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11章 杀人不见血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陈烁当晚接到乔治笙的电话,隔天就已经通知海威和旗下所有分公司,暂停一切和盈泰地产有关的项目,盈泰那边闻讯,简直就是晴天霹雳,关键因为什么也不知道,从下面打听到海威总公司,俞勇峰甚至联系到海威的高层,可高层人员一概不知,只说消息最早是从一助口中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俞勇峰托了几道关系才联系上陈烁,陈烁三缄其口,俞勇峰急得不行,可陈烁是真的不知道原因,实话实说,自己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,最后提醒了一句:“俞总,您不要从海威这边下手打听原因,我们都不知道,建议您看看是不是自己那边出了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俞勇峰自然要查,可整个公司从上到下全是一头雾水,工作上任何环节都没有出错,所有管理层也没有跟海威方面发生过任何冲突,俞勇峰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,怎么海威就忽然对盈泰下这么重的手?

    这事儿才过去一天,俞勇峰就愁的眼底浮了一层红血丝,晚上回家,老婆见状,问他出了什么事儿,俞勇峰把话一说,他老婆也惊得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且不说海威是盈泰特别大的上家,没了海威的生意,盈泰损失巨大,单说海威背靠乔家,很显然,这是无形中得罪了乔家,所以才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俞勇峰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,给很多人打电话,就是想打听到是何原因。

    他老婆坐在一旁,也跟着提心吊胆,结果沉默半晌,忽然灵机一动,出声说:“欸,让瑶瑶找盛家打听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俞勇峰看向她,女人说:“瑶瑶不是跟盛市长的女儿关系特别好嘛,听说盛市长的女儿回国了,你说盛家能不能帮上忙?”

    如今俞勇峰也是走投无路,死马当活马医,叫他老婆打给俞靖瑶。

    当时俞靖瑶还在外面玩儿,接了家里面的电话,她妈让她回家,她说:“什么事儿?我这边朋友聚会还没散呢。”

    女人只好道:“你去旁边接,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俞靖瑶走至无人处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女人道:“海威突然终止了跟咱们家的所有合作,你爸打听了一天,也没问出是什么原因,现在都火烧眉毛了,实在没辙,想着让你去问问盛浅予,看她能不能帮忙问问,到底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俞靖瑶沉默了,她拿着手机,脸色煞白,像是被吓坏了,呆呆的站在走廊一处。

    没听到她回应,她妈在电话里面问:“瑶瑶?你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俞靖瑶嘎巴一下嘴,却没有马上发出声音,愣是停顿几秒才道:“哦,好,我帮你们问一下浅予。”

    她妈嘱咐:“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,你求她帮帮忙,这对咱们家可是天大的事儿啊,生意是小,现在你爸就怕是哪里做的不对,得罪了乔家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越说,俞靖瑶脸色越白,最后都从煞白变成了惨白,像是被人抽干了血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怎么挂断的电话,俞靖瑶脑子一片空白,好半晌才后知后觉,打电话,给盛浅予打电话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的时候,俞靖瑶亲眼看见自己的手指在发抖。

    电话拨过去,响了半天盛浅予才接,很低的声音:“喂,瑶瑶。”

    俞靖瑶跋扈惯了,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,可此时一开口,声音却控制不住的哽咽了:“浅予,我妈刚才打电话给我,说海威终止了跟我们家的一切合作,我爸打听了一天,也没问到为什么,你说是不是因为那天在餐厅里面,我跟宋喜作对,所以乔治笙故意报复我,连带着整我们全家啊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盛浅予那边无一例外也是沉默,一如之前的自己。

    俞靖瑶眼泪在眼眶打转,强忍着哽咽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怎么跟我爸解释?”

    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,都明白什么叫身家利益放在前头,小孩子的世界,可以单纯的因为合得来而抱团,朋友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,可成年人的世界,站队就要做好共同承担风险的准备。

    盈泰突然被海威拉进了‘黑名单’,俞靖瑶左思右想,只能是因为自己惹了祸,俞勇峰恨不能把海威供着,也特别忌惮乔家,不可能在生意上得罪,若是知道是因为她在外,呈口舌之快直接惹怒了乔治笙,怕是不打死她,也要把她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俞靖瑶在这头急得一如热锅上的蚂蚁,心底又犹如惊弓之鸟,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后悔,没多久,手机中传来盛浅予的声音,永远都是那副轻柔却镇定的口吻:“先别急,我找人帮你打听一下,就算真像你说的,因为那天的事儿连累你家,造成了多少损失,我帮你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俞靖瑶心底总算有了底,一边点头一边说:“浅予,我不后悔替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说:“我知道,所以我更不会让你们家受连累,告诉你爸妈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几句之后,挂断电话,俞靖瑶赶紧给家里报信儿,另一边,盛浅予躺在没开灯的卧室中,一股强烈的酸涩感涌上,瞬间喉咙哽咽,鼻子发酸,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用找人查原因,连俞靖瑶都能想通的东西,她又怎会不知?更何况乔治笙是什么性格,什么处事方式,没人比她更清楚,他这是隔空在打她的脸,拿俞靖瑶家里开刀,杀鸡儆猴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生来就有这种本事,哪怕不对她用一兵一卒,也能让她瞬间溃不成军,这个人,就是乔治笙。

    盛浅予觉着自己不是躺在了床上,而是躺在了万刃架上,刀尖将她浑身上下戳破,鲜血淋漓,他明知道她跟俞靖瑶的感情,却下了这样的狠手,就因为俞靖瑶在饭桌上说话气着宋喜了?

    他竟然为了宋喜做到这种地步,还偏偏是一点小事儿!

    想到宋喜,盛浅予气得浑身发抖,可想到乔治笙,她却心疼到连拳头都握不紧,这是她最爱的男人,也是曾经最爱她的男人,怎么……就变成今天这样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