面子,私下里放出话来,要弄沈兆易,姓沈的也不是省油的灯,据说在查郑宪弘的底儿,郑宪弘不干净,根本架不住查,现在两边闹得很僵,他这个检察院副院,别说提正了,闹不好副的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闻言,意味深长的问了句:“你说这世道真有天生的英雄?”

    元宝听出乔治笙的言外之意,靠在桌边,不咸不淡的回道:“可能从小受家庭影响吧,爸爸和哥哥都判刑坐了牢,指定没少受人指指点点,人都有两个极端,像他这种情况,要么彻底变坏,要么无限正义,他选择了后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元宝又径自补道:“但我觉着他的选择很勇敢,毕竟学坏容易学好难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有些嫉妒沈兆易,从前是嫉妒对方比自己先认识宋喜,可那天在事故现场救人,回家后宋喜说了句,他不仅在我心里是英雄,在所有人心里都是,当时不觉得有什么,可刚才元宝说沈兆易的选择很勇敢,猛地让乔治笙嫉妒起沈兆易的为人,没有什么人是天生的纯粹,不过都是后天的选择罢了,沈兆易选了一条很难走的路,有多难,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,可就是这份坚持,是宋喜打从心里佩服,也是乔治笙永远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因为深知永远无法做到,所以心底难免挫败。

    元宝怕乔治笙又想到什么,没事儿酸着自己,下巴一抬,示意乔治笙手边的果盘,开口道:“宋喜给你养成的习惯挺好的,陈烁他们都偷着跟我说,你最近心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不动声色的收回思绪,也不掩饰的‘嗯’了一声:“是心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元宝笑了,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你心情好,下面人都跟着少遭点儿罪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猜到元宝往后要说什么,眼皮一掀,认真的问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找一个?”

    元宝不着痕迹的从桌边下来,同样一本正经,“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,给昊子打个电话,一堆事儿要办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