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06章 她发脾气很难哄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宋喜躺在床上掉眼泪,身边只有七喜陪着,可乐被抱到王妃那里养,韩春萌说这样就可以就近每天见着,两只猫在一起待久了,冷不防分开,七喜最近也很是忧郁,一双碧蓝色的双眼中,总是透露着思念好友的落寞,所以眼下一人一猫窝在一起,好生可怜。

    手机放在床头边,连着响了好几声,宋喜借着抽纸,顺手也把手机拿过来,打开微信一看,竟然是乔治笙找她。

    老婆,对不起,今天让你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看到第一句的时候,宋喜就猛然一股心酸,当即眼泪流的更多 ,视线模糊,她抬手擦掉,继续往下看,乔治笙道:我不知道俞靖瑶敢当着你的面儿说这些话,如果早有人告诉我,我一定当众让她后悔,至于盛浅予的话,她怎么想我管不着,我已经明确跟她说过,我跟她之间不可能了,我爱的人是你,我知道你不光是生她的气,更是生我的气,以前做过的事情我不否认,也没什么好辩解的,还有今天让你受的委屈,都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老婆,你说,我怎么做你能原谅我?

    别生气了好吗?也别偷着掉眼泪,我真的会心疼的。

    乔治笙在现实中都未必会说这些话,反倒打字的时候都说了,宋喜拿着手机掉眼泪,不是迷茫该不该原谅他,只是控制不住的嫉妒和伤心,原来他跟盛浅予也有一段那样的曾经。

    前任这个东西,不是不能有,只是对于宋喜和乔治笙这种嫉妒心很强的人而言,他们希望在自己最爱的人心里,地位是最高的,所以一旦攀比觉着某人对前任比对自己好,那内心世界的理智一定会瞬间崩溃,宋喜甚至后悔在饭桌上对盛浅予太过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乔治笙打了电话过来,宋喜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迟迟未接。

    好吧,就算盛浅予和俞靖瑶的一唱一和不关他的事,那他在盛浅予面前语塞总是真的吧?

    想到此处,宋喜把手机放在一边,完全打消了接通的念头。

    电话打了几个,宋喜都不接,微信看没看,他也不知道,又过了一会儿,宋喜门口传来乔治笙的声音:“老婆,开门。”

    宋喜躺在床上,一伸手,把灯关了。

    房间中霎时一片漆黑,宋喜在黑暗中睁着眼,眼前是形状怪异的阴影,大概五秒钟的样子,钥匙插入孔内的声响传来,乔治笙从外面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宋喜平躺着,阻拦不及,只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中,乔治笙迈步朝床边走来,旁边的垃圾桶里都是她用来擦眼泪的纸巾,虽然她闭着眼睛,可眼皮还是微微肿着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,乔治笙俯身要去碰她,宋喜当即翻身面向床内,不让他碰。

    乔治笙的手停在半空,慢半拍收回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宋喜听到身后传来男人熟悉的低沉声音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宋喜心中暗道: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?错哪儿了?

    乔治笙说:“今天人多,我的确想过给盛浅予留点儿面子,我不知道她说过那种话,不然我一定替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宋喜又开始心酸,紧闭双目,她生怕在他面前掉下眼泪。

    他承认了,其实他还是在意盛浅予的感受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想体面的分开,不想彼此见面就仇人一样分外眼红,但这个前提是她不能动我的人,如果她跟你作对,那她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的性格让他在感情方面注定是吃亏的一个,别说是不愿意谈及前任,他在宋喜面前连朋友都不过多评价,平时宋喜还是很欣赏他的这份爷们儿,可涉及感情,前任,女人又会矛盾嫉妒,所以乔治笙今天必须给她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他最后的那句,如果她跟你作对,那她就是我的敌人,终于还是说到宋喜心头上了,其实说女人复杂,很多时候,女人也只是孩子气的想要争个高低。

    盛浅予之于乔治笙,就像沈兆易之于宋喜,时间决定他们早遇到,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,而如今唯一能攀比的,就是谁对谁更爱一点。

    宋喜没转身,也没睁开眼,黑暗中她唇瓣开启,声音平静的道:“跟她当敌人,你舍得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如果今天是沈兆易要跟我为敌,你站谁?”

    宋喜眉头一蹙,明明是他不对,他还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乔治笙的确是这样腹黑的人,哪怕是哄人的当头,他也想举个最恰当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拉你下水,只是想让你明白,最重要的不是谁喜欢我们,而是我们喜欢谁,你没选沈兆易,我也没选盛浅予,现在是我跟你在一起,谁动我老婆,先来问问我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男人跟女人注定思维不同,男人不大纠结过程,更注重结果,所以他也越发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过去,而是当下,未来。

    宋喜理智上可以认同,但感性上还是受了伤,所以干脆不吭声,恢复沉默。

    乔治笙也不着急讲话,掀开被子要进来,宋喜声音偏冷的说了句:“你下楼睡吧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这辈子也没吃过闭门羹,之前被关了好几次,现在连床都不让上了。

    动作略微一顿,他忽然加快动作,直接掀开被子躺进去,跟宋喜之间隔着一手多宽的距离,薄唇开启,低沉着声音说:“我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知是默许还是懒得跟他讲话,没再出声,寂静的夜里,两人躺在一张床上,却始终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宋喜侧躺,乔治笙平躺,这样的夜晚注定谁也睡不着,乔治笙等了老半天,宋喜的呼吸还是清醒的,乔治笙侧过身,一把将她揽到怀里,宋喜没阻止,也没出声,光用身体动作已经表现出冷淡二字。

    乔治笙的唇瓣贴着她的后脑,低声道:“气这么久还不睡,不困吗?”

    宋喜不语,乔治笙又说:“跟我赌气是小,把自己气坏了是大,你气出个好歹,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无论他说什么,宋喜就是不接话茬,乔治笙终于知道她的醋坛子倒了有多恐怖,现在别说躺在一张床上却什么也做不了,他就是哄都没处下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