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38章主位不好坐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一共五个人吃饭,韩春萌倒腾出八道菜,都是特色菜改了新做法,漂亮的盘子加上仔细的摆盘,宋喜赞道:“就差红了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拎着两瓶红酒,“红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接过去开酒,凌岳去洗手间洗了一分钟的手,待到走回饭厅,其余人已经坐好,把主位留给他。

    戴安娜说:“坐吧凌医生,今儿你是主角。”

    凌岳面色淡淡的道:“我当什么主角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他还是拉开椅子,坐在了主位。

    戴安娜率先举起酒杯,出声道:“时隔多年,难得看见凌医生被情所伤,来吧,大家一起干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……简直角度清奇,除了凌岳之外,所有人都表示乐于干一个,唯独凌岳本人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戴安娜朝着他挤眉弄眼,“你不用笑,喝就行。”

    凌岳抬起手,修长的手指握着高脚杯,大家一起碰了下,杯中酒不多,他全喝了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韩春萌迫不及待,“同志们赶紧试菜,好坏给打个分,我好继续改进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吃了菠萝古老肉,吃到一半就抬手横在韩春萌肩膀上,不吝赞美:“还是我媳妇儿手艺棒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勾起唇角,边笑边道:“还是我旭哥捧场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瞥向凌岳,“看见没?教科书般的演绎,喜欢就要说出来,很喜欢就要大声的说出来,你不说,谁知道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不知韩春萌往顾东旭嘴里塞了什么,顾东旭配合的大声道:“超好吃!”

    宋喜边吃边笑,很想把这场景录下来,等到没意思的时候找出来看看,保准又能开心一整天。

    桌上‘分帮结派’,顾东旭和韩春萌旁若无人的秀恩爱,戴安娜对凌岳孜孜不倦的教导,宋喜连听带吃,两不耽误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戴安娜带头举杯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聚会都会喝些红酒,小酌怡情,然而今天情况特殊,凌岳最近心情太差了,虽然他不哭不闹,可所有情绪都憋在心里,让亲近的人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一瓶红酒喝完,顾东旭又开了第二瓶,宋喜吃得差不多,放下筷子对凌岳道:“你跟小雯都没错,站在医生的角度,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对病人的一视同仁,同样站在女人的角度,我也完全理解小雯的伤心甚至是失望,我们女人是听觉动物,你对我好,我能看见,但我更希望你明确的跟我说一声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凌岳微垂着视线,抬手从顾东旭要红酒,顾东旭把他的酒杯拿过来,帮他倒了一杯,凌岳马上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戴安娜道:“无论什么样的女人,是活泼开朗还是霸道自信,我们骨子里都会有不安全感,或者换句话说,需要认同感,你说你喜欢,你喜欢又不说,我们不是彼此肚子里的蛔虫,更何况就你这张冷冰冰的脸,别说乔艾雯了,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,偶尔还觉着你看我的表情,像是跟我不怎么熟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桌上其他几人当场就笑了,就连凌岳都掀起眼皮,回了句:“不熟我让你损了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说:“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,知道你是什么脾气,最关键的是,我不喜欢你,所以咱俩才能相安无事到现在,人家乔艾雯跟你认识多久?听小喜说,她一直在追你,是,你长得帅,条件好,有让人捧的资本,可人家乔艾雯也不差啊,凭什么成天追在你屁股后面转,还不是因为喜欢你?喜欢一个人很容易的,可你知道费力追一个很喜欢的人有多难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下子就引起了在场三个女人的共鸣,宋喜没主动追过乔治笙,可她经历了一段暗无天日的暗恋时光,那种不确定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,对方无意间一个小动作,自己心里已经上演了一出大戏的疲惫感,想想都让人恐慌。

    韩春萌坐在椅子上,噘着嘴道:“这话我最有发言权了,我跟东旭认识快十年,如果他不说喜欢我,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很多人都说喜不喜欢一个人,眼睛会说话,都是骗人的,只要藏的好,谁知道你当我是朋友还是兄弟?”

    韩春萌这话真相了,在凌岳看来,他对乔艾雯的喜欢应该路人皆知,他允许她每天往医院跑,允许她往他办公室里面塞鱼缸,养鱼,后来还换了沙发靠垫儿,鼠标,鼠标垫儿…一切让他觉着不能拒绝的东西,她全给换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喜欢,怎会如此纵容?

    然而这些在乔艾雯看来,或许只是朋友,他不说,她永远不确定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说,凌岳就默默地喝酒,第二瓶红酒刚打开,其他人还没等喝,他一个人喝了大半瓶。

    宋喜在劝他跟乔艾雯好好谈一下的时候,戴安娜转身不知去了哪儿,回来拎了两瓶茅台。

    顾东旭见状,笑道:“从红跳白,妃姐就这么社会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转圈给几人倒酒,酒倒好,又变魔术似的掏出几颗枸杞扔在杯子里,念叨着:“白酒配枸杞,红酒配党参,刚才忘放党参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酒量浅,喝了两杯红酒就有些飘,一本正经的接道:“前半生浪荡,后半生煲汤,一边熬夜,一边涂眼霜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坐下来,云淡风轻的说:“孜孜不倦熬夜,勤勤恳恳护肤,喝醉烈的酒,坐最贵的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宋喜撑着下巴,笑的慵懒,总结道:“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”

    顾东旭还能说什么?连称几人是社会人儿。

    桌上笑得笑,愁得愁,好在喝酒之后什么话都更容易聊,凌岳自己喝光了一瓶红酒,随后又拿着空杯子要白酒。

    宋喜离他近,一边倒酒一边道:“我们不是十七八的年纪了,总觉得错过的就是没缘分,有些人一旦错过,后面,十年,二十年,这辈子都没有了,不会后悔吗?”

    宋喜给凌岳倒了大半杯的白酒,不知凌岳是喝多了还是没注意,竟然把白酒当红酒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红酒有后劲儿,白酒是当时就冲上头,一瞬间,凌岳太阳穴处突突蹦了两下,感觉这么久一直积压在心底的情绪,像山洪一般涌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