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16章 露了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乔艾雯接到宋喜打来的电话时,正跟房间里面默默地流完第n次眼泪,划开接通键,她声音略微低沉:“喂,嫂子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面传来的却是凌岳的声音:“脾气这么大,我还没说你什么,你倒先把我删个干净,出来,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一起吃饭,话还没等说完,乔艾雯挂了,凌岳再打她就不接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有脾气的人,可此刻却不觉着多生气,只是无奈和无力居多,到底是他有问题,还是她真不觉着自己做的有哪里不妥?

    仔细回忆两人吵架时的对话,是不是那句‘你是黑社会吗?’说的重了?惹她不高兴了?

    凌岳想跟乔艾雯面对面的聊一聊,可她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转身走进宋喜办公室里面,宋喜跟韩春萌都抬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宋喜问。

    凌岳把手机放桌上,面色淡淡不辨喜怒:“没接。”

    宋喜问:“你们之前吵架了?”

    凌岳如实回道:“我问她是不是打了白倩,还拿家人威胁,当时有些生气,说她是黑社会,估计把她戳到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内心戏都表现在脸上,瞪着眼睛瘪瘪嘴。

    宋喜也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,“难怪她给你拉黑。”

    凌岳道:“她动手打人,打就打了,大不了出事儿我替她扛着,我就不说什么了,但她拿孩子威胁人,这是什么性质?白倩匆匆忙忙带孩子出院,孩子万一有个闪失,怎么办?谁能负责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你说的这些我都懂,你要是一句一句跟小雯说,她也能理解,关键你一上来就是批评人的口吻,谁知道你是为孩子,还是为孩子她妈?还说人家黑社会,要是我,我也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从旁道:“偶像,跟女人说话,永远别把理放在第一位,先把毛捋顺了,只要女人不在气头上,你说什么我们都能听进去,但你要是先把人惹毛了,哈…就算是杀人放火了,我们宁愿坐牢也不认错。”

    凌岳坐在沙发上,绷着一张俊脸,看得出心里特别烦躁。

    宋喜说:“别烦了,不管怎么说,小雯把白倩弄走也是因为在乎你,不喜欢的人,谁劳什子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?多少人就盼着白倩在这儿,能隔三差五的看个热闹,你不是小雯,你不懂情敌在眼皮子底下转悠的滋味儿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道:“不怕贼偷还怕贼惦记呢。”

    凌岳提了口气,对宋喜说:“你有空联系她一下,她现在不接我电话,你告诉她,我没有怪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宋喜淡笑:“现在知道急了?”

    凌岳不语,心头当真是百转千回,万般滋味。

    当晚下班,乔治笙打给宋喜,他晚上有饭局走不开,问她晚上什么安排,宋喜回道:“你忙你的,别管我了,我一会儿联系小雯,她跟我师兄闹了点儿矛盾,把我师兄拉黑了,我得去找她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白天忙一天,晚上还兼职给人处理感情,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累也得分人,你亲妹妹我小姑子,难道我看着她跟我师兄冷战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你回我家吃吧,我晚上忙完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少喝酒,晚上回家我帮你按摩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低声说:“谢谢老婆。”

    宋喜这边心花怒放,唇角勾起,出声回道:“不客气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要说乔治笙从前擅长冷言冷语,最不会的就是甜言蜜语,可自打上次惹她生气,发微信哄了一通之后,他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,最近嘴巴甜得很,老婆挂在嘴边上,宋喜每次听他喊老婆,都会忍不住气血翻腾,脸色一红,然后心情好一整天。

    跟他聊完之后,宋喜微信上找了乔艾雯,说现在回家去看她,问她要不要带什么。

    乔艾雯说:什么都不用,我现在心如死灰,分分钟可以遁入空门。

    宋喜说:别急,等我去给你带凌岳的一手消息,保准你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乔艾雯:别跟我提他,烦。

    宋喜改口问:妈想吃萝卜糕吗?我去陈记帮她买点儿。

    乔艾雯回道:不用买了,她不在家。

    宋喜去了乔家,保姆帮她开门,嘴上说着:“宋小姐回来了,刚才七少爷打电话,说让厨房做您喜欢吃的菜,是现在做,还是等会儿您饿了再吃?”

    宋喜说:“稍等一会儿吧,我先进去看看小雯。”

    换了鞋,宋喜往里走,到了乔艾雯房门前敲门,里面传来一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宋喜推开门,看到乔艾雯躺靠在床边,眼睛通红,手边的垃圾桶里满是纸,都是过来人,一看就知道没少哭。

    “家里就你自己,妈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保不齐跟哪个老伙伴出去过夜生活了,留我一个人在家伤感,后妈。”

    宋喜习惯了,把包放在沙发上,脱下外套说:“妈就算在家,你也不会在她面前哭,还不如自己在家,哭的痛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刚想点头说是,话到嘴边,马上挑眉:“你可别误会,我不是因为某人哭,我是看电视剧扎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喜面不改色的‘嗯’了一声:“你说你得了红眼儿病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乔艾雯想翻个白眼儿,但眼皮子肿了,没翻上去,作罢。

    没外人,宋喜开门见山的道:“听说你把白倩打得特别惨,我是没看见,一帮小护士传得邪乎,这个说眼睛封血了,那个说手背破皮了,还有人说她回来的时候头发还是乱的,你找人收拾她了?”

    闻言,乔艾雯抬眼回道:“我就扇了她一巴掌,再没动她一根手指头,怎么她回心外的时候弄很惨吗?”

    宋喜愣了一下,紧接着道:“我是听她们这么说的,今天白倩回来之后,死活要带孩子办理出院手续,搞得护士长现叫人传话,把凌岳从手术台上叫下来的,我来之前也跟凌岳聊了几句,他让我帮他带个话,之前说错话是一时情急,你拿孩子要挟白倩出院,凌岳心软,又是主治医生,他是担心孩子出院之后会有事儿,不是担心白倩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乔艾雯就蹙眉打断:“等会儿…拿孩子要挟白倩?我什么时候拿孩子要挟她了?”

    宋喜道:“凌岳说的,那肯定是白倩在他面前这么说了,不然他怎么会提这茬?”

    乔艾雯一时间气顶心头,骂了一句英文的脏话,当即就要掀被子下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