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18章 爱就好点儿,不爱就远点儿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乔治笙晚上回老宅接宋喜,那时候任丽娜已经回来了,正跟宋喜说白天去寺庙求子的事儿,宋喜打着哈哈说:“妈,我跟治笙都还小呢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道:“我没催着你俩今年一定要孩子,明年或者后年,其实像你们两个的年纪,我朋友的孩子都生二胎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看出任丽娜求孙若渴,也不敢太悖着,只呵呵跟着笑。

    乔治笙进门后坐下没多久,任丽娜又开始跟他念叨,他回的特别痛快:“还没过够二人世界,不着急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急着问:“那你准备过多久的二人世界啊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平静的回道:“过不够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任丽娜拿乔治笙没辙,宋喜心底高兴,不敢明目张胆的声援,默默地给他剥了个橘子。

    等到离开乔家,大门才刚合上,宋喜就忍不住挽着他的手臂,抬眼说道:“真义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私下里说好了,她这几年忙工作,暂时不要孩子,乔治笙同意,所以刚刚才在任丽娜面前把责任都揽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晚上回家好好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明白了,嘴上不置可否,心底已经想好了补偿。

    漆黑的房间,床垫有规律的发出声响,宋喜咬着唇瓣,乔治笙呼吸比平时沉重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,宋喜说要给他按摩,乔治笙反叫她躺在床上,说她上一天班辛苦了,给她按按。

    宋喜趴下之后,享受着乔治笙的服务,还夸他一句手艺好,闭着眼睛,她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,乔治笙秉持着服务到位的宗旨,身体力行的证明了,他不止手艺好,活儿更好。

    宋喜睡觉很沉的一个人,不是被他的动作弄醒,而是被身体诚实的反应吵醒,她没办法做到不回应。

    记得每次很累很累之后,宋喜都会问乔治笙一句:“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的答案很微妙:“我最近睡眠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那是,每天临睡前这么消耗,谁都睡的香。

    乔治笙躺在床上,双手扶着宋喜的腰,帮她省力,这是宋喜最怕的姿势,特磨人,可他超喜欢,总觉着这样就是她在讨好他。

    宋喜也把这项服务作为福利,每次想哄他开心的时候,就拿出来用一用。

    主卧中即便不开灯,也能想象出的旖旎,每一个呼吸和声音都让人浑身发麻,半夜三更,正是夫妻灵魂交流的最好时间,谁也没想到这种时候,会有人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放在床头柜处的手机先是一亮,慢半拍才是铃声。

    宋喜眯眼看去,停下动作,乔治笙也侧头看了一眼,是宋喜的手机在响,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:师兄。

    宋喜问: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乔治笙扶着她的腰,薄唇开启,声音性感暗哑:“谁的都不接。“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主动挺腰,宋喜顿时软了一截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手机一直在响,宋喜有心无力,到底被他吃干抹净,才肯放她下来。

    乔治笙下床之前,把手机递给她,“凌岳找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迷迷糊糊,哼了一声,再次睁开眼睛,按亮手机,果然看到凌岳的未接电话,已经过了二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给凌岳打过去,没响两声他就接了,宋喜说:“喂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声音软软的,倒也像是睡着了刚被吵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凌岳道:“你给小雯打个电话,看她回没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喜稍一迟疑,紧接着问:“她不是去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凌岳沉默片刻,沉声回道:“她来的时候,看到白倩在我家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喜顿时清醒了,拿着手机翻了个身,她平躺在床上,睁着眼睛道:“她怎么会在你家?你们干嘛了?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我跟她能干什么?白倩带着孩子找上门,说孩子不舒服……我刚把孩子送去医院,孩子在外面也遭罪。”

    宋喜耐心听完,真的好想骂人,她甚至躺不住,坐起身,另一只手拢了下头发,蹙眉道:“我今天跟小雯聊了,她说只打了白倩一耳光,至于白倩身上那么多伤,根本不是小雯打的,还有小雯为什么打白倩,因为白倩从小雯一张口就要三千万,如果给她三千万,她就离你远远的,小雯没给她,还录了音,说她再跟你面前晃悠,就把录音发给她家里人听,从头到尾都没提过孩子的事儿,更没逼她带孩子出院。”

    凌岳听完,半晌没出声,最后压抑着道:“你快点儿帮我看看她回没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喜也着急,说了声‘挂了’,随后打给乔艾雯,乔艾雯关机了,她发微信,对方也没动静。

    乔治笙放好水从浴室出来,见宋喜蹙着眉头在打字,开口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喜抬头说:“除了给小雯打电话,还怎么样能确定她在不在家?她跟凌岳闹误会了,从凌岳那里生着气出来的,我们都怕她没回家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没说话,走到床头柜处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给元宝,他本想问今天是哪批人负责乔艾雯的安全,这样就知道乔艾雯去了哪儿,结果元宝说:“小雯在我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嗯,挂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跟元宝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宋喜有些诧异:“他们怎么在一起?”

    乔治笙面色如常的回道:“小雯一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,十有八九会去找元宝聊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底也带着几分狐疑,试探性的问:“元宝对小雯,有其他方面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喜一副‘这我就放心了’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治笙掀开被,单手将她捞过来,抱起往浴室走,淡淡道:“你这什么表情,替凌岳担心?”

    宋喜勾起唇角回道:“我师兄拿元宝当假想敌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就算没有元宝,他自己也该想想惹翻小雯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宋喜后知后觉,眼神一变:“对了,我怎么跟凌岳说,小雯和元宝在一起?”

    乔治笙将她放进偌大的按摩浴缸中,抽走腰间浴巾跨进来,水声响起,“直说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你想让凌岳吃醋?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我没这么无聊,元宝不喜欢小雯,也不乐意掺和别人感情上的事儿,凌岳是你师兄,有些话我才压到现在才说,他要是喜欢小雯,就对她好点儿,要是不喜欢,就趁早远点儿,不主动,不拒绝,最后光伤害算什么?”

    乔治笙生气的时候,瞳孔的颜色总是格外的暗,比夜还要黑,宋喜替凌岳讲了些好话,可也觉着凌岳该受些刺激了,不然他这种性格,永远都被动等着被爱。仿佛已经丧失了主动爱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躺在乔治笙怀里,宋喜打了个电话给凌岳,他那边接的很快,一看就知道守着手机。

    宋喜道:“我问到小雯在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凌岳低沉着声音问:“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跟元宝在一起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跟元宝在一起,的确不用担心,但这是对所有人而言,除了凌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