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一笙有喜 第602章 回忆的甜苦,因人而异

时间:2018-04-20作者:鱼不语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,我国文化博大精深呢,由一道菜而引发的背后含义,端的是聪明人的游戏,越是看似不以为意的话,越是引人深思。

    宋喜送给盛浅予一句:这是我老公。

    盛浅予马上就回应她一句:他的好,我也知道,至今仍旧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这话岂止是听得宋喜炸肺,戴安娜跟韩春萌皆是怒从胆边生,就连顾东旭也有些坐不大住,感觉如果两方随时开战,他得时刻关注着桌上的利器,比如花瓶啊,盘子啊,烟灰缸之类的。

    要说桌上唯一没有真正意义上参与这场战斗的人,也就只剩下叶祖题了,无论宋喜还是盛家,他都可以相处的不错,做得好,这叫八面玲珑左右逢源,做不好,这叫溜须拍马市侩小人,很显然,叶祖题是前者,当然了,这也是宋喜没有正式跟盛浅予之间开战,所有人都可以面和心不合的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若是以后两人势同水火,他也就势必要选择一方了。

    光是点菜就点的人火大,待到店员拿着点餐簿出门之后,包间中被迫又陷入新的一轮‘心机’聊中,先是戴安娜抬起宋喜的左手,盯着她无名指处的红色钻石,不无感慨的说道:“你说你为了事业牺牲多大?八克拉的黑钻都不能戴,我要是你,恨不能天天戴着打牌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撑着下巴,脸颊的肉自然堆起,她发自内心,无比真诚的说道:“不用八克拉的黑钻,光是三克拉的红钻已经足够晃瞎我们广大未婚女同事的眼了,最可气的是,科里有人问小喜这戒指多贵,丫竟然说假的,戴着玩儿的,你说气不气人?”

    戴安娜忍俊不禁,桃花眼弯起来特别媚气,嗔着说道:“我又想起那句,幸好她老公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跟韩春萌旁若无人的调侃,说是气旁边人吧,说的也都是实话,她们只想让某些人明白,人家宋喜和乔治笙过得好好的,菜是好吃,但已经成私房菜了,外人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顾东旭从旁听着,暗道女人的战场,果然是杀人不见血,男人在这方面,永远拍马不及。

    这边正聊的热闹,沉寂了片刻的俞靖瑶也开始说话反击,她对盛浅予道:“之前我过生日,那时候你还没回来呢,你知不知道我男朋友送我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盛浅予猜:“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车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戒指,不会跟你求婚了吧?”

    俞靖瑶翻了个白眼儿,倍儿嫌弃的说:“他倒是有这个打算了,关键你说他营造气氛吧,竟然送了我一个一米多高的熊,说是他亲手缝的,缝了三个多月,还给我看他手指头都扎坏了。”

    韩春萌侧头撑着脸,只有宋喜和戴安娜能看见她飞了个白眼儿。

    原以为俞靖瑶在炫耀,结果这些都是铺垫,在盛浅予笑后,她径自道:“我对我男朋友的要求,就跟你男朋友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喜乍一听盛浅予男朋友,还以为她又找了,可紧接着往下听,顿时心底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俞靖瑶说:“还记得上大学那会儿,咱们学校管的太严,都大二了还查寝,你为了偷跑出去见你男朋友,三米多高的院墙都敢爬,有一次崴到脚,你男朋友还跟学校翻脸了,搞得没多久学校就单独给你开小灶,让你畅通无阻。”

    盛浅予似是回忆到那幕,唇角勾起,眼底藏不住的幸福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最绝的还是你,我们一学经济管理的,你非要报个雕刻的选修,雕不出来还要挂科,影响你学霸的光环,最后那个结业作品,是你男朋友给你雕的吧?当时你要不说,我们都以为你在哪儿买的呢。”

    宋喜听到第一件事儿,已经怀疑是乔治笙,等听完第二件事儿,已经是板上钉钉,原来某人还给盛浅予雕过结业作品,好,很好。

    乔治笙会雕刻,戴安娜和韩春萌不知道,顾东旭知道,乔顶祥还在世的时候,跟他显摆过。

    真心坐不住椅子了,顾东旭默默地掏出手机,找到乔治笙的电话号码,发了条短信过去,言简意赅,报上地址,说遇到盛浅予,对方还当着宋喜的面儿聊过去。

    宋喜面儿上依旧淡定,跟身边人谈笑风生,仿佛根本没听到俞靖瑶和盛浅予在说什么,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,她嫉妒了,明知道那是过去的事儿,可她仍旧控制不住生气,恨不能直接对着她们甩一句:“上外面说去,不咬人膈应人!”

    但是理智告诉她,不是忍,而是冷静,如果盛浅予还对乔治笙念念不忘,那么自己的存在,自己手上的戒指,哪怕是身边朋友的一句话,都会在盛浅予心底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爱情这回事儿,爱了就是软肋。

    既然现在占上风的是她,她又何必提前露出焦急的模样?

    从前她不想让乔治笙见盛浅予,一眼都不想,可此时此刻,嫉妒之火攻心的宋喜,脑海中竟然蹦出一个念头,叫乔治笙来,说多少话都没用,她必须让盛浅予亲眼看见,乔治笙到底是怎么选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个念头,宋喜还没付诸行动,不过想曹操,曹操到,手机响了,乔治笙打来的。

    宋喜起身,戴安娜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宋喜声音不大,盛浅予却是面色刷的一白。曾几何时,乔治笙电话这头的人,是她。

    宋喜拿着手机走出包间,划开接通键,因为情绪复杂,未免开口就发火,所以故意克制,变得平静没有喜悦:“喂。”

    乔治笙直接开门见山的问:“要我先在过去吗?”

    宋喜微顿:“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顾东旭。”

    宋喜站在走廊,沉着一张漂亮的面孔,声音却是如常,甚至带着不易察觉的挑衅:“你敢来吗?”

    乔治笙很稳的回道:“有什么不敢?我是怕你不喜欢我跟她见面。”

    宋喜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,当即道:“那你来吧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也想看看,乔治笙怎么做。

    乔治笙道:“我现在过去,等我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稍微顿了那么一两秒,没挂断,低沉着声音问:“生气了?”
小说推荐